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菲儿的独白

题图摄影:任毅飞

2014年2月 拍摄于四川南充老家


任毅飞按:上篇文章《“存在”的机制》提到,将刊发一个“点燃”的标本,这就如期奉上。在2015年5月期间,本文作者“无事无菲”(菲儿)以独白或者对话形式记录了大量心得体会,我看后,觉得非常有参考价值,经过菲儿同意后,我编辑整理于此,供大家阅读,希望能成为一面镜子,看看到底什么是“点燃”。此文极为难得,文中蕴含了真挚、赤诚等很多宝贵的品质,是真正的点燃,是活的标本,值得用心研读文中穿插了雅桐、任毅飞的点评,同样值得关注。


欢迎转发本文,必将让更多朋友受益。


风险警示:阅读本文需要勇气,有可能会把你推下深渊。阅读有风险,跳崖须谨慎。


注:菲儿是一位出色的播音员,曾录制大量灵性读物,比如《宁静在说话》等。任毅飞的《两面镜子》、《回家》等录音制品也是由菲儿朗诵完成。



点燃!——菲儿的独白

其实那时候,不喜欢听你说“道”。就想和你说说人话,轻轻松松说说心里话,一起听听音乐。后来主动疏远你,才能看清你 ,看清你说“道”, 也很有魅力,每句话都打到我心里 ,总觉得你有很大的吸引力,以前觉得是性吧 ,现在明白,不仅仅是这些,是真实的光,让我着迷又害怕。以为会陷入痴爱乱了阵脚,就吓跑了,但是不甘心 ,总偷着跑回来看你的动态,看群动态。这个过程下来,最近我才明白那个吸引是什么 。

那个寻找到底是什么呢?我不知道我要找什么。但是这个寻找的动力从哪儿来?我想找的到底是什么呢?我是什么?每次问,就无语了, 只有这个“在 ”。 这些日子, 我一直问自己这些,但除了这个“在” ,我真的找不到其他的状态了。难道大家千辛万苦找的是这个“不确定”, 我继续追问,可是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什么都抓不住。

第一次发现什么都找不到,什么都不可能知道时,很恐惧,晚上都睡不着觉。这几年一直在抵抗这个事实,遇到你,想靠近又怕,你带着那个未知,让人害怕,我接受不了这个已经在的,找不到的,什么都找不到,也不可能知道什么,却总想抓着点什么,才觉得舒服。所以后来看到群里的文章,手都在抖,那种恐惧,真是让人窒息,不知道是泰戈尔还是谁,写过首诗,说:他终于找到神的门,却吓跑了,甚至害怕神开门把他拽进去,以后再不敢敲那扇门。是这样,不然一切就都结束了,没有寻找了,所有的都是失去了意义,无路可退,又一次被逼到面对它,这几个月,没有工作,没有朋友,没有社交,就像安排好一样,被推到这里,你说过,无处可逃,是的,一切都是深渊发出的邀请。遇到你,注定是逃不掉的,被深渊凝望过,是跑不了太远的,就像中毒一样,欢蹦不了几下,就得倒下

这几个月,憋着很多话想和你说,今天说出来,觉得很舒服,2011年的时候看过《当下觉醒》这本书,最近又看了一遍,以前看都停留在表层,都是头脑层面的了解,你说过,“你早就开悟了,只是现在拿了个上岗证罢了”,之前看到这句话,觉得就跟闹着玩儿似的,甚至觉得有点牛掰,嘿嘿,现在看就是再明显不过。那么赤裸的表达! 还有就是右手握右手, 还有就是你为什么用“破局”。 当我明白时,不是头脑明白,虽然以前看过很多次,但真明白时完全不同,那种感觉就跟针扎到脚一样明显。惠特曼说:你将不再接收二手或三手的知识,不再透过死人的眼睛看事情,和杰德说的:斩首的时间已过,为何要读他人的剑,你的脑袋还跟身体连在一起。这些话就像电流一样击中我,以前为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很多人应该都像这样,在子宫里呆着,舒服着,看着这些话消遣着,天哪!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不再透过死人的眼睛看事情 ”! 你说:没有烦恼是神通,根本不是开悟,每一句都是那么直击要害,你从没绕过弯子,我现在才明白,你每句话都指着那里,以前觉得你的话无厘头,现在再看,是原创,那么新鲜纯粹,没有半点腐肉的味道 。

