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得一念熟,其余自然生

录音及制作:无事无菲

背景音乐:清凉胜境( 一音禅师)

 

本文根据任毅飞在matrix核心群“选佛场”分享整理(分享时间:2021-06-05)
申请入群点击这里
近日结缘一幅字,内容为:但得一念熟,其余自然生。
此语甚妙。
 
这一念熟,也就是现前一念了了分明。不管是正念妄念,都了了分明。分明处,在善恶是非忠奸里,在不可思量里,在不可思议里。
 
其余自然生。这里的其余,可以指脚跟下的法身。也可以指意根(此法身外的其余妄念,生灭法)
 
若指法身,等同于高峰原妙禅师所言的不参禅亦是功夫
祖师从不学佛,从不参禅。
 
若指意根,则是强调,但得一念熟。
一念熟了,功夫有了,邪不压正了。
 
当时见此字,便知其分量极重。后来,查阅此字句出于夏莲居居士的《六信四愿三幸一行斋自警录》
 
 今全文转录并注释之,分享给同学们印心。

【任毅飞注】
勤作课,宽作程。勤,强调无有间断,从早上到晚上,从出生到死亡,阴晴雨雪,春夏秋冬,都要念念提撕。宽,用功方法。把每个局促的牛角尖的逼仄,都要转宽,转正。而转,实乃不转之意。 
 
《续传灯录》:
驸马都尉李遵勖居士,汴州人。谒谷隐,问出家事。隐以崔赵公问径山公案答之。公于言下大悟。作偈,曰:“学道须是铁汉。著手心头便判。直趣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
 
【学道须是铁汉。著手心头便判】这就是宽作程。
 

  
【任毅飞注】
思明而力行谓之修。思而明之属比量,我们练习的记录艰难时刻,群里@秀英@查喳的分享,就是这个练习。以思维心刨根问底,这是修炼的过程。这是比量,也就是知道家丑了,分得清主宾偏正了。而闻而明,就是古人常说的,一闻千悟,一呼百应。刹那就从缘起处切入无上正等正觉,无功可用,腾腾任运。随处安闲,就是触目菩提了;自然合辙,也就是合宽了。

 
【任毅飞注】
“钝”之一字,如雷贯耳。此“钝”实乃锋利之法。我们说的停一停,感受一下那个涌动,良久良久,即时此“钝”。天赐甘露,普救含灵。这个甘露,我们是否品尝过呢?在劫火中,还识得此甘露么?
 

 
【任毅飞注】
“须灼然见得自己满身过失,功夫始有着手处。”开口即错,动念即乖(乖:背离),迅雷之机,岂容掩耳。而人身,即是自欺之果。凡夫以此身为因果酬偿,被动轮转,为小用;圣人以此身替天行道,乘愿而来,为大用。
 
 
【任毅飞注】
一忍,一默,乃真功夫,红炉淬炼处。
 

 
【任毅飞注】
先必须能区分第一念,第二念,方知脚跟处为第三念也。
 
“功夫用至省力处,正是得力处。”若此刻落入缠缚,要知道此刻即是二念之后,轮回心,相续心也,不得力。不可在不得力里去寻找得力,此辗转更不得力。
 

 
 
【任毅飞注】
“专掠虚头”者,华而不实,口若悬河,不消一捏。
 
 

 
 【任毅飞注】
“用之境缘顺逆之际,多败绩。败愈多,战愈力”。古德言:拜阙当风流。每当灰头土脸之时,便以此败绩做业绩。每当心急火燎之时,以此败绩作为功劳。此败乃人之败,恰天之成。
 

 

 
【任毅飞注】
此病泛指身心一切病。对于我们凡夫俗子来说,身体的病患是最容易觉察到的。
 
《宋·真歇了禅师涅槃堂诗 》
仿旧论怀实可伤,经年独卧涅槃堂。
门无过客窗无纸,炉有寒灰席有霜。
病后始知身是苦,健时多半为人忙。
老僧自有安闲法,八苦交煎总不妨。
 
“说得千里不如行得一步”,这一步必须是惊天地泣鬼神。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
 
只是诸位,鬼神霍乱道心之时,龙虎称王称霸之时,还能否识别得出?
 
从从前的熟处,重复的模式中能否识别得出来?
 
上医,以病为药;中医,以药为药;下医,以药为病。
 
我们习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哪知浑身上下无不是疮!

   
【任毅飞注】
三人行必有我师。实际上,只要有两个人,就有吾师了。圣人不与万法为侣,风餐露宿,若是逢着一人,早已起死回生。然而,不与万法为侣,恰是以万法为身。“余各八生在,当得成佛道”,八生从何而来,一念不觉,便是八生(1/2,  1/4,  1/8)。如何从这折半的人身中恢复先天呢?诸位同学,仔细参取“某甲是反面教材”。
 

 
【任毅飞注】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送人玫瑰手留余香。自己留了个什么?反推便知送了个什么。般若全用则为方便,半用则为凡夫。以半用显全用为真实方便。
 

 
 
【任毅飞注】
平常二字,实际上最不平常!清早起床,撒了泡尿,坐上地铁去上班。有人在炒股,有人在打麻将。如此种种即是至玄至妙!
  
