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缘与证明

题图摄影:任毅飞 

2016111日拍摄于爱丁堡亚瑟王座山 

  

越来越,现在写文章,激情不如从前。因为,在从前的文章里,很多时候洋溢着的那种自鸣得意,很难再得意起来。诚然,在那个阶段,那些火花是难得的,也许任何一个人都会视若珍宝,对于一个溺水的人,能够吸到一口氧气;一个要渴死的人,喝到一口纯净水,那都是可以救命的。好不容易能透一口气,当然是万幸的了。

 

没错,我写的所有文字,为此搞的所有活动,根本来说,都是自救,而我就是那个病重的人。之前发出来的这些文字,无非是说,看吧,任毅飞还没死,我绝处逢生,又找到了一滴水,又吸了一口氧。我说到之前的文章里有沙子,有嘚瑟,那也很难避免,快渴死人,喝了水,只是保住命了,但身子还是孱弱的。因此我也原谅了自己,我知道自己走得艰辛,步履蹒跚。

 

因为病情比较复杂,诊断起来也特别困难,但随着技术的进步,有些病情也慢慢查明,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证明。

 

鬼脚七是个牛人,好,就从他开刀吧,他的是盗版开悟,我任毅飞这里是正版开悟的,我比他更牛逼。

 

张德芬是名人,我说她也只是头脑开悟,证明我比他牛。

 

更加可恶的是,我说人家不行吧,可和人家混在一起,还挺自豪的。

 

这是两年前的事情。在这之后,我只要看到谁有点牛气或者名气或文章不错,于是就去勾搭来,让他们看我的文章,到我的群里来,听任毅飞的见解。这其中有勾搭成功的,也有勾搭失败的。还有些无法勾搭的,就会忍不住地去看,是究竟的,还是不究竟的,是真开悟还是假开悟。

 

我甚至想为一些说法去申请专利,比如“正在发生的”、“为什么有”,我真的很自鸣得意。我太需要一个独一无二的说法,来表明的见地是多么深邃!

 

我要证明自己是一个开悟的人啊!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

 

对方是否开悟关我啥事?对方是否究竟关我啥事?


因为可以证明啊!如果我没有开悟,我怎么去说对方是否开悟?


如果我不究竟,我如何去说对方究竟?

 

如果不借助他人,我如何证明自己呢?


但问题是,谁需要这个判断,我这个判断谁又需要听?

 

后来,核心群里有个“固执”的小伙伴,对我一根筋咬到底说,未悟言悟,是要下无间地狱的。这个小伙伴还是给我付费了的,很显然我是排斥的,你交钱给我,难道就是为了来告诉我是“未悟言悟”的吗?不过后来,我对此进行了细致的反思,我当时反对这个伙伴的是,我了解他的见地,这些说法只是生搬硬套,人和道理是分开的;更加直接地说,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开悟的人,而他没有开悟,因此我反对他的说法。但后来他真的很一根筋,我再次深入思考这个问题,结果还是我错了。不管是文字公开的,还是内在自封的开悟者形象一旦扎根,觉得自己比别人厉害一点点,就会出问题。为什么出问题呢?

 

因为一旦自己有了一个形象和定位,就无法看见对方。而对此时此刻的呈现无法如实地觉知,会在维护自己形象方面去努力。如此一来,沟通交流就没有可能了。另外一方面,任何时候声称自己是一个开悟者,无论是自称,还是通过判断别人是否开悟来间接自称开悟,都会造成一个追逐,让他人追逐成为一个开悟者,而这对他人的勾引就足以让你下无间地狱了。佛陀老人家说自己一个字都没说,不是他谦虚,而是他自私,他也怕造业啊!业力这玩意儿,大于天,大于地。我现在在悟道方面不收费了,不是我不喜欢钱,也是我自私吧,我不想造业了。也可以说我还没有足够的本事,不能驾驭好钱。不过钱还是要赚的,只是因果的取舍要自明。

 

证明自己是一个开悟的人,对我太有诱惑力了。

 

