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案拈提(11)“阿弥陀佛”落在何处?



任毅飞按狮子居士讲解公案,自然平实,也不乏活泼生动。关键的是他具备慧眼,不仅讲故事,让你化解古文的难关,更是让你开智慧。本公众号将陆续发布狮子居士的公案串讲,你可以看热闹,或者看个印心,任君取之。没准儿,你就踏上了一条修行悟道的高速公路,甚至于了毕生死大事。





 公案拈提(11)


“阿弥陀佛”落在何处?





本篇的题目是个话头,源自于明哲法师所讲述的一个公案。话说明哲法师乃中国佛协首任会长–瑛老和尚–关门的出家弟子,年轻时一直承侍于老和尚身边,虽然悠悠几十年的岁月已过,但明老对先师启发引导后学的一些故事依然记忆犹新。



却道某一日众弟子前来请益时,那圆老坐于床头开始喃喃自语:“‘阿弥陀佛’落在何处?‘阿弥陀佛’落在何处?”念叨数遍见无人站出来作答,于是从上首的明阳法师开始,挨个弟子提问,要看看谁能表达出你们每个人日日想夜夜念的阿弥陀佛究竟落在了何处?


可把大大小小的弟子们问了个遍,居然没有一人能给出个满意的答案。当圆老最后问到最小的弟子明哲小沙弥的时候,明哲小师父于情急之下忙答曰:“落在耳根。”老和尚闻言呵斥道:“你连门都没入呢!”


此时的明哲小长老经为师当头一喝,立时如堕五里雾中,回到寮房后一连三天茶不思、饭不想,百般思索也想不明白这阿弥陀佛得底是落在何处。


无奈之际只好来到师父的房中祈求开示,圆瑛法师听完他的陈述,说:“你来问我。”


明师乃问:“‘阿弥陀佛’落在何处?”圆老答曰:“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圆瑛老和尚之行持讲求禅净双修,其于《楞严》一经之造诣堪称独步古今,即生修证成就或不可谓不高,但这一句答语却漏窦不少,道个“不可思议!”,恰恰把人推到了“思议”的坑里,与草堂青的“鱼龙虾蟹向何处着?”(事见大慧杲编辑的《宗门武库》一书,有老人的批注和齐志军老师的锯解)一样,实在不算高明。此时若有闻之者能象玄沙师备那样来一句:“老和尚脚跟未点地在!”吾定当为其焚香顶礼也。


宗门里的话头如开山之利斧、碎石之重锤,目的在于断学人之妄想,破学人之无明。参禅能否开悟,话头是关键。有人如此比喻参话头的道理:譬如一只老鼠钻进洞里,而鼠洞又有好几个出口,此时有人想将老鼠置于死地,于是从洞口向内不停灌水,并手持棍棒监视着几个洞口,只要老鼠从洞口露头,即一棒将其打回。这样做的结果是老鼠如欲出洞必死于棍棒,不出洞时则势必被水淹死,如何既不被打死也不被淹死是老鼠所无法回避的大问题。参话头其实也是这么个道理,参的人不答不行,答错了也不行,要把你逼得就象洞中的老鼠一样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现实中的老鼠除了死当然没有别的出路,但参禅的人却不是这么个结果。当你看上去似乎如同老鼠般非死不可的时候,转身的机会说不定会啪地一下呈现在面前。


可如果那人水灌了一半就不再接着灌,或者是疏于对洞口的监视,那么老鼠逃生的机会就来了。同样道理,参禅的人如果参到欲进不成,欲罢不能的时候,你却给了他一条退路,往往会导致他前功尽弃。


又比如我们抓贼,如果贼进了死胡同,那么不管他跑得有多快,耐力有多好,你只要顺着胡同一路追去,早晚会擒着他。假如这胡同里边布满了岔路,贼人三拐两拐即没了踪影,你还抓得着他吗?圆老的话头逼得明哲小长老三日茶饭不思,本来已经堪堪要达到目的了,可惜最后一句下语不紧,给人以回身吐气的空档。好比是将贼关在屋内,却又打开后门把贼人放跑了。这个故事我是十余年前听到的,当时隐隐然觉得有几分不妥,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于是将其放下后即不再理会,等到它再被提起,已经是七、八年以后的事情了。