真诚的生活,就是这样吧,笑得时候就笑,感动的时候就哭,自自然然,是恐惧让一切变得拧巴,所以你对钱或性,也是这样自然,看了那么多书,不如看一个活着的真实,还是背了很多行李在生活,关于这总总的概念,还有很多被带在身上,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害怕变成平常人,所以一直在努力,虽然表面看不出,心里一直在较劲,如果明天就是我的死期,哪里我也不想去了,走了那么久,找了那么久,累。生活一直都没有被好好活过,找寻的同时,错过了生命,什么都找不到,还跟陀螺似的看呀琢磨呀,这到底是怎么了。


找不到答案,除了眼前的,发生着的,哪里还有地方是我能找到的?逃不掉的一切,迎面来的一切,什么都找不到的一切。什么都控制不了,根本就没有什么能抓到手的,连拉屎撒尿都掌控不了的我,还企图找到什么呢,这些念头都控制不了,根本就没有一个能控制的人在。

这是从哪里来的幻觉 ,什么都做不了,无能为力。根本就没有靠得住的,都是安慰自己假装安全,彻底失败了,这条路走不下去了,注定是不可能成功的了 ,怎么会把自己困惑到如此境地?


这段时间,很多东西冒出来

有的还来不及回味,就被新的取代

以前吞下的很多东西又反刍回来

重新被咀嚼、咽下、消化、吸收

今年初看到雅桐姐在文章中引用的一句创巴的话

修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

当时就被震到

哇,真的是太地道了

然后赶紧去网上搜他的东西

就找到了个纪录片

(注:订阅本公众号 matrix_2014 回复数字 50 观看 )