普通的证明,我是一个有钱人,我是一个有权人,都不太能提起我的兴趣。做一个有钱有权的人,尽管不那么容易,但只要认真努力去做,好像只是时间问题,这些似乎一眼就能看到头,尽管自己没有获得,但也没太大的挑战。但开悟,这个不同啊,这个好像鲜有人获得如此殊荣,于是成为了我的目标。但这不是说我对权钱没有兴趣的,认识几个权贵、大腕,还是很有兴趣的,我并没完全放下,不过也没有特别执着。

 

“证明”使用的工具是攀缘。如何证明你妈是你妈?这样的新闻报道也不时看到,看上去很荒谬,实际上也很荒谬。证明就是把“不是”做成“是”,最根本上来说,要证明你妈是你妈,先要定义什么是你妈,只有两者关系是无法互证的,就像解释“小明的小,小明的明。”换一个说法,“大小”的“小”,“明白”的“明”。有了一个“大”,“白”,引入了第三方证据,这个关系就比较明确了。

 

在我要证明自己是一个开悟的人的时候,我攀缘的方法是借助一个第三方,比如鬼脚七,比如张德芬,通过说他人的不是,来证明自己的是。同样攀缘的方法还可以借助指导帮助别人来证明,比如我做为MATRIX商业计划,我作为群主,第三方变成了一群人,当然牛逼一点嘛。

 

攀缘的方法不仅有说别人的不对,来证明自己是对的,也可以说别人的对,来给自己站台。比如我推荐过创巴仁波切,推荐过阿迪亚香提,推荐过顶果钦哲法王,我推荐他们干啥呢?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我的证明,证明我和他们是一致的。我这么说,不是说他们不对,关键是我用的不干净。

 

最为深刻的教训是,我也攀缘了一位朋友,大家估计都知道,因为TA很欣赏我,TA是我最好的证明,因为从TA那里,我感觉到了存在感,证明了自己聪明,精进。我在任何场合都极力夸赞TA,而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不对劲,我不相信,可是再次审视还是不对劲,才发现自己是神化了TA,当把TA放回到一个普通人的位置上时,一切问题迎刃而解。同样地,我说这些不是否定TA(尽管我很想),而是否定我的神化。

 

我总结下来,如果是自己神化的对象反目,那么很容易转化为恨。比如一对情侣,彼此互相欣赏的时候,情投意合,但如果一方对另一方不好的时候,那么另一方的恨也会变本加厉。原因嘛,就是彼此没有真实看见对方,彼此都在和想象的那个对象恋爱。如果能真实看见对方,“恨”的工作贯穿全程,而不是等到对方对自己不好的时候。同样也不会爱得死去活来,那个爱得欲罢不能的只是自己的想象。

 

这样的,对彼此的完全了解,才可能会有真正的关系。

 

攀缘还有一种特别狡猾的形式,就是感谢,隆重一点的是感恩。一直以来,我对感谢、感恩,很敏感。我慢慢发现,很多时候的感谢、感恩,其实是自欺的外壳。感恩的时候,意味着认同。我,对对方的认同和回馈,是强烈的一致性表达。这种表达,仍然可能是抓取的一种方法。如果能发现没有任何人能有任何机会帮到你,感恩如何升起,感恩的时候,意味着一种巧妙的分裂升起来了,可能是很美好,绵长。感恩的同时伴随的是感动,很多时候都是自己感动自己。多数时候,感恩,是一种“无力”的表达,心中某个匮乏点被触动,经由感谢拉拢一个同伙,证明自己进步了,成长了,明白了。所以,我想象着如果有一种感恩,或者感谢,那应该是很轻,很轻 ,很轻的

 

说说约炮吧。诚实地说,对我而言,其实并不多,一个成天把约炮挂在口头的人,怎么都不会是一个实干者。后来发现,约的不是炮,约的是寂寞。我需要一个对象,在性方面的敞开,来证明对我的认同,那是一种强烈的征服感,伴随着认同和接纳。一个朋友给我说,打飞机和约炮的差别在哪里?如果仅仅从身体层面来说,差别不是很大,那差别就在想象里了。用手撸出来,那家伙,手是我自己的手,有什么味,不能证明啊,因此就少了证明的趣味。

