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轮回



任毅飞摄影,江西武功山,2016年07月18日


背景音乐,点击播放





01

今年春节回老家,在某个压箱底的笔记本里发现了一张纸,上有作文一篇。

任毅飞写于1997年冬天,时年17岁。


冬天经历了无数次循环之后留给人们留下了这样的印象:残酷无情。或许是因为冬是冰冷的,给人的是寒风、雪地。到了冬天,树木变得光秃秃,大地变得荒凉,似乎人们之间也变得冷漠。

 

大概是人们只看到了表象吧!总是经不住考验。经历了春的暖阳,夏的炽热,发掘出了秋的萧瑟美,却就是不能发现冬的韵律美。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变更,这是不能扭转的。没有冬的过去,怎么会有春的到来?为什么只看到了春的美,而看不到冬的铺垫?如果没有冬的残酷,你能知道春的美么?

 

世间之物是发展的,又是曲折的。如果什么都一帆风顺,那么存在这个世上有何意义?存在世上就是要与挫折抗争。冬天也算得上一年中的一个挫折,也是你经受考验的机会。在风霜中你挺得住,就会有冬日暖阳照耀你;如果夭折了,那么来年的美好也就与你无缘了。

 

人生中也有冬日,在你不得志、惆怅,十字路口上徘徊时,应该看到光明,应该宏图大志,与不幸搏击。在经历风霜的洗礼之后,你的人生就四季常春了。




02


2004年,写于长沙,时年24岁。




周末的夜晚,用塑料口袋提了几张报纸,一个日记本,一本马克思哲学书从队里来到教学楼。路上空旷,雪花飘落,略带寒意的风拂过,寒冬里竟有种秋日的感觉。老实说,我不能对所处的季节有清醒的意识。因为我很留恋逝去的季节,却常常对已经置身于其中的季节置若罔闻。而逝去的季节必然又会重现,重现之时不会去珍惜的—-人们对拥有的现在总是不那么在乎。


 走过42幢,掠过荷塘,走上教学楼。来到207,门开着,灯管亮着—-原本以为有同学在此学习,可空无一人。我不明白教室的门为何开着,灯为何亮着。反正,我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在楼道里我打开了调频广播,美妙的音乐在整个楼层里荡起空灵的回声。


 楼里唯一沸腾的是301,那里的网民在激情燃烧,我在此207挥笔,同样激情燃烧,方式不同而已。


 这座教学楼,除了哪个网吧外,其余的空间都是我的了—-在心理归宿上,我已把自己定为这里的主人—-至少在下一个同学到来之前。


 透过玻璃窗往外望去,可以看到足球场及对面的图书馆。今晚,图书馆奇怪地没有灯光;球场上有几个闲庭信步者,他们愿意去感受寒风,或者说寻找刺激,寻找另一种非打牌看电视度周末的休闲方式;球场边的围墙将学校与喧嚣的星城长沙隔开。外面,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人潮涌动。



03


2016年,写于长沙,时年36岁。




今天立秋,对于四季的轮回,我是异常敏感。晚上开车过湘江,天气微凉,风吹脸颊,在长沙十几年的时光快速闪现,这个城市对我来说,是故乡,还是异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这么多年,每个时间段都会认识一些人,然后随着我自己生活的流转,这些人也新旧更替着。有些人想着天荒地老,然而有生之年就说再见;有些人未曾想过会遇见,却又惊鸿一瞥;还有些人,不来也不去,慢下来就会想起。哦,今天确实立秋了。我喜欢季节的更替,喜欢这微风,喜欢湘江的夜,秋安。



04


以下摘自《东方大日》作者:创巴仁波切


   当你达到了无所畏惧的境界之后,就可以舍弃你那巨大的包袱,那里头装满了一堆你拿来保护自己不接触大自然的东西。你开始领会到,大自然有它自己的特性,你也开始跟大自然共同生活。在无所畏惧之中,一股自在感油然而生。由于无所畏惧的自在与自然,你觉得你并没有被什么攻击,因此也不必去防御自己。你不再有什么偏执妄想。有了这种自在与放松,你的头开始抬起、肩膀也跟着挺直。一般来说,我们的头与肩膀都是正襟危坐的样子。一旦这种极大的自在出现时,你觉 得你就是在那里,像是阳光,如此光耀又如此自然。这即是纯粹而毫不争议地见到了这个宇宙。
 
  从这而起的,即是大自然的阶层体系。依据字典的解释,阶层体系是一种金字塔形状的权力结构,而你不断向上攀升、直至顶端。不过我们这里讲的,则是大自然的阶层体系,这是当一个人第一次体验到东方大日,并且见到它的幽默性时,所会出现的东西。
 
  这就像是四季。严寒的冬季过后、随即邀请春天来到,春天过后、则带来甘美的夏日,夏日过后、又带给我们秋天的丰收,其后再次回到冬季。冬季的纪律再度让步成为春天美丽的绽放过程。春天将雪融化,带来夏日开展的土地。然而再次地,夏日的一切可能性仍旧无法持续到年底,于是秋天的纪律出现。当秋天将要结束时,我们就发展出冬季的专心一致与一心一意。我们可以就这么不断而再三地继续这般。当冬季的专注性开始失去其掌握度与支配性时,就变成了春天。花朵开始成 长,树木也因枝头的花儿将要绽放而变得柔和。当春天愿意成为挥霍无度的夏日时,接着夏日的奢侈就出现了。然而无论如何,总是有个什么审计员或管理员会说: 「够了就是够了。」
 
  接着夏日转变成秋天,然后又将冬季的实际性带回给我们。我们享受着家中所烧热的火炉,眞正的眞实出现在冬季里。人类与动物不一样。我们必须穿着一层又 一层的衣服来面对冬季:内衣裤、短上衣、高领上衣、毛衣、夹克与高领外套。这些层层的衣服,几乎让秋天的丰富又再度出现,不过当我们终于够坚强可以面对冬 季时,就太迟了,因为春天已经再度降临。春天的欢愉,带来了让眞理可以成为眞实的可能性,尽管当我们看着树梢上那些嫩弱的花苞时,我们是无从得知的,说不 定会忽然就来一场暴风雪或是霜降。春天好比是一个将要微笑的人,只是开始咧嘴、却尚未露出牙齿。接着在夏日,我们露出了自己的牙齿、来个象样的微笑。这就 再次将秋天带回。接着,事实就是事实。够了就是够了!在冬季里,我们烤着好吃的面包,吃着我们的稀饭,并且享用秋天所完成丰收的五谷。我们可以继续这般……这就是大自然的阶层体系。



关于MATRIX

Matrix 是一个以“开悟”、“生命真相”等为核心话题的公众平台,平台内容以原创为主。更多地,是任毅飞和朋友们对真理探索之路上所做的笔记,作为一个并没获得完全解脱自在的人,所言内容均有局限,仅供参考,也欢迎读者朋友批评指正。


你永远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你就只是这纯然的觉知而已。觉知即是当下此念,你不可能知道此念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它在就是在了,不在呢?也是“不在呢”这一念在了。

               ————摘自任毅飞《两面镜子》


任毅飞微信:ryfweixin
免费QQ群:62463022

微信公众号:matrix_2014
投稿/荐稿:ceo@chinapano.com96微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