于心地上,诸位一生经历中肯定有一些平常的时刻。要把那样的时刻做成一个截图,时常对照。不要问我什么是,平常。真正的平常时刻,你认得出来。比如我曾举过的一个案例。
 
(2021-05-22分享摘录)
2010年左右,那个时候公司事业才起步,每天忙忙碌碌,甚至加通宵班,直到有一天感冒了,在小区医务室打点滴,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傻呆着,那个时候也会特别放松和自然的感觉,脑袋里也是不起念的状态。
 
那一天什么都做不了,就算想做也没有体力。但体验到了自在简单的感觉
 
这种放松的状态,让我知道什么是“正常,自然”。
 

 
 
【任毅飞注】缘起法,甚深,甚深,甚深!但是我们习惯以情折理,随业流转。我们的记录艰难时刻,并从中寻得一丝理路,则是以理折情。
  
真正的去处,真正的做法,是非常清晰的,至于能否做到是另外一回事。比如,此刻你正在对某人生起嗔恨心,你就必须要返回自身,知道自己用功的方法了。虽然此刻不知道如何处理,但此刻倘若能咬紧牙关,佛光当即就会在此“焦灼处”大放光明!
 

 

【任毅飞注】
“大众慧命在汝一人,汝若不顾罪归汝身”
 
 
 
【任毅飞注】
“借彼魔恼,坚我愿力,只要将猛,不怕贼强”彼此相因,此有碍,碍在彼处。所以,此碍实乃彼碍之回音。若躲开此碍,则此碍,复又成后碍之因。若识得此碍,正是消彼之碍。则此碍自解。
 
碍中自解,是难处,是苦处;决定忍,决定受,则得决定果。

 

 
【任毅飞注】
真干,真干,真干!
钝功夫,钝功夫,钝功夫!
 
 

 
 
【任毅飞注】
“为人多病未足羞,一生无病是堪忧。”多病者,大药时时快递;无病者,一生杳无音信。
 
《道德经》第七十一章: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任毅飞注】
天之道,赏罚分明。无有用功不得解脱者,无有不用功而得解脱者。“非真具金刚心者不能受恶辣炉锤。”每一天都有无数的考卷,填空题、选择题、判断题、阅读理解题,还分得清大是大非么?
 

 
【任毅飞注】
 
“大势至”,何为大势?
“若于字句分明之外,少涉思量分别,或计功求速,即堕魔网。戒之哉。戒之哉。”
 
何为思量?险!
何为魔网?佛!
 

 

 
【任毅飞注】
 
“所谓直趋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盖管即不能直趋,不管即所谓正信调直也。”于我们现状而言,还是要管,必须要管。阴渣炼尽,始得长生!愿意发心将此路走到底的同学,即刻起誓,则菩提现前。“任他伎俩自磨灭,红日依然照高台。”我们都是心机婊,贵在看得见心机。

 
 
【任毅飞注】
 
欲为苦本,欲为道本,但有邪正大小之不同,在人用之何如耳。”同一欲字,有人从中合道,有人被欲驱使不得自在。合道着,可退可进,能收能放。被驱使者,没有选择的空间,只能就犯。就像嫖客精虫上脑必须找小姐泻火。若此时一拍脑袋,炼精化气,则别开生面!原来还有另一个去处啊!
 

 
 
【任毅飞注】
 
彻头彻尾
 
 
 
【任毅飞注】
 
“独”之一字,尤为重要,生老病死无人替。上个厕所也无人能替你尿尿。当然,若是你受益了,也是独享。只不过,此独享,人人有份儿!
 
“是以真心学道者必自去习始。”念头未动,尘劳先行。粗略估计,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习气妄念在流转。我们能否识别得出来?艰难时刻是个方便,在里面能抓到大鱼。日久功深,虾兵蟹将也能擒获。 
 
至于用功精进之法,我们之前分享的那个故事尤能提神。
 
 
梁武帝请宝志公禅师看戏,结束时梁武帝问禅师:今天戏演得好吗?
禅师答:我不知道。
武帝又问:今天戏演得好吗?
禅师答:我不知道。
武帝十分奇怪,禅师明明坐在这儿看戏,怎么会不知道?
禅师说:陛下,明天不妨再要这一班戏子来演戏,并选一就要斩首的死刑犯,命他手捧一盆水,跪在戏台前看戏,并对他说:等戏好了不洒出来一滴水,立刻赐你无罪;如果洒出,立刻去斩首。武帝虽不知用意但也照办。
 
次日,罪犯看完戏,水一滴也没撒出来。宝志公问罪犯:戏好看吗?
答:不知道。
宝志公又问:戏好看吗?
答:不知道。
宝志公又问:你跪在台前看戏听戏,怎么会不知道呢?
罪犯答:我只顾我的生死问题,手上捧的水都顾不过来呢哪有功夫看戏听戏?
武帝一听终于明白什么叫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宝志公心在生死不在戏,岂知戏的好坏?
 
如果我们能把生死大事放在第一位,绵绵密密做功夫,何愁不了道呢?
 
 
分享完毕。
 
 

 

我能给你最好的礼物,

就是请你加入这个计划

MATRIX心灵成长计划2021年版

(点击打开)

 

·MATRIX·

 

 

天府论禅系列

2021年7月天府禅总结

2020年7月天府论禅总结

2019年10月天府论禅总结

2019年5月天府论禅总结

2018年7月天府论禅视频

 

 

推荐阅读:

汝将谓别有——从解悟到证悟,兼论明心见性

欲收一滴寒潭水,散作人间无尽凉
母子分明方为孝,入胎只为入十法界。
任毅飞:练的是“没有办法”(对话录)
任毅飞分享摘录: 感受开口之前的冲动,那里藏着密码
到底什么是紧张
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
朝闻道夕死可矣
我说什么话取决于你的样子(视频)
任毅飞:每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是个疯子
尘尘不昧处处相逢(“2020天府论禅”现场摘录)
任毅飞的2020年终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