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的存在状态

2017年3月11日,因搬家在湘江边烧掉了十几年积攒的废旧物料。


背景音乐,一定要听,点击播放



本文作者:阿迪亚香提    选自《觉醒之后》 原书名:The End of Your World: Uncensored Straight Talk on the Nature of Enlightenment  

翻译:屠永江



开悟只是一种自然的存在状态。

 

人们经常问我,觉醒会把我们带往哪里。这个旅程的终点在哪里?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我所说的任何事情都可能变成头脑中中的另一个目标。当然,头脑中的目标会极大地妨碍我们获得全然的觉醒。然而,觉醒确实有一个轨迹,我们可以把觉醒的成熟产物称为开悟,但很难说开悟究竟是什么。事实上,开悟与觉醒并没有什么不同,它就是觉醒的成熟产物。这与我们从孩子变成成年人,再从成年人变成老人一样。觉醒的成熟经验与表达很难用语言描述,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还是需要描述它。至少作为老师,我试图对它进行描述,我试图在描述它这件事上好好失败一番。

 

随着我们对存在、对不生不死、不经创造的自我本质的直接体验越来越深入,就会开始越来越多地进入真正的空性状态中。我说的空性状态的意思是,活在超越相对与绝对的层面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体验甚至超越一体之境的知见。我们认识到,我们的核心与本质更像是一种纯潜能。我们认识到自己是纯潜能,在它成为任何东西之前——在它成为一,在它成为许多,在它成为这个或那个之前。

 

觉醒的成熟产物便是深刻地回归我们的本质,回归我们单纯的真实自性——它先于并超越存在与非存在。可以说,在那里一切都消失了,我们的头脑不再固着在任何层面的经验上。我们的头脑不再固着在任何特定的表达上。固着的习性被彻底释放了。

 

这种状态并不是什么神秘状态,也不是一种强烈或特殊的状态,它只是一种轻松自然的状态。在人类身上,它表现为一种深沉的轻松、深沉的自然和深沉的单纯。

 

在另一个层面上,它是一种确定无疑的感觉:无论你曾在这个旅程中经历了什么,现在你都有一种抵达终点的感觉。正如一位老禅师所说的那样,那就像大功告成。一天的工作结束了,你回到了家里。在灵性生活的某个时刻,你会觉得自己自然而然地放下了所有的事情。这一点很难理解,直到有一天它真正开始发生在你身上,灵修本身被放下了,自由才被放下了。我们需要摆脱对自由的需求,需要从开悟的需求中觉醒过来。

 

在某个时刻,这一切开始自然而然地发生。我们甚至会失去我所称的灵性世界,因为灵修这整个观念本身就是一种杜撰。在某一段时间里,它或许是一种必要的杜撰,但尽管如此,它实际上还是一种杜撰。到了某个时刻,所有的杜撰都会瓦解和消失。这并不是说它们没有任何用处。它只是意味若我们看到万事万物都是透明的。我们看到,就像佛陀所说的那样,万事万物都是无常的;万事万物都是短暂的;万事万物都是梦幻泡影。我们最终认识到,就连我们最了不起的觉悟、最非凡的“醍醐灌顶”的时刻,事实上都是不生不死的无限之境中的南柯一梦而已。这几乎像是我们认识到就连一个人自己的伟大觉醒,也只是另一个从未发生过的梦而已。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够感觉到辉煌灿烂的实相,感觉到遍存万有的辉煌灿烂的临在。

 

正如我已经说过的那样,这种单纯自然的状态很难用语言来描述。正如我已经提到过的那样,描述它会带来潜在的危险,因为这种描述很可能会变成另一个意象、另一个目标。但是这种完全自然的存在状态迟早都会来临。当它来临时,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已经超越尘世”了。《心经》中这样道:“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堤萨婆诃;”我们的觉醒会带领我们超越一切。它甚至会带领我们超越觉醒本身,更不用提那些形形色色的灵修法门或宗教了——在过去它们或许曾有助于推动意识去超越它对形体的固着与认同。

 