几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去河南打七,当时齐志军老师任主七之职。第十天赶上大年初一,下午从东北又来了两人,住到我屋里的是舅舅,姓D,与他的外甥利用春节的长假也来打七。


D君坐上的功夫不错,一天六座打下来看上去并不吃劲,而我每天却在为腰酸腿疼忙得个不亦乐乎。打过七的人都知道,这种闭关专修力量很大,平时翻不出的种子此时都能翻出来,是以吾常戏言打七的人会洋相百出。D君属于那种文静内向类型的人,别看他腰腿无大碍,可种子翻得比谁都厉害。上坐的时候他看上去蛮好的,一旦下坐以后马上就不行了,整个人就象生了一场大病,连说话的力气几乎都没有。第五天上D君对我说:“某师兄,假期快结束了,我得赶回去上班,明天一早我就走。我不好意思跟齐老师说,麻烦您替我讲一下。”


其实我知道他的主要问题是心里有障碍,对种子翻腾有些扛不主了,工作与否恐怕还在其次。打七的本意是为克期求证,要有敢于放舍一切的勇气和毅力才行,如果这也挂碍、那也惦记,别说四个七,就是再多加几个也没用。我于是安慰他说:“打七得有大因缘、大福报,来一趟不容易。你现在正是功夫最吃紧的时候,比如一人与万人敌,只要能咬牙坚持下去,可能马上就能赢得胜利,一旦放弃就会功亏一篑,岂不是太可惜了吗?再说你既然来了,就算不能坚持到底,但无论如何也得等到有个好消息再走。你现在身强力壮时种子才翻了这么两下就受不了,等临终气力已衰、四大分离时还能做得了自己的主吗?” 君D说:“做不了主。”我说:“与其临终时手忙脚乱做不得主,何不现在拼死过得这一关去?!”听完我的劝说,D君答应再接着打下去。可才到得第二天,D君又来对我说:“某师兄,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明天我就回去,等以后有机会时我再来打七。”我听到这话顿时是又气又悲。气的是他意志太过脆弱,在最关键的时候临阵退缩,不能咬紧牙关坚持到底。悲的是他此番假如就此离去,解脱的缘起已经被破坏,且不说以后八成未必敢再来,就是来的话恐怕也很难成就了。D君刚来时曾经对我们说,他当年初次见老人时,老人一见面即哈哈大笑着说:“你看!前世没修好,今生又来了。”


他如果就这么一无所得的去了,来生再见老人时,这同样的话八成老人还会重新说上一遍的。眼看着他去意已决,心思已全然不在修行上,再让他静下心来打坐不太现实,于是我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对他说:“承蒙您看得起我,既然我们有这个缘,你走与不走我不管,不过我这里有个话头,你若能参得破也不枉白来一次,那时再走也不迟。”


于是把那个“阿弥陀佛落在何处”的话头甩给了他。


D君听到这个话头,忙打起精神,搜肠刮肚找些答案来应对。因为他的答语皆有落处,所以不管怎样回答,我总是不肯。大概D君走的意愿太强了,转语虽然答不出来,心思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这个话头上。


第二天早晨打完第一座休息时,D君本来和别人一起在外面转圈行走活动身体,可才过一会儿却忽然来到我的面前,对我说:“把手抬起来!”我方将手举起,彼即以掌击之,并忿忿曰:“昨天被你欺负了,今天我可找回来了!”


诸位可知头一天我是如何欺负D君的吗?若能明得这一句,狮子这就对您焚香作礼。D君这回没有再道出“阿弥陀佛”究竟落在了何处,因为“阿弥陀佛”原本就是既无所在,而又无所不在的。


