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完整地觉受苦和根本的出离心 【语音/纯干货】

摄影:任毅飞   安徽宏村  2017.04.06


本文根据MATRIX高级群记录整理制作 2017.05.04
语音 :26分钟    文字:6800字   
本公众号有史以来最细致地解构剖析心念的文章
心血之作,欢迎转发
高高山顶立 , 深深海底行
与诸同修共勉



散仙:

我们为什么对金钱执着呢?

 

任毅飞:

 

(文字整理尽量保持原样,个别语句略有调整)


你问我们为什么执着金钱,这个问题啊,它超级困难。

 

这个问题特别好,也特别不好。先说它好的一面在于什么呢? 这个问题的出现它准确反映出 ,你的思维方式,和你的觉察力,都在这个问题中全部体现出来。它能体现出你的思维结构,这是它好的一面。

 

它不好的一面是,这样的问题是没有答案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这个问题的它的出现, 就是我们需要保持觉察的时候。如果我们的觉察力是到位的话,那么问题升不起来。也就是说这个问题的升起,恰恰是我们失去觉察力之后呈现出来的问题。

 

我们对金钱为什么执着,这个问题一般情况下是在什么时候出现呢?

 

在金钱给我们带来不好的体验时,比如,我亏钱了我难受了,这个时候我觉察这个难受,难受之后才会觉察到对金钱的执着,难受是个结果,对金钱执着是在之前。

 

你说为什么对金钱执着呢?因为你在难受,先是有难受的结果,然后才再推出一个对金钱的因的执着,注意,你是以难受为起点,比如说你一天很辛苦,非常非常辛苦,你的财务水平也是中等或者中上水平,不会为生计所担忧,但是你还是停不下来,非常忙乱,也许有一天你累崩溃了,你坐到沙发上,你说,我都是为了啥呀?我这么累死累活的,可能是由某个点触发了你不好的情绪,这个时候你看到之前,哦,原来我执着金钱了。

 

注意啊,并没有天生就存在执着金钱这个事儿,是因为我们有了痛苦有了烦恼,发生了不爽的事情,我们看到这个因是:执着了金钱。先是痛苦和烦恼这个果出来的时候,倒推看到了执着金钱。然而你的问题是,为什么对金钱执着呢?

 

如果你有这个问题的存在,你就没有确认对金钱执着的这个事实。因为,这是一个事实的话,你就不会问为什么对金钱执着,注意啊,如果这个事情它已经是确定的事情的话,你就不会来问为什么对金钱执着。

 

这就像什么呢,如果我难受的时候,找到这个难受的原因是对金钱的执着,那么我这个难受它就消解掉了。但你马上又问,我为什么难受呢?就是因为你对难受这个事情不清楚。

 

从彻底的角度来讲,我们对金钱的执着和难受的这个状况,是同时发生的,只是说我们对这个难受的状况不接受的时候,我们只注意到了难受的这面,没有看到对金钱的执着的那一面,其实这两件事是同一件事,注意,我的难受和对金钱的执着是同一件事,但是我们只注意到难受的面向,没有注意到对金钱执着的这个面向,他们本质上是同一件事。

 

而我们一旦看到是对金钱的执着的时候,那这是一个事实,有对金钱的这个执着的事实,他就必然会有一个痛苦(烦恼)的反馈,这两者是同时发生的。当我们对这两个面向同时觉察到的时候,那么这个痛苦和这个执着是精确无误的,因此我们就没有任何理由去赶走这个痛苦(难受),没有任何理由去赶走它,因为它没有错,你对金钱的执着和难受是同时升起的,我们就没有理由赶走它,这个事情就结束了。

 

也就是说,在这里呢,对金钱的执着是一个发生的事情,是一个确凿无误的事实,是一个不可更改的事实,我们只需要发现这个事实,确认了这个事实,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因为,到这里,你确认了这个事实之后,就不可能有任何问题和疑问升起,所有的问题都止步于这里了,那么你来问,为什么我们对金钱执着呢?