看到夜里

整夜都在惊栗中

我都不知道被什么撼到

现在反刍回来

突然看清

那份敞开、无私、毫无保留

是的,就是这个

它和我以前认为的无私没有可比性

那是毫无保留的呈现

没有任何残留的虚妄可以立足

所有的墙应声倒下

有个片段

我大笑了很久

就是有个佛教徒

想问佛教徒是否可以结婚的事

具体问题记不清了

他去见仁波切时还在嘀咕这个问题

仁波切出来时赤裸着上身

对身边的女人说

你先上床上

我一会就回来

他问那人什么问题

那人一定是惊呆了

说,没问题了

哈哈,太精彩了

活的禅,就在这里

看过你的一个问答

记不清他人问了你什么

你回答是这样

根据情况,可能会说CNMB

原话记不完整了

我看完趴在桌上就笑

然后又看又笑

现在再看

真是太鲜活了

真正的毫无保留

全部交托出来

才可能这样呈现

第一次看到雅桐姐说

要么是感觉良好的傻逼

要么是感觉不好的傻逼

颤抖,还是颤抖

被狠狠敲到头

尝到了真正禅的滋味

而且是活着的

就像吃过真正的蜂蜜

那些掺了甜味素、香精的假蜂蜜

就再也吃不下了

用“活出来”这个词

都显得肌无力

《当下的力量》中有句话

你不再爱你自己

也不再恨你自己

你就是你自己

现在这句话又活了

你就是你自己

移动哪怕一丝一毫

都是造作

你说过悟道需要非常聪明的头脑

当时有些迷惑

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需要“非常”聪明的头脑

因为要看穿这整个迷宫

光靠走、找、学 都不能真正奏效

它需要非常锐利的洞察

看到你是怎么一边走一边给自己造墙

用本不存在的东西造了巨型迷宫

只是一念

然后变换成万花筒

看见之前就是看不见

不管怎么努力

看不见就是看不见

谁也选择不了

对,雅桐姐说,根本没有选择

一切只是发生

选择,又是一个虚幻的自足点

没有人选择凝视深渊

是深渊自己被自己吸引

说注定又不对了好像

没有什么注定

只是发生了

没发生就是没发生

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没人掌控什么

根本没有人

只有发生

只有个在

说不下去了~~


不经历彻底的失望 是不可能看见的

一些老师

倡导你已经是佛

安住当下, 真、善、美之类的

如果大家都在头脑中暗示

我已经开悟成佛了,我就是佛了

但是那个虚假的立足点根本没有被看见

除了自欺还能如何

不过可能这也是必经的弯路

所以很多其他的玩具被追寻

因为你已经暗示自己不用找就到了

可是你的虚假立足点没有被看见

你还是会继续追寻

你会追什么灵通、外星人、各种疗愈

但是深渊的吸引还是没有消除

这种找寻必须是真正诚实的

去看、去问、去沉思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彻底的追寻与困惑

就没有彻底的失望与看见

小学时我就开始对深渊有过一瞥

那是一个和我还打过一架的女生

得了脑癌

上小学二年纪后她就没有再来上课

有次体检

轮到我上台测听力

这时门口来了一男一女

眼睛红红的看着我们

老师过去了

问怎么样了

他们说开颅失败

人走了

当时全班可能只有我一个听到这话

我被摄住

那个和我打架的女生走了?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死亡是我对深渊的第一瞥

之后我一直对各种未知事件很好奇

父亲的去世又猛推了一步

那个前两天还和我开玩笑的人

怎么突然就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父亲去世的很突然

是旧病复发大出血去世的

那时我初一

后来死亡这个噩梦就开始常住了

记得我爸下葬那天

我在坟前说

爸爸你现在知道死亡是什么了吗

我还不知道

后来我看了很多书

《我的人生思考》《老子》《庄子》等等

可是我还是不知道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想找的到底是什么

这个种子开始发芽成长

我无法再变成个正常人

脑子里总是跑满各种疑问

我觉得死亡离我很近

很深的恐惧与困惑

不管如何快乐与喜悦

那个死亡就好像一直在我左右

各种矛盾冲突与动荡

让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孤儿

一直是喜欢独自去荒野行走

看云看水看树

不知道为什么融不进这个社会

我其实想说

这确实是个过程

根本不是说一下:不找就到了

就万事大吉

走上这条路不是选择的结果

是根本无法选择的发生

其中各种滋味、百般感受

都汇聚成对深渊越来越深的兴趣

纵身一跃不仅是勇气

也是对各种答案彻底失望之后

不得不发生的事实

杰德说的凌迟

真的一点不夸张

过程就是凌迟

不痛不痒的就解脱开悟

也许有吧

但至少没发生在这里

我身边的很多老同学

当年都是自由快乐的少年

很多都被同化成一个模子

我有个高中的同桌

趋于对父母的服从

嫁给了一个收入稳定的人

一个她都还不熟悉

还没来得及与他谈恋爱的人

结婚那晚她挽留我多陪陪她

她对他还不熟悉害怕进洞房

曾经与我一起梦想在海边与心爱的人看夕阳

现在不得不做违背内心的事

有时很难过

这条路需要勇气

可是当你没有勇气时

就是没有

真的怪不得任何人

一切就是如此

她说如果她是我的情况

真是会很恐惧

没有任何保障和承诺

也没有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

没有安全感的关系

怎么在一起

是啊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度过来的

怎么会没有恐惧过

怎么会没有颤抖过

想靠关系寻找安全感

永远不可能找到

我为什么选择这样

我没有选择

这条路本身就是无法预计的

一切就是排山倒海的过来了

絮絮叨叨的

还是想说

一切的发生由不得任何人

根本不知道这一切何去何从

只是深渊对自己的一次窥探

就带来整个生活的动荡

谁知道 谁知道

在这里打着字的这个

阳光在照耀

呼吸在运作

念头在流动

我在这里

真的在这里

真的 真的 在这里


杰德说:

你必须小心这第一步

真是太厉害了

哈哈~真是太厉害了!