我们或许会认为当意识已经进化到足以摆脱梦境状态的引力时,一个人就再也不会回到尘世中来了。你也很可能会想象这个人会逐渐消失在超然的雾气中。但这并不是最终结局。当我们彻底放手,完全把自己奉献给真理本身时,我们会发现我们所放下的那个东西——二元梦境、我们认为自己所是的那个人、我们认为真实不虚的生活——正在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召唤我们。我们发现自己以一种简单、平常的方式再次回到生活中。我们必须先离开,然后才能重新回来。正如耶稣所说的那样,我们必须“在世间但不属于世间,”也就是说,我们要活在世间,但不被世界所束缚。我们愿意再度投生为人,但这一次是有意识且心甘情愿的投生。

 

一旦我们已经穿越了梦境世界,就能真正安居在形体中——我们自己身体的形体、生活本身的形体。意识再也不会回到认同中。觉醒的旅程不只是一个从梦中醒过来的旅程、一个摆脱自我的旅程、一个认识到我们以前所认为的生活只是一场幻梦的旅程。它也是一个回归的过程,一个从山顶下来再度回到地面的过程。如果我们一直待在觉醒的山顶上,待在超然的绝对之境里,在那里我们永远没有出生,永远不受沾染,永远不会死亡,我们的觉悟也尚不圆满。

 

令人奇怪的是,当我们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时,生活变得异常简单、平常。我们不再渴望拥有非凡的时刻或拥有超然的体验。早上坐在桌旁喝一杯茶,就已经完全足够了。在我们的经验中,喝茶这个动作就是终极实相的全然表达。杯子本身就是我们觉悟到的真理的全然表达。走在过道里,我们迈出的每一步都是至深觉悟的彻底表达。养家糊口,和孩子们相处,去上班,去度假——所有这一切都是那不可言说之境的真实表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开悟就是融入平凡中,或者说是融入非凡的平凡中。我们开始认识到平凡就是非凡。这几乎就像揭开了一个隐藏许久的奥秘——我们一直都在应许之地上,一直都在天国里。就像佛陀所说的那样,从一开始,就只有涅槃之境。通过相信头脑中的意象,通过活在因为恐惧、犹豫和怀疑而变得紧缩的身心中,我们误认为自己在别的地方。我们没有认识到我们身处天国中;我们没有认识到我们身在应许之地上;我们没有认识到涅槃之境就在此时此地,就在我们当下所在的地方。

 

传统的头脑无法理解这类看法、这类知见。传统的头脑会说,“啊,你说的这一切听起来非常类好,但还是有人正在忍饥挨饿,孩子们依然没饭吃。世界上依然充斥着虐待、暴力、憎恨、无知与贪婪。”当然,所有这些事情确实存在,这一点不可否认。但与此同时,我们看到所有这些分裂知见都是正在做梦的人类头脑的产物。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忽视或逃避它们。事实刚好相反,我们看到的是生活中潜在的完美。正是从看到、经验到并知道生活中的潜在完美这个基础出发,我们才被一股完全不同的力量推着走。不再有任何东西拉扯着我们,也不再觉得自己需要成就什么。我们不再觉得自己需要被人了解、认可、承认、爱、恨、喜欢或不喜欢。这些只是做梦的头脑的意识状态。一旦我们调和了所有这些二元对立,我们的身心系统就会变得和谐统一,就会有别的力量在生活中推着我们走。它是非常简单的东西。推动我们的那股力量、那股能量,同时也是我们的存在、我们的真实自性。

 

这股能量是空性的。它永远都全然透明,它永远都在此时此地、此刻当下。你从来都不需要一个不同的、更好的时刻。当我们看清这一刻的真相时,我们就看到了某样非凡的东西。我们感觉到不需要把这一刻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因为它原本的样子就是非凡的。当我们看到这一点时,就已经治愈了自己内在虚幻的分裂,也已经开始治愈人类意识中虚幻的分裂了。

 

我们对人类最大的奉献是我们自己的觉醒,也就是摆脱大部分人所处的意识状态,发现我们存在的真相——这个真相也是众生的真相。当我们做到这一点时,我们作为一份礼物、作为新生的自己,会再度回到这个世界上。在某种意义上,我们重生了。

 