 

这是纯属心智(头脑)的问题,这个问题的升起恰恰反应出,你没有注意到对金钱的执着和烦恼同时升起的这个事实,没有觉察到。

 

注意,我们问题的起点是,你有痛苦和烦恼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去觉察,那么你说我对金钱的执着导致了这个痛苦,这个是有用的。

 

它不纯粹是一个道理,我们为什么执着金钱呢?(无法独立成为了一个问题,需要一个特定的背景),我是没办法下这个结论的,我没办法说你在执着金钱,也没办法说,我在执着金钱,它总是在特定的情境之下,产生了这个结论,当然,你非要问这个问题,我只能给你一个方便的回答。

 

因为无明。(粗浅地说)不在明白的状态,昏沉的状态,在梦境状态(无明还有更丰富深刻的意思)。

 

你可能又会问,我们为什么要做梦呢?

 

那么我又会给你一个答案。因为无明。

 

无论如何回答,都有一个新的问题生出来。这在头脑的层面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这个问题就是念上生了一个念,又生了一个念。对解决痛苦和烦恼没有任何帮助。

 

而我们所说的一切都是以痛苦和烦恼为起点,以解脱为根本。

 

离开了痛苦和烦恼,我们没有任何讨论的话题。

 

我们再来说执着金钱,你可以执着,你也可以不执着。随便你啊,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没人管得着,可是当痛苦和烦恼来临的时候,没人能代替你对吧,你必须要去承受对不对?

 

这个时候,你必须要去看这个因果机制了,因为这个因果机制,就是这么一个事实的呈现,如果你真正看到它,你的痛苦和烦恼就可以解脱,它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如果说你清楚这个运作机制之后,你就可以解脱,除此之外,你没有任何办法(真正)解脱。我们所说的一切就是要真正看到这个运作机制,一定要对你的痛苦和烦恼敏感。

 

你知道这个痛苦和烦恼,它发生了。

 

我们要去解释这个为什么执着金钱,或者需要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这个执着是一个既成事实。它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如果有这点确认的话,我们就不需要(也无必要)去找它的原因,因为这个“执着的事实”正是我们找到的原因,一旦发现我们执着在金钱上这是一个既成事实,而且的话,是我们痛苦产生的原因的时候,这里疑问就消失了,痛苦也就消融了(我们只能勉强这么说),并不是说痛苦消融了,而是我们解脱出来了,这个时候不可能有任何问题生起,如果你生起了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执着金钱呢?这是因为你没有看到执着发生了的这个事实,如果看到这一点,问题就生不起来。

 

这里非常细微,去体会下。

 

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到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执着金钱呢?


当这个问题起来的时候,就要觉察为什么有这个问题?这就是需要觉察的时候。

 

实际上来说,我们任何问题的生起,都是有某个疑惑,但这个疑惑的最根本还是烦恼,或者痛苦,这是肯定的。

 

要反复地深入我们心念的相续,深入我们的“念上生念”,我之前讲了那个标本。

  

(因语音没有完整讲述,现用以下文字完整补充)



你睡着了吗

 

有一天我很累休息,快要睡着的时候,被朋友问了一个问题【你睡着了吗?

 

这个问题有点像打个招呼,可能还有什么事情还在后面。


可是当我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非常不舒服,因为我被打扰到了,而且我瞬间觉察到了仅仅回答“我睡着了”还是“没睡着”都是无法完成这个对话的,因为如果我开口回答,必然是我还没睡着。开口无论说什么,都只能是没睡着。

 

但是我同时觉察到,此刻我是非常不情愿搭理这个朋友的,因为我要动脑筋,就会赶走睡意,干扰我休息。

 

