大众慧命在汝一人,汝若不顾罪归汝身

图片来源:http://zenmonk.net/ctgj.htm



以下根据Matrix核心群“选佛场”聊天记录整理,加群方式请看文末广告。

 
(一)

查喳:
今天听到一个朋友的小孩自杀了。心里堵了好半天。
觉得人生确实太苦了。
那孩子死之前一定苦了很久……往后还得苦。
他的爸妈现在如临地狱……
 
任毅飞:
是你在地狱
 
查喳:
是呀
 
任毅飞:
前几天,一只蚊子咬我。我顺手拍死了,某同学说我杀生了。我说,你杀的。
 
查喳:
所以,我现在决定要更加用功,有紧迫感……
我感受到了苦,我在地狱中;菩萨也会觉他人之苦,却是菩萨……区别是啥呢?
 
任毅飞:
你的世界里,有自己有他人。菩萨的世界里,全天下只一人。




(二)

查喳:
飞老师,我想再请教你昨天的问题,关于我的苦和菩萨的苦有什么不同的问题。

我昨夜半夜睡不着,心里想着朋友小孩死的事,很堵。然后我一边体验着我的这个苦,一边在想这个问题。

然后忽然想起“一切本自解脱”,苦的当下就在解脱中……
 
我因为心里有苦相,所以才会觉得他人苦。其实他人之苦,是我的“苦”的创造或者投射。菩萨也会觉出他人苦,所以要救苦。但菩萨没有苦相,也就没有投射,他怎么感觉他人之苦呢?我想,菩萨所谓的“无我”,并不是没有情了,而是,他在任何情中,都是解脱的。他也有苦,所以能知他人苦,但他在苦中是解脱的。
 
然后,我发现“一切本来都是解脱的”,苦也是解脱的,这个特别有加持力。昨晚我在觉察那个苦的觉受时,提起这句话,好像一下就变得能承担了。然后,我想,所谓承担不承担的问题,其实就是起不起分别的问题。分别心一起,立即就不能承担了。然后,这个苦就趁机就苦成形了。就投胎地狱了。

所以,平等了,其实就自然承担了,或者说根本不会?承担这个念了。说承担不承担其实都是有分别了。

请飞老师开示。
 
任毅飞:
随喜。
时时处处念念都得如此练习。
生处转熟。
 

然后,我发现“一切本来都是解脱的”,苦也是解脱的,这个特别有加持力。昨晚我在觉察那个苦的觉受时,提起这句话,好像一下就变得能承担了。


多多温习这个时刻的转化细节。并在类似情境出现的时候,还能提起正念。

一定要在最艰难的时刻去考验。

查喳:
我本来就是解脱的,我本来就是佛……我觉得唯有处在这个最高见地中,坚信这个最高见地,然后才能自然地生起平等心。否则,忘了这个,就很容易陷入分别。
 
任毅飞:
你这个是真正有所体证,
解脱的滋味是可以亲尝的。
 

(三) 

私信:

匿名:
老师夸她我不爽,呜呜呜,我真明白了吗?
 
任毅飞:
不爽,正好用功。
你现在即刻用功,我也夸你。
卸下一切,才能真正学习。
否则,只是要赞扬、要认可、要安慰、要撒娇!
不满足就会难受,那样,就是裹挟老师,就是不尊重老师。。
有了企图,没有听懂老师的话,也会装模作样听懂了,其实还是为了讨好老师,这些都是毛病。
 
任毅飞:
这位同学,因我夸奖了别人,而有不爽心理。若是反观自身,立即就能发现,自己在与他人对比中,获得认同感。因为夸了别人,实际上并不会降低她自己。但是,我夸了别人,她会感到自己的价值感获得了威胁。
 
这就是攀缘心,不平等心
 
以下我借题发挥下,请勿对号入座。
这样的不爽就是艰难时刻。如果不反观自身,就可能会
1. 讨好老师继续获得存在感。
2. 打击老师,让裁判无效。
3. 找被表扬者的缺点。
4. 打击被表扬者。
 
二元对立的惯性无处不在,这些就是业力。习性推动的本能动作,是众生的熟处。

如果是反观自身就能发现,我在这样的时刻感到了不爽。而因为我的对比攀缘,乃至打压他人获得存在感的时候,又给他人带来了多少不爽?
我感到不爽的力量,实际上只是打压他人力量的回流。

施者就是受者。
 
如果我不打压他人,那么别人获得表扬的时候,我就不会感到被打压。

这个力量的轨迹当反复体察。

所以,苦过方知众生苦。
 
我感受到苦了,这只是一个反作用力,而之前流出去的力,就会给别人带来同样的苦。这样反推法,就会带来真诚的忏悔和升起戒律。
 
以上,就是不爽时刻的两条路径,一个是继续分裂;二是反观忏悔。

继续分裂是熟处,当转生;反观忏悔是生处,当转熟。



(四)
 
流沙沙:
早上写了几句心得后,开完会看到老师的话,发现甚是应景,发出来共振一下。
 
……
今天为连续念《真心口诀》的第十天,不怼人第十三天。
那天读《忍经》的时候,有一种无比下沉的清凉感。
……越来越有“天下只一人、一念”的心境。
在群里随感说出“不安全感就在大圆满之中”,“哪个都最大”时,还有一点求肯定的意味,早上看查喳的“一切本自解脱”,随喜。
 