在基督教传统中,有一个基督易容的故事。那不只是一种觉悟,而是真正的脱胎换骨——一次新生,它会对我们的生命产生不可思议的影响。有时候,由于试图于外在的层面上帮助他人,我们很可能会忘记我们能够提供的最大的帮助,其实是我们自己的觉醒。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完全不做外在层面上的事情——伸出援手、给饥饿的人提供食物、照顾穷人与病人。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事情不用做或没有用。但是最终,我们认识到我们最大的贡献就是治愈我们内在虚幻的分裂。这才是能够真正改变人类的东西。人类不会因为我们构想出一个不同的政府体制而改变,不会因为某件外在强加的事情而改变,不会因为崇高的理念或宏伟的社会体系而改变。真正的转变永远来自于内在,来自于心灵的觉醒。我们最终看到,外在的世界只是内在世界的表达,一切形相只是无形本体的表达。

 

如果作为一个文化、作为一个物种,我们继续活在分裂的意识状态中,那么不管我们在外面作出多少改变,还是会继续制造分裂。但是每一个进入自然、简单、空性的意识状态中的人,都在为众生作贡献——不需要费劲,不需要居功,甚至不需要知道。当你自己的意识变得和谐统一时,你就成了一体之境展现的一部分。你终于知道开悟非常美好、深刻,但同时也非常简单。

 

开悟只是一种自然的存在状态。我们已经被催眠,认为分裂、恐惧与冲突就是人类的自然状态。但是在某个时刻,当我们的觉知增强时,我们看到这种分裂状态是不自然的。正如我前面说过的那样,维持分裂的幻觉需要消耗巨大的能量,因为它不是我们的自然状态。这应该是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因为分裂的感觉并不自然。你或许会觉得它很普遍,或许会觉得它司空见惯,或许到处都能看到它,但是当你在自己心里感觉到同样的冲突时,就会认识到那种不自然的感觉。你会觉得分裂、冲突。

 

所以大部分人所处的意识状态都是不自然的,也是异常的。我们不需要去寻找异常意识状态,人类已经处在一种叫分裂的异常意识状态中了。分裂是终极的异常意识状态。

 

与常见的错误理解刚好相反,开悟与异常意识状态没有任何关系。它是在变成某样东西或发生任何改变之前原原本本的纯粹意识。

 

天国是自然的存在状态。涅槃不是—个我们可以紧抓着不放的目标,也不是某样我们试图获得或强加于自己身上的东西。只有觉悟到完全自然和自发的存在方式,我们才能发现涅槃之境。只有觉悟到我们在有意识地单纯存在之际的真实自性,我们才能体验到涅槃之境。

 

这是觉醒的承诺,它不只是献给一个人自己的个人承诺,也是献给意识本身,献给所有众生的承诺。它是空性之境的承诺,也是诞生自空性之境的世界的承诺。我们没有人知道如果所有的人全都进入空性的意识状态,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或许能够想象这样一个世界,但事实上,我们不得不承认那个世界是未知的。我们无法对那个世界形成任何意象。当它有一天真的变成现实时,我们才能发现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但我们并不会把这种简单自然的觉醒状态,允许自己消失在绝对的单纯之境中的这一行为,看成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它只是非常自然。它并不比任何事情或任何人更好或更高。它只是自然的存在状态,属于每—个人,是每一个人的继承物。



注:阿迪亚香提的最新中文翻译作品《疗愈之路》、 《觉醒之光》已出版,各大网站有售;翻译:雅桐。






广告

 

动中修行的方法是把生活中的任何境遇都转为修行之用。直接利用境遇特别是烦恼中蕴含的智慧,从烦恼中借力,量身定制自己的的戒律,在因果上细致抉择,随缘了旧业的同时,不再造新殃。


详情点击



“正版开悟”重现江湖, MATRIX商业计划全新启动




推荐阅读(点击标题打开):


烦恼是智慧的成熟

任毅飞:知道烦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再以这一辈子为活着的单位

开荒者 (推荐)

我还有烦恼

火车开往深圳

四季轮回 

攀援与证明

秩序




关于MATRIX

Matrix 是一个以“开悟”、“生命真相”等为核心话题的公众平台,平台内容以原创为主。更多地,是任毅飞和朋友们对真理探索之路上所做的笔记,作为一个并没获得完全解脱自在的人,所言内容均有局限,仅供参考,也欢迎读者朋友批评指正。


你永远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你就只是这纯然的觉知而已。觉知即是当下此念,你不可能知道此念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它在就是在了,不在呢?也是“不在呢”这一念在了。

               ————摘自任毅飞《两面镜子》


任毅飞微信:ryfweixin (请注明来由)
免费QQ群:62463022

微信公众号:matrix_2014

投稿/荐稿:ceo@chinapano.com96微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