但是,下一个念头是,无论我是否回答朋友,我的这个思考已经发生了,我的这个纠结矛盾成为了事实,我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思维赶走了睡意”,如果说第一念是被动发生的(朋友问我的问题),我还可以怪罪,但后面的每一个怪罪的念头,都是我自己这里冒出来的,那么朋友最多负责第一个念头,后面的所有念头我都必须负全部责任。

 

然而,第一个念头,只有纯粹的“你睡着了吗”,这里是没有任何矛盾和纷争的。我没有反应的时间和空间,我所有的反应都是第二念开始的。

 

这样念头越来越多,睡意当然是全都赶走了,我只能全部承担睡意被赶走的事实,并接受已经清醒了这个事实,对朋友说,本来快睡着了,现在你叫醒我了,你有什么事吗?

 

再梳理下这个标本:


朋友:

你睡着了吗?


任毅飞:

第一念:好烦啊,被吵醒了,我很困,很累,我要睡觉!


第二念:对方应该有什么问题,我不理的话也会有疑惑,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第三念:可是我理的话,我的睡意真的走了,我休息不好了。


第四念:哎呀,我已经想了这么多的念头了,真想臭骂一顿,我的睡意是无法保留的了。


第五念:念头和思维的发生是无法抗拒的了,我现在此念无法消除此念,我的此念正是在累积之中,任何抗拒都是徒劳。我看到“愤怒”和“抗拒既成事实”同时升起。


第六念:我不想被打扰的意愿完全失败了,我必须完全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我的任何抗拒(即是此念)都在加速“不想被打扰”这个目标的失败。


第七念:这真是一个很好的觉察念头的标本,我要分享给我的伙伴们。

第八念:(稍微心平气和并带着怒火的余韵)说:本来快睡着了,现在你叫醒我了,你有什么事吗?

 

朋友……


任毅飞……今天我很困,等会儿请千万别再吵醒我了。


 

这是在任毅飞身上真实发生的案例,这个案例也能体现出“言语道断”的意趣,如果觉察力很精微的话,应该在第一念,或者最多第二念的时候就能完全觉知到全部心念。如果最上乘的觉察功夫应该是在第一念就放弃不被打扰的目标。因为这个目标一开始就是失败的,目标之出现正是妄心升起之时。对目标的顽固保留正是失去觉察力的“畜生道”的特性。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管对方的任何言语,其实都完全等同于这句:你睡着了吗?然后我们内心起来的各种把戏就和我们自己的剧本有关了,剧本即是各种预设,应该不应该等等。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注意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很多时候,第一念走岔了,后面的再回来可就困难了。不可否认,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超级精彩的大戏台。

 

另外,这也可以作为一个话头来参,问:你睡着了吗?只要你做出回答,不管你回答什么,因为你开口回应了,我就知道你没睡着。不管你告诉我任何答案,内容我可以完全忽略,我只要注意到你有回应的这个行为,我就可以知道我想要的答案。而且,如果你回答,睡着了,是说谎;回答没睡着,不必要。语意和回答的行为重复了。见性与否,只此一回答就可以勘验功夫。如果见性,则不会着相。那么你将如何回答呢?(以上已经给了足够多的提示,但提示也有一定程度的误导,算得上小有剧透,回答请到文末留言)

 

(PS: 禅宗参话头可以看做是高强度的觉知训练,训练的是一念之间不着相的能力)

 

 

 (文字插播结束)

  接着语音实录:

 

那个故事反复听一下,会有很多启发的,我们的心念是什么呢?很多时候,它都在攀缘,攀缘就是什么呢,达成一个目标,只要是达成任何一个目标,都有副作用,这个副作用会带来一些纠结,即使目标达成都是一些误会。副作用产生的时候,我们去赶走,又成为下一个轮回的因,就这样循环往复,永远没有尽头。

 

我前几天写文章,讲了一个故事说,我去商店买一瓶矿泉水,对售货员说,给我来一瓶款泉水吧,售货员就拿了一瓶矿泉水给我,他没有给我一盒酸奶。这个沟通交流好像是很成功对不对?实际上这里到底发了什么事情?

