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顺服、宁静地进入死亡,没有任何挣扎,死亡就消失了。

生命延展在长长的一段时间中——七十年,一百年。死亡是浓缩的,它不是延展开的——它集中在一刻。生命必需要度过七十年或一百年,它无法那么浓缩。死亡则集中在一刻,完整地发生,非碎片式的。它是那么浓烈,你不可能找到比它更浓烈的东西了。但是如果你害怕,在死亡来临之前你逃开了,你就错失了千金难买的机会,错失了那金色的门。然而,如果你整个的人生都在接纳,那么死亡来临的时候,你也会耐心而顺服地接纳,没有任何逃避,你进入死亡。如果你顺服、宁静地进入死亡,没有任何挣扎,死亡就消失了。

我非常喜欢《奥义书》中一个古老的故事。有一个伟大的国王,名叫雅雅提,他一百岁了。他的一生活得淋漓尽致,够本了。凡生命所能给予的,他都享受了。他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帝王。现在,这美丽的故事开始了……

死神来了,对雅雅提说:“准备准备吧,你的时候到了,我来接你了。”雅雅提看着死神,他自己是个伟大的战士,一生赢尽无数战斗,可他开始颤抖,说:“你来得太早了。” “早?”死神说:“你都活了一百岁了!你的孩子们都老了!你的长子已经八十岁了,你还想要些什么呢?”

雅雅提娶了一百位妻子,有一百个儿子。他向死神请求:“请你开恩吧,我知道你非得带走个人,我去和我的儿子们说说,看他们谁愿意跟你走。你带走一个我的儿子,再给我一百年的寿命好吗?”死神说:“如果有人愿意跟我走的话,那没问题啊。可我觉得不会……。你是当父亲的,活得比他们长,又享受过所有的东西,如果你都没准备好,你的儿子们又怎么会准备好呢?”雅雅提叫来他的一百个儿子。听了父亲的话后,年长的儿子们都一声不吭。所有人都非常安静,大家一句话都不说。只有一个儿子,最小的那个,他只有十六岁,站起来说:“我准备好了。”连死神都不忍心了:“你是太天真了吧?你看,你那九十九位兄长都没说话呢。他们有的八十岁了,有的七十五了,有的七十八,还有七十、六十的——他们都活过了,可还想继续活。你简直还没开始活啊。我都替你难过,你好好想想吧。”

那男孩说:“不用了,只要看看眼前的情景,我就完全明白了。别为我感到难过,我会全然觉知地跟你走。我父亲活了一百岁,却还是没有厌足,那留在世间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怎么可能得到满足?看看我那九十九位兄长,没一个人得到满足了。那我还浪费什么时间呢?至少我还能帮到我父亲。他已经老了,让他再享受一百年吧。而我已经完成了。亲眼目睹此情此景,我完全明白了一件事:就算我活上一百年,我也不会感到满足的。所以我今天跟你走也好,再过九十年跟你走也好,都没关系。带我走吧。”

死神带走了那个男孩。过了一百年,它又回来了。而雅雅提还是老样子。他说:“这一百年过得太快了,所有我年长的儿子们都死了,但我又生了一批新的儿子。我再给你一个儿子,请你发发慈悲吧!”

就这样,过了一千年。死神来了十次。前九次它都带走了雅雅提的一个儿子,让雅雅提多活一百年。第十次,雅雅提说:“虽然我现在和你第一次来接我的时候一样不满足,一样不情愿,但我跟你走,因为我已经开不了口了,实在太过分了。我明确了一件事:如果一千年无法让我满足,那一万年也不会让我满足。”

这就是执念。你活着,但一想到死亡,你就怕得发抖。可是,如果你不执着于任何事物,那么即使死亡此刻降临,你也会坦然迎接。你会完全准备好。在这样的人面前,被击败的是死亡。只有那些随时准备好去死,心甘情愿的人,才会击败死亡。他们成为不朽的,他们成为佛。

这一解脱,是所有宗教寻求的解脱。从执念中解脱,即是从死亡中解脱。从执念中解脱,即是从生死之轮中解脱。 

从执念中解脱,你就进入那宇宙之光,与它融合。那是最高的至福之境,是终极的狂欢,在那之外,无物存在。你回家了。

选自奥修著作《 the art of living and dying》 

翻译:雅桐 (2014年)

又:

三老者言无常——选自《养真集》

昔有三个老者,言及无常。有一老者曰:”今年酒席筵前会,不知来年又少谁?”又一老者曰:”你说的远了,今晚脱下鞋和袜,不知天明穿不穿。”又一老者曰:”你说的还远了,这口气既然出去,不知进来不进来。”

更多内容:nianfoshishei.com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