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案拈提(10)啐啄同时



任毅飞按狮子居士讲解公案,自然平实,也不乏活泼生动。关键的是他具备慧眼,不仅讲故事,让你化解古文的难关,更是让你开智慧。本公众号将陆续发布狮子居士的公案串讲,你可以看热闹,或者看个印心,任君取之。没准儿,你就踏上了一条修行悟道的高速公路,甚至于了毕生死大事。





 公案拈提(10)


啐啄同时



讲到佛法修证的核心,就是一个熄灭狂心,熄心的窍诀,惟在“放下”。你看那梵志外道,只不过听闻世尊一连三声让其放下,彼即大悟而去。古人悟道时多么地痛快!多么地潇洒!所谓“修行三大劫,悟在刹那间”。我们不论念佛、参禅、持咒还是修密,最后的目的都一样:破无明、见佛性、证法身。不管前边准备的过程有多长,真正悟道只是一瞬间的事,有多快呢?想必每个人都见过天上的流星吧,悟道时的一刹那比那流星划过太虚还要快!所以说明心见性的关键并不在于你吃了多少苦,做了多少功夫,而在于你能不能放下。不能放就是三大劫,能放即是刹那间。


说到这个放字,里边可是大有学问,首先要看你肯不肯放,然后还要看你会不会放。不肯放者且不论,肯放者往往是欲放不能,不知应该究竟如何去放!我们偶尔在网上看到当有些菜鸟级的新手虚心向人请教时,总会有“老”师傅出来发话道:“你只须放下即可。”这种轻巧话谁不会说?其实真正“懂事”的师傅都知道,在我们修行的前期总要经历一个痛苦的过程。此时你内心的无明烦恼就好象千斤重担压在肩头(确切地说应该是被锁链绑在肩上),行时背着,坐时扛着,欲放放不下,想甩甩不掉,那种滋味当真是教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有个人能帮着将担子卸下,那可真是远胜于饥人得食,雪中得炭,当真是恩同再造啊!如果真的是过来人,只要想想自己当年的狼狈像,就知那轻巧话不是随便说得的。所以说你若真是个“会家”,就应该教给人家放的窍门,比划出个道道来才行。


参禅一事颇似小鸡破壳,如果蛋壳不太厚,小鸡的气力充足又得其要领的话,自可啄碎而出。若是蛋壳太厚,而小鸡的力气太小又不得要领,那么不但啄不开壳,还会闷死在里边。此时假如有只老母鸡在外边也帮着啐啄,内外一起使劲,结果自然就不一样了。那么老母鸡应该如何帮助小鸡破壳呢?让我们先来看一个古时候的公案。


话说当年大慧宗杲禅师会下有一僧参禅三十年而未悟,某一日大慧给他派了个任务,安排他到外地出趟差。此僧闻言内心苦恼万分,如果去的话此一往返须经年有余,自己守着师父三十年都未参究出个名堂,离开了师父岂不是更无指望了吗?可若待不去时又恐师命难违,整个人就象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该如何是好。有个同参得知此僧的心事,于是提出愿意陪同他一起前往。却道二人上路后经过一日跋涉,当晚间住在旅店里休息时,老母鸡开始帮着小鸡破壳了。此时同参发话道:师兄此行某甲虽然可以作陪,但有几件事情某甲却是代替师兄不得。师兄吃饭时某甲不能代替你来吃,师兄撒尿时某甲不能代替你来撒,师兄走路时某甲也不能代替你来走。那僧闻听此言当下大悟!第二天同参即辞别而回。日后那位僧人办完公干回来时,大慧远远望见即说:这个人连骨头都变了。所以说如果哪位真的想做老师傅,就不仅要告诉初学应该放下,更要教会他如何去放下。要有为人家去粘解缚、抽楔拔钉的本事才算得数,否则还是慎开其口的好。


象这种老母鸡、小鸡同时啐啄的故事,我们在过去的公案中经常见到,可现在还有没有人能出此手段呢?以前我一直在怀疑着,直到后来听说了两件真实的故事,我才彻底改变了看法。


下面我就把这两个故事介绍给大家:



故事一



第一个故事中的“老母鸡”是去年十月份去世的唐师兄,而小鸡则是与唐师兄住同一所学院的女青年小W。小W是四川人,以前在唐师兄的学院给别人当保姆,因为人长得漂亮,被一个教员看上,结婚以后就留在了学院里。由于前世共修的因缘,小W与唐师兄相识了。小W此前经别人开导,对佛法已稍有了解,但于念佛法门总感觉并不相应,所以也未曾好好修过。唐师兄在接触中发现这小W虽然文化不高,但天资聪颖,对般若性空的道理有着超乎寻常的理解与感悟。后来我见到小W时,也发现她确实是块修学的好材料,是难得一见的利根,我们都认为她如果肯学心中心法的话,一定能够修成。前年春天小W有幸从LVM老师处得到了心中心的灌顶。


再者说,这小W人虽然伶俐,但却性情急躁,做事不够踏实稳重。虽说也知道学佛为的是了生死,打坐的目的是明心见性,可真的修起来以后却总是不太上道。由于每日里种子翻腾,手指剧痛难忍,见到唐师兄总免不了喋喋不休地诉诉苦,唐师兄自是要好言相蔚以做鼓励。后来坐打得多了,于座上开始出现些许善妙境界,每次相见又不免要忘情炫耀一番,唐师兄又屡屡相劝,警其莫著于事相,须以证见真如实相为要务。可小W总是当面点头惟惟称是,而一转眼即忘得一干二净。


一日小W来时又故态复萌,先诉说手如何如何的疼,再讲座上又得到了些什么样的感觉等等。唐师兄见其屡教不改,于是厉声喝曰:象你这样著相,别说见不到自性,早晚非得入魔不可!再说手疼是好现象,是在消你的业,过去所造的一切罪业借着手疼就消掉了,这是得了大便宜?你整天老关心你的手,贪图觉受,心念总是牵挂这些东西,什么时候才能解脱呢?与其在那里执著手疼不疼,还不如转过念头找找那个知道疼的是什么个东西!


小W遭此呵斥顿觉羞愧难当,听到唐师兄让她找那个知道疼的是什么个东西时,发现遍寻自心内外身体上下,竟然根本无法找到这么个东西,不禁大惊失色,整个人就象个木桩一样坐在那里怔怔发呆。如此过了好大一会儿,好似冷灰燃起爆豆,小W突然见到了那个无色无臭、无形无相,体自如如而又妙用恒沙的本来面目,激动得全身的毛孔都为之倒竖,一头扑进唐师兄的怀里,搂着她的脖子嚎啕大哭。边哭边说:我整天就知道关心自己的身体,计较那个疼呀疼的,原来要找的东西就在自己面前,一切都是现成的,这么简单个东西放在眼前都看不见,真是冤枉死了!


小W这只小鸡在唐师兄的啐啄之下,终于破壳而出了!






故事二


第二个故事中的“老母鸡”是前一篇中讲述过的那个小李。却说小李“没事”之后过了不久,北京一些心中心的道友在一起搞了个小型聚会。会上我请小李结合自身的经历,给大家谈谈体会。会后有的人议论开了,认为这小李似乎并无什么过人之处,论起见地比那小W还颇有不如。于是我告诉他们,小李彻肯定是彻了,但此时还只是杯百开水、是个素法身,等过个一年半载你再见他时,一定会大不一样的。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仅仅过了几个月以后,他居然有了当“老母鸡”的经历!


去年深秋时节的一天,我又接到了小李的电话,此时的他已经回到了内蒙,经过事上的几多磨练,小李深深感受到了“没事”的好处。介绍完自己的近况,小李又讲了他自己一次接引人的经历。小李的老家有个小X,这小X乃是当地的一个地痞流氓,和自己的一些狐朋狗友平日里各种坏事没少干,他的同伙有好几个判了死刑和无期。小X觉得在当地没有施展拳脚的空间,居然放出话来要到金三角去干番事业,象这种社会渣滓大概是绝不会有人相信他日后能够解脱的。正所谓“人不可貌相”,其实小X不是没有善根,大概他前世做的是压制习气的死功夫,所以今生再来时习气的种子翻腾起来才会愈加的猛烈。看到小X已经堕落到了悬崖边上,马上就要坠入无底深渊,有好心者出来用佛法的道理劝说他,竟然唤醒了他尘封已久的良知,小X渐渐对佛法生出了兴趣。在小李的家乡,许多人与宁玛派的年龙上师有缘,当别人到四川拜见年龙上师的时候,小X非要跟着他们一起去凑个热闹。经过数千里的长途跋涉,一行人来到了年龙上师的住房前,小X的内心突然生起了对年龙上师无比强烈的信心,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从年龙寺回来后,小X把念诵《心经》作为自己每日的功课,并常常向别人讲述自己的心得体会。别人听到小X的讲解都认为他讲得不错,纷纷给予肯定和赞许,唯独小李听后连连摇头,告诉他:《心经》根本不是你说的这么回事。