 

是成功地误会。

 

我们要矿泉水,实际上“矿泉水”这个东西是“不存在”的(此话也不完善),本来没有任何一个东西,就是叫矿泉水,只是命了一个名,我们都接受了这个概念,我们都用这个概念进行沟通,实际上是成功地误会。

 

 

散仙:

 

很对!我不接受对金钱执着这一事实。因为有我见身见,怕活不舒服,活不下去,才在意是否拥有金钱,究其本质,痛苦在于对解脱轮回的渴望,也即对当下的不接受。

 

任毅飞:

 

散仙这个回馈很好。

 

如果说有些事情是确认了的事实,它已经是发生了的事情的话,我们去问再多的为什么,都是在解释这个事实,而不能改变这个事实的发生,这个特别重要。

 

因为一旦去找原因的话,它就开始了新的轮回,因为我们要去解决这个问题(特指赶走烦恼),才去找这个原因,不管你找到了任何的原因,解释得天衣无缝。但都是一个新的造业的开始。而觉察是完全不同的,觉察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赶走烦恼)的企图,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赶走烦恼)的冲动,它没有这些东西。

 

 

觉察针对的就是任何解决问题(赶走烦恼)的冲动,解决任何问题的企图,这个时候才需要用到觉察。在有企图生起的时候,我们就要去觉察这个事儿,在这个时候觉察才有作用。后面去问什么,所有的都不是觉察,已经掉到轮回之中了,没有出口的。

 

因为我们对“因果”的了然于胸,对这个因果机制的完全信任,或者说发现这个因果机制运作确凿无误的规律之后(说运作规律还是降低了这个表达的维度),我们就会在一切心念生起时,先打一个预防针,在念起之前就打了一个预防针,它就不会乱跑,在开始的时候可能是一种被动,有烦恼来临的时候我们去觉察,烦恼是给我们一个警示,但是这个功课做到一定的时候,就会在任何心念起之前,成为一种主动。因为只要我们对痛苦和烦恼产生觉察力,有了真正的觉察力之后,我们就不会放过快乐,也不会放过高兴。

 

在这个层面来说,高兴、快乐,和痛苦、烦恼是完全一样的,没有任何差别。你看上去很快乐,你沉浸在这里面,痛苦正在不知不觉地发生,只是我们就像被麻醉了一样,没有意识到这正是一个痛苦的酝酿的过程,如果说我们对痛苦足够敏感的话,我们在要享受快乐的这一瞬间,就会去觉察它,就会把这个痛苦的因扼杀在摇篮中(对快乐的追逐导致痛苦),这个要真正非常非常细致,把任何一个烦恼和痛苦当做入口。

 

这个入口是非常宝贵的,甚至我们要形成一种爱上烦恼的习惯,因为只有烦恼里,我们可能有解脱的入口和解脱的机会,我们不会想着在高兴快乐的时候修行,所以烦恼和痛苦是一个最佳入口,甚至可以说是唯一入口,任何烦恼一起,我们总是习惯去解决这个烦恼。比如说,任何人只要对我有意见了,我就想去改变他对我的看法,或者驳回去,这时候已经掉下去了,我们已经开始对自己严防死守了,这时候就要非常小心谨慎,只要是生起了烦恼,生起了一丁点儿苗头,就要去觉察。我们放弃任何对治。

 

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我们所有的事情,包括修行,根本来说都是想要赶走烦恼,都在要解决这个烦恼,实际上这是一个错误的思维方式,这就是病根,这种模式就是病根。而修行,我们走到后面的话就会发现,这要一种换血的思维,以前我们全是错误的思维方式,它导致了痛苦和烦恼。(相对痛苦和烦恼的结果来说它是错的,不能单独说这些思维方式是错的,只是它会产生不好的结果)。那我们倒推回来,如果说要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放弃解决这个痛苦,放弃解决这个烦恼,因为,每个烦恼和痛苦都是精确呈现,到这里的话就可以说,烦恼和痛苦是没有任何办法去解决的,这就是一个最基本的事实,烦恼和痛苦没办法解决,确实没办法解决。

