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蜕与承负

任毅飞摄影  2020年7月 雨中青城山
本文根据matrix核心群【选佛场】分享摘录整理(2020-07-05),加群申请见文末广告。
任毅飞:
……
这个万箭穿心真是非常非常难受。我之前提到过,想找一个空旷的场地,去嚎叫,去怒吼。
 
而实际上,这样的生死根,其实是我生活的一个大背景。从出生以后就伴随,成年后趋于稳定。也就是说,想要怒吼的艰难时刻,实际上无时无刻不在,无时无刻不艰难。
 
譬如我工作的沉溺,做事的专注。这些似乎是比较好的品质,但现在才知道,背后是紧张。
 
比如我做事的严苛,是怕犯错。
 
最近选活动场地,看了好多家。都还没定下来。就是有一个完美的理想的样子。那天走到一个农民家的简陋院落里。我想,这里难道就不能搞活动吗?
 
我装修房子,那就太多细节了。随便一个零配件足够挑选一整天,其实背后是紧张。
 
当那样想要发怒的艰难时刻,某人说,那是你的执着”。这个看上去是非常正确的,进而带来的一个对策就是,要去掉这个执着。
 
但实际上,是这样吗?从大圆满的视角看来,不是!!!
 
我说,真正的解脱,是在你义愤填膺、暴跳如雷、歇斯底里,或者是兴高采烈、喜出望外、拍手称快的时候,都完整地存在。
 
也就是说,并不是你要去干掉这个执着之后才可以获得解脱。而是说,你想要怒吼的这一刻,本身就是完整、彻底、究竟的解脱!
 
这个,非常非常重要。
 
因为,基于二元对立的视角,总是会去找一个清净之地,一个完全没有挂碍的状态。某听后说,突然感觉好轻松……
 
我说,我们每个生命(人身)的诞生,本质上都是扮演救火队长、救苦、救难、救灾、候补队员的角色,这个法界哪里需要服务员,我们就会以符合这个角色的身份,委以人形诞生。
 
比如,你爸爸需要你给他带来安全感,那么他就会成功地把不安全感传递给你。
 
因为,只有你变得和他一样,他的不安全感才会找到寄托对象。
 
注意,这个传递是如何发生的呢?你爸爸有不安全感,他需要找到一个对象来变得安全。只要他在做这样的努力,他就必须持续处于不安全感的状态。如果这个创造的对象是心安的,他的创造就会失败。而这违背其初衷,所以他就必须让这个对象变得不安全,才能满足他的创造。
 
当一个人想要赚更多的钱的时候,他就必须创造自己缺钱的心理状态。所以,不管这个人钱多钱少,只要他想要更多的钱的时候,他就是穷的。
  
而我们每个人的出生之初,本身就是带着这么一种救急的使命(也可以说是宿命,但不是宿命论的那种宿命)
 
我们每个人的诞生,是宇宙法界整体的不安的救场。
 
所以,这里很关键。我们分离个体的悲伤,就是在表达整个宇宙的悲伤;我们分离个体的疼痛就是整个宇宙的疼痛。
 
我之所以有这个生死根,就是带着这么一种宇宙的整体意志,以替补的身份出场。我此刻感受到了痛苦和不安,正是宇宙完美平衡的呈现。因此我的这个生死根并不需要去干掉,也不需要去对治,它正是完美的呈现。
 
因此,我的疼痛本身就是完美,就是解脱。个体的疼痛是宇宙的解脱,是认识到自己真正使命(法界候补队员)的机会。
 
每一个疼痛都是认识自己真正身份、真正使命、真正目的的机会。每一个疼痛,都是你在完成宇宙使命的呈现。
 
《列子》载:「吾身非吾有,孰有之哉?」曰:「是天地之委形也。生非汝有。是天地之委和也。性命非汝有,是天地之委顺也。孙子非汝有,是天地之委蜕也。
 
以天道视角言是委蜕,以个体视角而言则是承负。
 
承负,即是补缺。你以补缺的使命获得人身,所以,人身本是债。换句话说,你是法界的债,但给你一点酬谢就是人身。
 
当然,能真正看到这点,你的视角必须站在天道的视角来看,到得这里,就无需再讨论解脱与涅槃了。
 
这其中,最最关键的一个点是,在最艰难的时刻,这个本身都是解脱的,而不需要去干掉什么执着。有这个真切的见地,就会迅速弥合分裂,回归最高的整体。
 
但是,所谓艰难,就是在于最艰难的时刻,实际上是具备最强的分裂的能量,你很难在这里停止分裂。如果在这里停止分裂,就意味着分离个体的死亡。而这个死亡,实际上是逆天的意志。
 