窗外淅沥沥下着雨

很多很多 冒出来

又沉下去

分解 消散 无影无踪

这场精彩的呈现

到此 既无所得

亦无所失

还是在这里

依然在这里

只是 现在 真的在这里了

哪里也去不了

无处可去了

用你的话就是 无处可逃了

没有任何神叨玄妙

依然是那个未知在

在看、在听、在说、在

所有尝试的解答都以失败告终

所有不肯死去的假如都被看穿

哪里都去不了

根本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醒来还是这里 梦着也是这里

哪有什么误入歧途

一切都在正确的轨道

无法再去解释什么

所有的解释都失效了

所有的猜测都过期了

再也没有人指手画脚

这是多么大的解放

停止踩水

让一切下沉、下沉

坠入未知

坠入自由

最近一直念叨你的那几句话:

我在这里

真的在这里

真的、真的

在这里

~



雅桐:告诉菲儿,如果她是认真要找她想找寻的,就必须放下这些神经质。点燃固然重要,第一步却未必能保证我们走下去。自我始终是真正的障碍,它会以一切面目出现。是一切面目。——我甚至想说得绝对点,至真至纯也要丢弃。

任毅飞:死的必将死去

菲儿:活的永远是新活

任毅飞:任何状态、任何样子、 都是死的!真相不能制作成标本,所以如何寻找真相? 寻找是聚焦,是耗费自我的旅程,自我耗尽,源头活水就流出来了。而中间会有贪恋状态,贪恋境界,贪恋体验,这些贪恋是非常多容易沉迷的,这样的玩具就太多了。很不忍心告诉你,你发这些体验是多么的宝贵,但仍只是体验而已,从真相的角度来说,任何体验都不值一提,并没有什么神采飞扬的。新鲜的体验,非常惊艳,非常鲜活,但仍源于自我的攫取,本想等一段时间告诉你,但也没关系。

你想象,一把火烧光没有一粒灰尘,那是什么样子?

无事无菲:

神经质 还是神经质

唉 怎么藏那么深

那些文字真的是神经质的吐槽

藏着自我的神采飞扬

好幸运遇到你们

不然 这个神经质 还会继续苟且偷生

什么都不知道 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都不是 都不是啊

我说出来什么了

那些文字看着想吐

真的想吐 反胃的东西

没有一句不神经质的

真他妈恶心啊

还是在装逼啊 怎么会这样

全是造作 全部都是

等真的不再吐秽物了

能吐出些真实的东西了

再来找你

那些狗屁文字

都还不是

谢谢雅桐姐、毅飞哥

谢谢

不会再逃走

你有任何话

一定要说出来

找不到任何真实的 可以给我棒喝的

不是想依赖你们 我就是需要听到这样的真实

谢谢 真的感谢

刚平静下来 又把你和雅桐姐的话看了几遍

是的 有一种自我寻求证明 神采飞扬的兴奋

神经质的陶醉在这种体验中

唉 都不是 全都不是

说什么都是错

焚尸炉的火焰

烧尽的到底是什么

所有!