 

 

你但凡要去解决的时候,就在制造新的烦恼,我们只有放弃解决它。

 

放弃解决之后我们就会感受到完整的苦(也可以说把“苦”解放了),完整的苦受才会升起,这种苦和我们愤怒焦灼的苦,是不一样的品质,这种“苦”,其实是“极乐”的另一个说法,你去深刻体会这种苦的本身的时候,你就能感受到每一个人的苦,这个时候就会升起慈悲和智慧,就可以包容万象。

 

这是一种完整的苦的觉受,是非常难得的,非常宝贵的。你没有一丝一毫的排斥,你就是在感受这个苦,完整地感受到,这个是特别特别重要的。

 

这种完整的苦的觉受,可以说,就是智慧本身。在这里的话,你会知道什么呢?任何的乐受,快乐、喜乐,所有和乐有关的一切,都是源于误会,才生产了“乐”这样一种状况,其实它的背景,甚至它的本来样子都是苦,我们通常的乐,比如说男女的性高潮,比如说我们积攒了很多的财富,有很大的权力,我们很多时候把“乐”建立在这些基础之上,它们全都是误会。它们的结果都只有一个,就是苦。

 

 

也就是说,我们觉受到的一切,都是苦,或者是苦的变形、变种,然而我们无法认出它们是苦,认不出来又会导致新的苦,也就是世俗中的苦产生出来。不管说我们世俗中的苦还是乐,实际上都是一种根本的苦的不同表达。

 

当苦、乐都完整觉受的时候,它们都会成为一种根本的(完整)的苦,这个时候就有了完全的出离心,这个出离心的升起是一个果。

 

当然了,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要有为地生起一些出离心,就像我们要有为地去止语一样,都有它的作用。

 

但这个时候,我们觉察、觉受到一切皆苦之后的出离,是一种根本的出离。这种根本的出离心,就会带来根本的解脱。这个需要我们每个人自己去体证。

 

 

打个比喻来说,就是我随时随地就可以死了,此时此刻我就可以死了,没有任何挂碍,没有任何恐惧,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是生无可恋,死而无憾,但不是说求生,也不是求死啊,这些表达在一定层面降低了维度,但是可以在我们现在这个状态下,可以作为一种勘验的方法,为什么是勘验呢?是因为我们处于这种真正的静定,和完全的正念之中的话,我们是不会去生起一个勘验的想法,我是不是能死了?我还有什么遗憾?生不出这些念头的啊,降低维度是在这里。

 

总结下核心就是说呢,一定要对苦,非常深入地去了解它,要对苦保持高度的敏感、敏锐,苦,是唯一的入口,可以把整个修行当做是研究苦(和解脱)的科学。我看顶果法王、创巴仁波切他们的书,他们真的是非常专业,就有这么多人(上师)把苦(和苦的解脱之道)研究得透透的,非常非常清楚。

 

 

散仙:

非常棒的引导,觉察针对的是解决问题的冲动,是对轮回的避免,觉于烦恼之时,进一步觉于念起之时。我的功课:以苦为入口,升起对苦的完整的觉受,觉受到一切皆苦,升起根本的出离心。

 

任毅飞:

补充说明下,我们通常说遇到问题解决问题,比如车子坏了,我要去修好,不是这个层面的问题。这里的“解决的冲动”是特指陷入冲突烦恼之中的这些问题,我们先以放弃解决(放弃赶走烦恼)的方法,才可以看到整个事情的全貌,并最终把(烦恼)这个问题“解决”了。并经由此,实际层面的问题也会有精准的解决方式。