当然,逆天,也就是毛毛虫变成蝴蝶了。你的力量变为了不可思议。个体的力量当然是无可比拟的了。也就是说,你在更高的层面发挥作用了。
 
目前,对于各位来说,首先要做的是认出艰难时刻。然后进一步认出这个艰难时刻,就是最高的解脱现前。
 
只能靠着这个见地,耳提面命,念念不忘,在真正艰难的时刻来临或许能发挥一点作用。否则就会是明白很多道理却过不好一生
 
以我自己的亲身实践和我看见的实际案例来说,这里超级困难。但是作为真修实证来说,这个地方是不可避开的
 
今天这个分享,非常非常重要。贵在实践,否则一无是处。
 

讨论:
 
查喳:
 
我记得我儿子三四岁时,有一次我骂他,骂了一句特别不好的话,骂完心理一惊:这不是我小时候我老爸骂我的那句话么?
 
而且我感觉我心里非常愤怒。但这个愤怒不是对我儿子,似乎是对我老爸的。
 
我老爸骂我的那句话,我实在承受不了,但又没办法。所以,我觉察到我其实是想让我儿子也能感觉到我的那种痛苦。
 
似乎这样,我的那个难过才能被表达,被分担,被转移。
 
觉察到了后,确实就停止了这种暗地地“转移”。但那些没有觉察到的,就只能被我儿子受着了
 
任毅飞:
然后慢慢就成了孩子的操作系统。所以,身教重于言教。身教,念起之前的能量,会被孩子全盘吸收。而身教的根本之处,是教自己,用功在念起之前。 
 
查喳
嗯。所谓身教,就是教自己!今早我还在想,一个人如果不能把自己和自己之间的事搞定了,怎么能去搞自己和他人之间的事呢?
 
后来我发现,我儿子的系统确实有很多复制了我的。
 
人生的为难之处在于,你总是等到结果呈现时,才知道道理原来是真的。但这个时候,没法补救了。
 
当然,这里面也包含了正面的信息。
 
任毅飞:
但这个时候,没法补救了——但这个时候,也无需补救了。
 
查喳:
无法了,不就无需了么?
 
任毅飞:
无法补救——有补救之心,但无能为力。
无需补救———无补救之心。
 
查喳:
嗯。我当时的感觉是,我儿子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补救当然是不可能了,因为过去怎能被救?但是自我批判是有的。
 
接下来,我要救的,就是自己。
 
任毅飞:
 

 
琴韵:知道了个体悲伤的究竟原因。
 

 
王菲:想起堂姐跟我说过的一件事。当时她儿子三四岁,因为调皮堂姐狠狠地训斥了她儿子并让他去罚站。然后她儿子站在墙角,看到旁边放着的灰太狼,就把它拽到身边一起罚站,嘴里还不停地批评灰太狼,打它的头,让它罚站老实点。
 
任毅飞:现学现卖
 

支持任毅飞的修行教学事业,请戳下面的广告

广告

MATRIX心灵成长计划2020年版

(点击打开)

 

·MATRIX·

 

您还可以通过网站查阅本平台系列文章:  nianfoshishei.com
 
点击下图查看专辑

 
 

推荐阅读:

◉对自己憎恨的人低头好难 (对话实录
◉如果有一丝毫不踏实,都过不了关(对话实录:关于神通、悟后起修等)
◉施主一粒米,大过须弥山 ——论“惜”
◉真实的承担非常残酷,非常痛苦,非常难受,因为那就是死亡
◉《穿越内心的恐惧》选读(值得收藏反复聆听)

 

 
 

相关视频:

◉百年三万六千朝,反复原来是这汉——2019年第二期《天府论禅》回顾总结(录制时间:2019-10-12)

◉最根本的欲望到底是什么?什么是生忍,什么是无生法忍?(录制时间:2019-05-30)

◉探路者说(录制时间:2019-05-04)

◉握着什么了?(一分钟视频领悟“禅”的真趣)(录制时间:2019-04-20)

◉那我是坐还是不坐呢?(一分钟视频领悟“禅”的真趣)(录制时间:2019-04-20)

◉天府论禅  (录制时间:2018-07-02)

◉涵予对话任毅飞(上集)(录制时间:2018-02-26)

◉涵予对话任毅飞(中集)(录制时间:2018-02-26)

◉涵予对话任毅飞(下集)(录制时间:2018-02-26)

◉如何印证  (录制时间:2018-02-26)

◉什么是“当下一念” (录制时间:2018-01-02)

 

 

长按二维码关注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