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案拈提(4)和尚莫颠倒

任毅飞按: 狮子居士讲解公案,自然平实,也不乏活泼生动。关键的是他具备慧眼,不仅讲故事,让你化解古文的难关,更是让你开智慧。本公众号将陆续发布狮子居士的公案串讲,你可以看热闹,或者看个印心,任君取之。没准儿,你就踏上了一条修行悟道的高速公路,甚至于了毕生死大事。


前续:

公案拈提(1)吾无隐乎尔

公案拈提(2)倾出一栲栳

公案拈提(3)从门入者 不是家珍


已经举过的几个公案,都是讲破门的功夫,为学人怎样才能悟透、悟彻指个路径。假如有人站出来说:悟了以后该如何作功夫?狮子要问:你是否已会取末后一句,若是会得末后句,斯人即已透过重关,理边的疑惑及障碍打除净尽,向后他自知脚下路。此种人狮子尚要礼敬为师,那还有闲言碎语能对伊道?如若不能会此一句,那是你见处不透,未到罢参了手时。


提起保任,心中必先有一物在,如此则心、境、物一应俱全,生灭之心何时才能熄灭?是以古人明言告之:“一翳在目,空花乱坠”。就是告诉我们,作功夫不能着在保上。如果我人见地果然打得透彻,脚下确实站得稳当,则观习气只如天空中的白云,河面上的浪花,任它风云漫卷,白浪滔天,又岂奈我何?若心中妄情实在难以割舍,著相习气确实难化,不借助保任则不知该如何进修,狮子还是提醒各位在保之前先要搞清楚,你保的那个是对是错。不要保来保去,把一些错误的见解和知见挂于心中,纵然功夫作得再好,也只是光影里的活计,没有大用。


说到这儿,狮子想起一件陈年往事。大约十年前,家母退休以后因闲暇无事,到熟人处找了个临时性的工作。发工资的那天,家母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骗子(果然欠债应须还钱),这是个中年农村妇女,她泪眼涟涟地对家母说,自己的丈夫病了,因为没钱看,只好把祖传的宝贝拿来换钱,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支金色的小乌龟。家母看她样子可怜,又看那龟似乎象是金子的,就用全部工资买下了这只小金龟。回到家,老人把龟拿出来给大家看,结果大家一看,根本就是个假货,用黄铜镀上点儿金色,骗无知的老太太。狮子一家如果把这么个假货当宝贝藏起来,岂不要被行家笑掉了牙?诸位莫笑家母眼拙不识货,只须净心观自家肚腹里的宝贝,有几个是真货?若还不会,且看狮子举两个公案为大家说明。 


    公案一:南泉山下有一庵主,人谓曰:“近日南泉和尚出世,何不去礼见?”主曰:“非但南泉出世,直饶千佛出兴我亦不去。”师闻,乃令赵州去勘。州去,便设拜,主不顾。州从东过西,又从西过东,主亦不顾。州曰:“草贼大败!”遂拽下帘子便归。举似师,师曰:“我从来疑着这汉。”次日,师与沙弥携茶一瓶、盏三只,到庵,掷向地上,乃曰:“昨日的,昨日的。”主曰:“昨日的,是什么?”师于沙弥背上拍一下,曰:“赚我来!赚我来!”拂袖便回。


南泉普愿禅师为马大师法嗣,后住南泉山弘法。这时山下有个人,在独自住庵修行,有人看见就对他说:“最近南泉和尚在此地建立道场,你为何不去礼见他,向他请教呢?”庵主道:“不要说南泉出来,就是千佛出世,建立道场,我也不去。”因为我已经彻悟了,他们讲的那些东西我都懂。南泉听到后,就让赵州和尚前去勘验,赵州乃是他会中的得意弟子。赵州去了,先向庵主礼拜,其实他是在给人下套:你是前辈,是大修行人,我这个晚辈来给你礼拜。那庵主若是心安理得地受他的礼,当下就被赵州勘破了。因为我是来勘验你的,要与你觌面相见,这里即无佛,也无祖,你若受了我的礼拜,就说明你心中的情见还没有扫净,就被我抓住尾巴了。哪知庵主根本不理他这一套,赵州于是又在他面前走来走去,从东边走到西边,又从西边走到东边,看你动不动?结果庵主依然不为所动。赵州不得已,又拿出激将法,说你这个草贼大败,我在你面前屡屡出手,你都识不破我,你打输了!结果庵主还是不理睬他,他伎俩使尽,只好拽下帘子,败兴而归。