 

当然也有一些契机打破我的幻想,那就是我认识到了性是一个平等的事情。很久以来,我会觉得爱爱这个事情是男人占了便宜。后来我了解的是,女人也在想象,都在和自己想象的那个爱爱。我也不想去占别人便宜了,谁占便宜还不知道呢。

 

也就是说,多数时候,我们想急吼吼地爱爱,是因为自己有个匮乏的点,经过性这个事情,焦虑获得了释放和排解。

 

如果爱爱后,你感觉到的是空虚,后悔,多半是这种情况。因为焦虑释放之后,就打回原形,空洞显露出它狰狞的面目。

 

多数时候,因为禁忌,爱爱变得更有趣,我们因为禁忌形成紧张,被禁忌压迫和追逐,我们追逐的是打破禁忌,获得轻松。一个自由的人,是不会谈论约炮的事情的,因为我们不自由,所以我们在这里谈论。衍生下,夫妻间的出轨事件,基本都是另一方所策划的。我说的是,一方如果很紧张对方,那么这个紧张会投射到对方身上,那么会加速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果爱爱后,你是充实而平和的,这就是没有附加概念的性。

 

如果我的性生活毫无秩序,那么我生活的其他层面也会毫无秩序。如果我们看到整幅画面,那么爱、性、和纯贞是同一种东西。

 

——克里希拉姆提

 

生活中经常看到一些报道,说某某出生贫寒,经过奋斗出人头地,资产多少如何如何。基本上,这样的人成功几率更大,因为困难的环境所形成的匮乏空洞,更加不会满足于一点点的成功,越是匮乏的人往往富有战斗力,比一般人更容易获得所谓的成功。

 

回想我活过的36年,快半辈子了,几乎就是证明过来的。上大学的时候,努力写文章,求发表,证明自己的能干;那个时候我是大专,不要求过四级英语的,我卯足劲去争取过四级;婚姻里,对自己刻薄要死,但对对方比自己要好,证明自己有爱(哎,有证明的时候,怎么可能还有爱);后来啊,开公司做生意,证明自己有钱;有时候还想去买一辆二手宝马,证明有面子;朋友圈里不时发一个出国旅行的照片,证明自己生活的不错;最最荒唐的是,前面这些都不提神了,证明老子是开悟的人!(老子的确是开悟的人,道德经写的多好啊,呵呵)

 

对了,现在我写着文章,证明啥?证明任毅飞是个傻逼。确实,即便能看到这份上,我还没有真正停下来,我会想把我病中的笔记整理出来,名字大概叫做“探路者笔记”。在没有造作够的时候,造作没有可能停下来。也就是说,以前欠下的债,必须要还,这个债可能是累生累世积攒,也可能是爹妈传承的,但已经借账到你名下了,你就得造作来还债,为啥要造作还债呢,因为只有造作才会让你苦,你苦了,就受到了惩罚。如果你要逃离这个苦,那就继续受。

 

不过苦不会白费,是解脱的土壤和资粮,因为造作会失败,证明会失败(上帝留了一个神奇的后门)!如果你没有失败,那一定是在失败的路上!我大学发表的文章,剪贴了一本,给谁看去?四级证书至今没给任何人看过;婚也离了;钱上炒股亏大了;开悟嘛,也是一个玄妙的坑;我写的再好,可永远有更好的高僧大德。但另一方面,也不否定那些努力,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体验,都是生命存在的轨迹。

 

不过终极意义来说,

人这一生,除了失败,无事可



广告:

1、购买泰国纯天然乳胶床垫、枕头,请点击阅读原文。

2、MATRIX好友群,年费2999元(成员组成:有趣的人、热爱生活的人、悟道上瘾综合症患者;群内不分享“悟道修行"的内容)。(MATRIX 核心群不再接受入群申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