多少还有一丝不悦,难道我的见地不正吗?难道我的不是体证?老师都没有回应。

看,这便是妄想。看,这依然是我过往的习气。
昨天晚上随手抽出的蔡志忠的《达摩二入四行论》漫画,翻完,没看懂,却受用。

遇一切境不生起希求之心,难道我需要去求一个认同吗?
明白这颗心,还要怎么样呢?
心如工画师,自作,自受。
无明如我,创造了自己的世界,沉沦于那些起起伏伏的感受。
依然无明,不过是知道在“作”,心甘情愿在“受”。
 
老师快夸夸我!不然我可能会:
1. 绞尽脑汁去假装不讨好地讨好老师。  
2. 把老师的话当耳边风,老娘的心老娘自己做主。
 
任毅飞:
能自嘲,就是幽默。就是放松的。
反之,紧张
 
流沙沙:
嗯,我懂的,这是夸奖
 
任毅飞:
自己颁奖,也是幽默
 
查喳:
“卸下一切,才能真正学习”这句话于我,是绝对真理。
“真承担,是要命的”,看到这句,都有心有余悸之感!
 
流沙沙:
唉,直面鲜血淋漓的自己已经够残忍的了,在一片废墟之中还是能开出几朵绝望又满足的花。
这么说着,心里也是一惊。这,怕也是我涂脂抹粉的惯用伎俩吧。
 
任毅飞:
诗人
 
流沙沙:
一个会把补丁打出美感的诗人
 
流沙沙:
这几天对于自己的心,如何【自作】,如何【自受】的轨迹倒是越来越清晰了。

以前在另一个学习群里,我就是兴风作浪的那一个,是唯一被骂被批的,别的同学说什么都对,我说什么都错。不过,被骂一次,被批一次,依我不服气的德性对抗一回,反省一次,再歇下来,那种体悟,倒是相当深刻。
 
这回看飞老师的开示,单刀直入,很是惊叹,深以为咱这个群里的同学们功力还真是深厚,能承接得住,飞老师也真真是用心良苦,是真修啊。
 
误入修行圈时间不长,却也见过太多的假装修行。
 
【正确的道理】全成了捍卫【自我】的武器,越用越熟练,我更是如此。
 
我这张几乎从不化妆的脸,世上有几人看得清看得透背后的涂脂抹粉?层层补丁之下,有谁能捅得破这一堆虚妄?
 
戳心呀,几十年辛苦建立的繁华表象全给崩塌了。
入骨呀,迟早也会崩塌的,至少这样的崩塌,不惊不怖。刚刚好。
何其有幸,能借用飞老师的手,灭我之虚妄。
 
老师,我尽力了,我已经用尽全身力气在讨好了。彩虹屁还是放得不够响,请原谅。
 
任毅飞:
你是真诚的。
 
流沙沙:
上师如何能从外在给予我们力量?上师最强大的力量就是帮助我们摧毁自尊,支持我们照见那些阴暗的角落啊。 
 


 
任毅飞后记:
不管是伴侣、父母子女,还是师生关系,实际上都是人的关系。角色有不同,但心灵最脆弱的部分总是在先行。我们很容易把心理缺失部分投射到亲密关系或者老师身上。而修行是逆行,是对这样行为的反观和觉察。投射本身没有错误,错误的是不觉。
 
一旦希望在另一个对象上寻找精神寄托,这势必就会带来扭曲、控制、抓取。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是暴力,就是在伤害众生。在过往的教学实践中,学生希望得到老师的肯定,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但如果是对此没有觉察乃至放任,会背离修行的目的。作为老师,还是有必要适当地、或者严厉地提醒学生。基于扭曲的视角,毁誉都是伤害。
 
延伸阅读:
略谈修行的教与学(一)
略谈修行的教与学(二)
向死而生

【天府论禅】线下课程将于2020年7月下旬在成都举行。报名及咨询添加微信:ryfweixin  (备注:天府论禅  截止日期:2020-07-18),详情见以下链接之 产品 D 


广告

MATRIX心灵成长计划2020年版

(点击打开)


·MATRIX·



您还可以通过网站查阅本平台系列文章:  nianfoshishei.com






推荐阅读:

◉对自己憎恨的人低头好难 (对话实录
◉如果有一丝毫不踏实,都过不了关(对话实录:关于神通、悟后起修等)
◉施主一粒米,大过须弥山 ——论“惜”
◉真实的承担非常残酷,非常痛苦,非常难受,因为那就是死亡
◉《穿越内心的恐惧》选读(值得收藏反复聆听)
◉委蜕与承负(音频)
◉委蜕与承负(文章)




相关视频:

◉百年三万六千朝,反复原来是这汉——2019年第二期《天府论禅》回顾总结(录制时间:2019-10-12)

◉最根本的欲望到底是什么?什么是生忍,什么是无生法忍?(录制时间:2019-05-30)

◉探路者说(录制时间:2019-05-04)

◉握着什么了?(一分钟视频领悟“禅”的真趣)(录制时间:2019-04-20)

◉那我是坐还是不坐呢?(一分钟视频领悟“禅”的真趣)(录制时间:2019-04-20)

◉天府论禅  (录制时间:2018-07-02)

◉涵予对话任毅飞(上集)(录制时间:2018-02-26)

◉涵予对话任毅飞(中集)(录制时间:2018-02-26)

◉涵予对话任毅飞(下集)(录制时间:2018-02-26)

◉如何印证  (录制时间:2018-02-26)

◉什么是“当下一念” (录制时间:2018-01-02)




长按二维码关注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