吾见其已将话头参破,乃向其道喜,并进而鼓动说:“你的大事虽然有了结果,但你的外甥还没得到好消息,为了他你最好能再住上几天。”既然说到了外甥,D君于是同意再多住几日。却说D君的外甥完全是另外一种性情。这小孩长的胖胖乎乎,性子慢慢吞吞,对什么都看得开,对什么也都无所谓。他是某市乐团的乐手,据说有次坐出租车时将价值不菲的进口乐器丢失在车上了,家里人听说后又是到电台播音,又是满街贴小广告,别人急得火上房,他却跟个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睡睡,大不了最后赔钱了事。这边厢他舅舅被种子翻腾闹得急火火地要回家,那边厢他却于每天上座以后偷偷坐着睡大觉,为这大家时不时的没少笑话他。打七期间,齐志军老师每日都要于第二、三座下坐后赶到关房,给大家做开示。在D君破参的第二天,当第二座打完后,大家还在床上活动手脚、闭目养神的时候,就听到门厅内闹起了动静,我们赶去一看,见小外甥正抢着要给齐老师顶礼,整个人激动地面泛红光、两眼含泪,只会连声说:“齐老师,我知道了!齐老师,我知道了!”哈!哈!狮子以前只听说有人参明白、坐明白,象他这样睡明白的可当真是平生仅见呀!


小外甥事后讲,他在座上睡觉时常常能够知道自己在睡,但以前都是在不知不觉滑中过去了(哈!又一个滑过去了),直到这一座上又睡到自己知道正在睡时,突然之间就全明白了:“嗨!原来自己想找的就是这个!”他这人本来就不善言辞,这会更加说不清道不明,但过来人都知道,这小子的大运还真就让他撞对了!睡觉睡到自己知道自己在睡的经历,想必每个人都有过,可大家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滑过去了。如果您以后睡觉的时候多留点儿神,说不定那天还真就象小外甥那样给睡明白了。D君在河南前后只住了八天,小外甥“睡醒”的第二天,舅甥两人就带着满心的喜悦离开河南,赶着回东北上班去了。


与D君的这次经历是我初次“开口为人”,如果打分的话,大概也就是60分勉强及格。当年的感觉好似一个新兵头回上战场,勇猛有余,沉稳不足,现在想来实在好笑。其实那会儿我也只是在窗户纸上扎了个小洞,仅仅看见几丝亮光,充其量也就是明白个昭昭灵灵而已,根本不知道后面还有重关险难十八滩。后来我才意识到,D君当时只是解悟,未曾证悟,犹欠三分钳锤。我当时急急忙忙肯了他,好似盲人骑瞎马,实在不知天高地厚!两年前我去东北出差时顺便看望D君,见其心中还有个“宝惜”的东西在,见地至今也未曾真正透彻。相比较而言,他的外甥比他反而更透脱些。D君的性格中“狷气”过重,虽说我当初即使言语逼得再紧些也未必能使他打彻,但毕竟可以让他明白自己见处并没到家。有了这次教训,我以后再不敢轻易许人,此亦是我屡言三关之原由之所在也。





·前续·

公案拈提(1)吾无隐乎尔

公案拈提(2)倾出一栲栳

公案拈提(3)从门入者 不是家珍

公案拈提(4)和尚莫颠倒

公案拈提(5)独钓寒江雪

公案拈提(6)一切现成

公案拈提(7)父母未生时

公案拈提(8)本地风光

公案拈提(9)欲踏涅磐路,先做无事人

公案拈提(10)啐啄同时





-END-




老茶堡268

 长按二维码扫描识别进入微店 




  打赏转用 




广告

MATRIX平台提供以下两款产品,欢迎各位选购


产品一

此生必看:一个直指见性开悟、了脱生死的视频

(点击标题打开)


98000元

MATRIX老会员:6800元

出家人、僧人、法师,免费


产品二

MATRIX商业计划2018

(点击标题打开)


29800元/年费

MATRIX老会员:9800元/年费


·MATRIX·






长按二维码关注

MATRIX





MATRIX


Matrix 是一个“开悟”、“生命真相”等为核心话题的公众平台,平台内容以原创为 主。更多地,是任毅飞和朋友们对真理探索之路上所做的笔记。


作为一个并没获得完全解脱自在的人,所言内容均有局限,仅供参考,也欢迎读者朋友批评指正。

切勿照搬,切勿机械模仿,盲目相信,后果自负


你永远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你就只是这纯然的觉知而已。觉知即是当下此念,你不可能知道此念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它在就是在了,不在呢?也是“不在呢”这一念在了。

——摘自任毅飞《两面镜子》点击查看)



任毅飞微信:ryfweixin (请注明来由)
免费 QQ群:62463022

微信公众号:matrix_2014

投稿 / 荐稿:ceo@chinapano.com



@MATRIX✨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