这南泉禅师听说自己的弟子没勘个结果来,说:我一直在怀疑着他,你勘不出来,我再接着去(他要翻回本来)。第二天,他带着个沙弥,拿着茶壶、茶碗来到庵内,向地上一扔,说一声:“昨日的!昨日的!”我是为昨日事来的。庵主见他提昨日的事,顺口就问:“昨日的,是个什么?”坏了,一句不小心,即着了老贼的道儿!这南泉既然占了便宜,哪能再给他机会?连声喊着:让我占便宜了,拉着沙弥就走。


诸位还知庵主败在何处么?原来是一句“是什么?”把自己卖了。前一日他与赵州法战一场,表面上是他赢了,可赢得并不踏实,并不心安理得。今天见南泉重提昨日之事,他就顺口问:昨日的事情,是个什么结果?你的徒弟在我这里想讨便宜,他没讨着,我这样做难道不对吗?其实他的语句中已经不知不觉露出了尾巴。这说明他的脚跟还没完全点地,对自己的作为还有一丝怀疑和不踏实在,结果被南泉那老贼抓个正着!如果脚跟点地,必不会这么说。大祖师的眼里是决不容沙子的,些微闪失,就着了他的道也。


原文二:刘铁磨参,师(子湖禅师)曰:“汝是刘铁磨否?”曰:“不敢。”师曰:“左转?右转?”曰:“和尚莫颠倒!”师便打。


《碧岩录》上圆悟勤禅师曾经举过子湖打刘铁磨的公案,此公案由于文句太少,几乎没有容人揣摩处,因而难倒不少人。其实你若果真悟得深,见得透,里边的机关一眼便望得穿。


却说刘铁磨在当时也是一介禅师,一般的人勘他还真勘不破,须是本分宗师方有擒他的手段,子湖利踪正好是其中的一位。当刘铁磨来参时,子湖问:“你是刘铁磨吗?”这看似平常的一句,其实是话里有毒啊!《楞严经》上不是有世尊问文殊菩萨:你是文殊吗?文殊菩萨答:我真文殊。因为文殊只有一个,如果说我是文殊,那就变成了两个啦!可是我们大家平时这样下语惯了,因而并没有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子湖这会儿问刘铁磨,乃是从本分事来问,其用意与世尊问文殊是一个道理,刘铁磨一个“不敢”当下道出了两个毛病:第一,承认自己就是刘铁磨,言语上犯了“触”;第二,这“不敢”乃是晚辈与长辈说话的口气,我在与你觌面相呈,在我这儿佛也无,法也无,你却在与我讲客气,分明是不领我的话!


第一番交锋虽然抓住了狐狸尾巴,但子湖还不能完全肯定:也许他这是故意要露出个破绽,待我行棒时他再趁机抓我的把柄,还要再勘过才行。于是又接着问:你既然叫刘铁磨,那你这个磨是向左转呢?还是向右转?刘铁磨此时不明就里,还以为子湖从现在才开始勘他,于是拿出本事与子湖在机锋上相见,哪知把柄早在人家手里啦?子湖这时瞧的清楚,此时如果不打,日后要被人笑话的!


以上两个公案中的失败者――庵主和刘铁磨,并不是没有开悟,甚至可以说悟的境界已经不浅。但是由于他们在一些微细之处没有打磨净尽,还留有个小小的尾巴,因而在法战中都败下阵了。前一个公案的主角之一赵州和尚,在他晚年的时候,见地完全到了炉火纯清的地步,以致后人称其为赵州古佛。但他也不是一开悟就得到这样大机用的,在本公案中,他也曾勘那山脚庵主不破,后来行脚到八十岁,恐怕也是因为心中还有微细的东西在。所以说,明心见性这件事,决不是简单地一见即可了手的。




前续:

公案拈提(1)吾无隐乎尔

公案拈提(2)倾出一栲栳

公案拈提(3)从门入者 不是家珍



 吃这个茶   可以开悟

(长按二维码扫描识别进入微店) 



打赏专用




广告

MATRIX平台提供以下两款产品,欢迎各位选购。


产品一(点击标题打开):


此生必看:一个直指见性开悟、了脱生死的视频



产品二(点击标题打开):


MATRIX商业计划2018





长按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于MATRIX

Matrix 是一个“开悟”、“生命真相”等为核心话题的公众平台,平台内容以原创为主。更多地,是任毅飞和朋友们对真理探索之路上所做的笔记,作为一个并没获得完全解脱自在的人,所言内容均有局限,仅供参考,也欢迎读者朋友批评指正。(切勿照搬,切勿机械模仿,盲目相信,后果自负)


你永远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你就只是这纯然的觉知而已。觉知即是当下此念,你不可能知道此念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它在就是在了,不在呢?也是“不在呢”这一念在了。

            ———摘自任毅飞《两面镜子》(点击查看)


任毅飞微信:ryfweixin (请注明来由)
免费QQ群:62463022

微信公众号:matrix_2014

投稿/荐稿:ceo@chinapano.com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