残留的自鸣得意

评价那些群和人时

自觉走在正道上

狂妄啊

再精准的见地

与现实又有什么关系

都是错 都是胡扯

还是老老实实

认认真真去生活吧

丢掉那些已经发臭的领悟

踏上未知

领悟 都见鬼去吧

真的 还是很难过

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无知

死的必将死去

任何状态 任何样子 都是死的

一把火烧光没有一粒灰尘

自我始终是真正的障碍

它会以一切面目出现

是一切面目

继续上路

说继续上路 尽然不知该往哪里走

刚才说的这些

还都不是

还是胡扯

说什么都不对

都不是

天哪

(完)





Matrix商业计划重要更新


在雅典德尔斐神庙(the Oracle of Delphi)入口的门楣上,镌刻着“认识你自己”。耶稣则为这一古训增添了沉重的紧迫感:“你若寻获那内在于你的,你所寻获的将救赎你。你若未能寻获那内在于你的,那未能寻获的将毁灭你。”


摘自《解放之路》 作者:阿迪亚香提 翻译:雅桐



Matrix商业计划运作数月来,承蒙各路朋友的支持(比如张德芬、鬼脚七、吕波等的转发宣传),人员逐渐增多,为保持一个相对平衡的交流环境,不再大规模吸纳新朋友加入。商业计划也做相应调整,并升级计划。

升级内容:

1、自2015年元月1日起,加入商业计划(核心微信群)的费用为十万元年费(续费也是十万年费),加入条件见计划条款。


2、特别提醒,理性消费,不要为了贪图便宜和一时冲动加入。钱买不来开悟,这只是游戏规则。


特别通道:如果你有超强的愿力,但经济条件不允许支付高额的费用,可以申请特惠价格。(加微信 ryfweixin 备注:特惠申请)


3、即日起,开设大师群。群费用一百万元/年(续费也是一百万元年费)。此群专门吸纳各界精英,当然前提是有钱人,比如马云这样的人,欢迎加入(鬼脚七曾聊起阿里系有禅修的传统)。我想象的目标人群是有了很多的钱,但总觉得缺点什么的这个群体,一辈子积攒了很多的金钱财富,但从未有过满足,停不下来,这个时候或许可以悟道了。另外的一个目标人群是在灵修圈内的各种大师,贩卖灵性多年但还是清楚自己并没到位的这种。我希望这类大师人群加入“大师群”,成长为真正的大师。


4、经济条件不好的朋友,有“几百元”基础QQ群和“几千元”的实名QQ群可以选择。


5、任何时候,付费后,不得以任何理由退款。如果是任毅飞认为你不适合加入计划,会劝退你,或者直接请出群,但也不退费,特别说明,所以如果你要加入计划,风险还是很大的。

收费条款和之前的政策有冲突之处,以此条款为准。


6、加入以上计划,请订阅本公众号,看完每篇文章(所有文章免费)。然后再决定是否加入,加入计划的前提一定是要自愿。


7、你想问为什么要收钱,还要收如此之贵?因为没钱,就是任姓!(任毅飞嘛,哈哈)


8、任毅飞自评:关于悟道的各种问题,能非常清晰毫不含糊地解读,可以从任何一个切入点,给出清晰的路标。也欢迎各界朋友对matrix已发表文章提出意见建议,分享心得体会,真诚交流沟通。


9、再不开悟,就老了!


10、再不开悟,就死了!




你必须愿意孑然独立——独立于不可知中,不再依赖已知的种种,不再从过去寻求指示,不再求助于你的预设机制。你必须独立于从无人到达的孤境,赤裸裸的,纯真而谦卑。你必须独立于那黑暗的光里,立足之地崩塌,你毫不动摇,忠于实相,超越一切自我,不是暂时如此,而是永远,永不停止;只有这样,那神圣的、毫不分裂的整体才会从意识中诞生,开始呈现自身。那样的呈现是整体的救赎。那是向内的革命在运行,显化在时空中的运行。


摘自《解放之路》 作者:阿迪亚香提 翻译:雅桐



有意加入者,请发邮件到ceo@chinapano.com

标题为:有意加入Matrix商业计划,请告知工行/支付宝账号。

正文:姓名:XXX 电话:XXXXXX QQ:XXXX 微信:XXXX


你也可以直接加微信 ryfweixin 备注:加入商业计划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完整版的《Matrix商业计划》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