闲言碎语和广告


昨天的北京雾霾遮天蔽日,今天整理完这篇文章 PM2.5数值接近正常了,发完文章就可以下楼跑步了。


很久没享受这么认真工作的乐趣了。


整理文章还是比较麻烦,先要想办法从微信里把语音导出来,然后拼接好,最后用COOLEDIT编辑加了背景音乐,听起来感觉应该舒服一些。


语音的口水话比较多,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还要梳理几番,可能还有错别字,各位朋友如果看到了指出来。


背景音乐:Yilana – 天上の风


开篇已经说过,这是本公众号有史以来最细致地解构剖析心念的文章,是我修行的真实体悟,如果对你有一点帮助,这是我们的缘分,更是我的福报。


感谢付费会员们的赞助,有了他们的支持,才有这里的呈现。





课程内容设置:





01

无目的禅坐

课程原理:禅坐的本来含义即是训练“无目的,无达成”,此课程是培养正见打坐的方式。你只需要坐下来——所有事情就全部完成了。

02

无主题交流

课程原理:任何一念即是三世因果之显化,从无声静坐开始,到念头语言自然的生发,每个人的前世今生活泼泼地直播,交流中辅助以正念思维训练,深入了解因果轮回机制,帮助修学者“明心”,换血透析似地净诸业障。并学习如何承担,做生活的勇士。

03

有问必答

课程原理:追本溯源,从问题追到根本,翻到业力之种子所在地,从因上斩草除根,对症下药。

04

禅宗参话头

课程原理:言语道断,故开口便知,因缘具足,一秒顿悟。




05

大圆满法教学习

课程原理:此法教被誉为九乘佛法之巅,你已经圆满,念念都已涅槃,只是要认出这一点,拨云见日,佛光普照。

06

附加课程

如何创业,如何挣钱。




费用:9800元 (不含交通食宿费)



扫描以下二维码报名,此是唯一报名入口。

报名后请添加微信 ryfweixin  (注明:轮回斩)


完整收费项目列表(预期效果不做保证)





1
9.98万元及以上

服务项目:一年的私人心灵顾问以及包含下列全部项目

2
2.98万元

服务项目:一年的高级微信群,不定时分享,按需答疑解惑,一年内所有线下课程,无限次线下交流,这里直接给出最干的干货

3
9800元

服务项目:一年中级微信群,按需答疑解惑 ,一次线下课程(时间约三天),一次线下交流

4
3980元

服务项目:一年中级微信群,按需答疑解惑,一次线下交流

5
100元

服务项目:加入初级微信群半年,按需答疑解惑

6
5元  (拼课价1元) 二维码附后

服务项目:《正见》串讲课程,每周三、周六晚上七点半(特殊情况另行通知),预计时间全程两个月,千聊平台直播,已开播五期

7
随喜/免费/解答

请将问题留言到本公众号,或者写邮件到  ceo@chinapano.com

8
团体辅导、报告等

欢迎预约,另行协商。





以下是千聊在线语音直播平台,扫描关注。最近在学习《正见》



以下是苹果手机赞赏专用


推荐阅读:


任毅飞:知道烦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再以这一辈子为活着的单位

开荒者 (推荐)

我还有烦恼

火车开往深圳

四季轮回 

攀援与证明

秩序




关于MATRIX

Matrix 是一个以“开悟”、“生命真相”等为核心话题的公众平台,平台内容以原创为主。更多地,是任毅飞和朋友们对真理探索之路上所做的笔记,作为一个并没获得完全解脱自在的人,所言内容均有局限,仅供参考,也欢迎读者朋友批评指正。(切勿照搬,切勿机械模仿,盲目相信,后果自负)


你永远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你就只是这纯然的觉知而已。觉知即是当下此念,你不可能知道此念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它在就是在了,不在呢?也是“不在呢”这一念在了。

               ————摘自任毅飞《两面镜子》


任毅飞微信:ryfweixin (请注明来由)
免费QQ群:62463022

微信公众号:matrix_2014

投稿/荐稿:ceo@chinapano.com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