小X闻言哪里肯服气?于是责问小李:“你说我讲的不是,那要怎样才是?”小李说:“那个从生到死从来没有变过,就是到地狱里也没有变过的东西才是!”“那么怎样才能见到呢?”听到小李讲得这样坚决,小X不由得有几分将信将疑了。


“一转念就是!”小李斩钉截铁地说。


“真的一转念就是吗?”此时的X好比是一个想要成仙得道的人,向别人请教成仙的密诀,别人告诉他:你只须站在悬崖边向下一跳就可以成仙了。


当他站在悬崖边上时发现心里边还有最后的一丝怀疑和恐惧,于是回过头来问:我真的一跳就成仙了吗?“真的一转念就是!”小李此时坚定的语气,好比是在那立于悬崖边上人的屁股后,又重重的踹上一脚。


就在这一瞬间,小X就象那舍身跳下悬崖后真的成仙的人一样,豁然洞晓了那通达彼岸的般若智慧,满眼的泪水夺眶而出。这个曾经连上刀山下油锅都不害怕的汉子,此刻竟然象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失声痛哭。


他站起来想给小李顶礼,小李忙说:“可别谢我!你的恩人是年龙上师,是他加持你打开的。”助人而不掠人之美,这小伙日后定然前程广大也!经过一番啐啄,又一只小乌鸡变成了凤凰,飞向了辽阔的太空!




啐啄同时这种手段既不同于宗门的直指(没有直接告诉你那是个什么东西),也不同于参话头(没有拿个无意味话头让你没完没了地去参),而是用一个激励的方法,促使你突破心中的障碍,识取自己本有的家珍。



   • 在这里“老母鸡”是关键 •   


• 先你必须是个真正的过来人,因为只有过来人方识得山中路,才不会将别人引入歧途。


  次你必须有一双锐利的眼,能够一眼看穿小鸡的底细,知道他的问题所在。


 三必须出手快,在小鸡刚刚露出破绽时一把抓住,决不给他溜跑的机会。第四必须下手狠,不出则已出则必置其于死地,因为不死则无以翻身也。


各位小鸡同志们,如果您有幸能够碰上一位“老母鸡”的时候,千万别轻易放过哟!也许您旷劫以来的生死业,还真的会交待在他的手里呢!


最后提醒您一句,找“老母鸡”的时候,别净挑那些居家的长者或空门里的老朽,真正明眼的善知识脑门上并没有贴着个封条,在您象个没头的苍蝇一样东碰西撞的时候,他说不定就躲在您的身边,正偷偷乐呢!



——狮子居士




·前续·

公案拈提(1)吾无隐乎尔

公案拈提(2)倾出一栲栳

公案拈提(3)从门入者 不是家珍

公案拈提(4)和尚莫颠倒

公案拈提(5)独钓寒江雪

公案拈提(6)一切现成

公案拈提(7)父母未生时

公案拈提(8)本地风光

公案拈提(9)欲踏涅磐路,先做无事人




-END-




老茶堡268

 长按二维码扫描识别进入微店 




  打赏转用 




广告

MATRIX平台提供以下两款产品,欢迎各位选购


产品一

此生必看:一个直指见性开悟、了脱生死的视频

(点击标题打开)


98000元

MATRIX老会员:6800元

出家人、僧人、法师,免费


产品二

MATRIX商业计划2018

(点击标题打开)


29800元/年费

MATRIX老会员:9800元/年费


·MATRIX·






长按二维码关注

MATRIX





MATRIX


Matrix 是一个“开悟”、“生命真相”等为核心话题的公众平台,平台内容以原创为 主。更多地,是任毅飞和朋友们对真理探索之路上所做的笔记。


作为一个并没获得完全解脱自在的人,所言内容均有局限,仅供参考,也欢迎读者朋友批评指正。(切勿照搬,切勿机械模仿,盲目相信,后果自负


你永远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你就只是这纯然的觉知而已。觉知即是当下此念,你不可能知道此念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它在就是在了,不在呢?也是“不在呢”这一念在了。

——摘自任毅飞《两面镜子》点击查看)



任毅飞微信:ryfweixin (请注明来由)
免费 QQ群:62463022

微信公众号:matrix_2014

投稿 / 荐稿:ceo@chinapano.com



@MATRIX✨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