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


题图摄影:任毅飞


随着参加matrix商业计划的朋友越来越多,任同学也越来越忙,这是任同学于2014年9月9日在matrix 核心群的即兴发言,后整理成文。


把开悟前叫做梦境的比喻非常形象的,但已经用烂了。实际上我们日常生活里叫做的梦和醒都是梦境。怎么可以在梦中把梦里的人叫醒呢?所以任同学倡导一个新的说法“破局”。意思都一样,但新的说法出来还是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一个关于“存在”的局。


我之前说过毫无破绽的世界,如此精彩纷呈,如果不是超强慧根,你很难怀疑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的诞生,和念头的存在是如影随形的,念头的进化强烈依赖于世界这个投影而存在。不管你叫做分裂的,二元的,还是执着的,住相的,都是它的呈现,它可没有这么多区分。没有对立,没有二元,它无法存在,它扎根于二元之中。


也就是说,它的存在就必须把世界当真,然后才能生根发芽,繁衍生息,它体验自己,这个局的难点在于它是游戏的设计者和玩家,设计的太过精美,玩得也很投入。那感觉到世界不对劲是从哪里开始的呢?——玩的不开心。它把自己划分成了两个部分,只要一半,而压抑另一半。这自身的分裂程度导致不同的痛苦程度,那这个痛苦就是入口,就是破绽。进一步,它寻找痛苦的解决办法,它继续改变这个世界,来达成它的愿望。然而改变世界的实质是继续压抑另一半,将会导致永无止境的不满足。它会玩虚脱掉,呈现方式就是掌控、掠夺。如果机缘到了,它会发现改变和掌控世界是无法达成目的的,它开始转向内在。


这是破局的一个大的转机。


终于怀疑这个掌控者了,这个时候,它的主体性足够强大了,已经形成了惯性。它虽然回到内在,但它会创造一个神秘的未知力量做垫背的。它说,那都是TA干的!和我无关!


表现出来的就是小我,真我。甚至那个用烂了的“浪花和大海”比喻,那是大海干的,我只是浪花而已。这也算是破局的又一进步,它找了一个垫背的之后,发现,世界似乎安稳了很多,也舒坦了很多。


它会试着去和TA合一,浪花试着和大海合一,保持永恒的宁静。大多数的修行者都会停在这里,我看了很多很多开悟的、修行的书籍,都停在这里,死在这里。这是因为它的角色不肯消失,因为这个角色的诞生太过艰辛,而且角色创造的作品也精彩纷呈。如此的美轮美奂怎么可以舍弃?


而所有的修行,不管任何道路,走到了这里,下一步才是关键。


那毕竟是角色,是不真实的,只有想要彻底真相的,勇敢的,绝情的人才能穿透。这就是跳下悬崖,舍尽一切,本来就是什么都没有的。跳下去,水落石出,只是一个觉知罢了。


觉知问自己从哪里来?这不是很荒唐的事吗?它的存在是不由自主的,这就是那终极的自由。


这个跳崖,只能从内部发生。跳崖之前的,都可以让别人来指导。我们说足够的愿力发愿、发心,那就是在这里才体现出来:对角色动刀,自杀。舍尽之后,一切都清清明明,会看到一个新鲜的,生机勃勃的世界,那都是它的面孔。那是一个鲜花盛开的世界 名为极乐世界,名为彼岸世界。


只有勇敢的,坚强的人才可以穿透,破局而出,感受这存在的恩典!


似乎还没有说破局。这是存在精心设置的一场游戏,破局就是通关了。通关之后它不仅可以作为角色体验游戏,也可以作为游戏设计者欣赏游戏。


这么说来,去我执是不必要的?

不必要,也必要。


不必要的,是因为,破局无法借着人为的去除我执,比如忍辱、包容等来达成。必要的是因为,无情舍弃一切,抛弃所有法则规矩,陨灭虚空。人为地去除我执,那只是修剪而已,不管修得如何漂亮,但剩下仍然是一个“我”执在那里。而舍弃一切,是要彻底陨灭。这完全是两个层次的。


如果说没有陨灭虚空的勇气,就不用修去我执了,那是毫无意义的,简单的去我执,还有一个执行者。而陨灭是角色一起毁灭。有一个图腾,两条蛇互相咬着尾巴吃,好纠结吧,这就是浅层的人为去我执。


具体地说,第一个层面去我“所执”这个是永远搞不完的,因为有个“我”,第二个层面,是去“我”执,是对这个身份的瓦解,这才可能彻底,第一个层面是绝大多数修行人在干的事情,问题在于每一个去除,都会演变为一个新的“执”,就像杀会分身的对手,杀掉一个,又会变一个出来,这个泥塘里摸爬滚打,一滚就几十年,后来不成木头也成神经了,所以呢,真正的修行是后面这个,干掉“我”。所以,功名利禄舍尽又如何呢?能开悟吗?,仍然是有为法,而是说,功名利禄均无实存,能穿透,念头没这些玩意儿,它如何存在呢,它必须借助名相表达。


穿透名相之后,住相还是不住相都是不问题了。破局之后,就不生气了吗?没烦恼了吗?没有痛苦了?不可能。佛法也说漏尽通才不会有烦恼,那是神通,不是开悟,核心还是“我”的瓦解,具体地:身份、关系、情感的瓦解,特别是“源头相”的瓦解,我说过很多次,这个源头瓦解了,其他都死无葬身之地,源头瓦解是,通过念头无法认识自身来瓦解的,要认识一个对象,必须分裂,而念头只是念头而已 它无法分裂,如果它要分裂 就必须把另一个念头当做客观存在的,来研究,而另一个念头没有的,有的只是当下此念。反复参问这个核心的东西,不停地把一切想法感受归为一念,可以快刀斩乱麻,还扯眼耳鼻舌身意吗?那是石器时代的搞法。归为一念,瞬间就不二了,然后精进在这个不二之上,同时放弃身份、情感、关系。 我多次用过一个比喻,用右手握住右手,可能吗?当下此念就是这只手,源头还能存在哪里?


只有一只手啊,刹那间就是空空荡荡的,啥都不知道了,只有不知道才可以真正自由,每一个知道是不知道的表达,然后神奇恩典就是自然而然了,任同学现在看着各位,没这些投影,我在哪里?彼此投影幻化世界,那任同学一直找的就是这种敞开的无间的感觉,所以他喜欢讲真话,他可以裸露,这是他唯一感到自在的方式。

点击文章右上角 matrix 关注后,回复“我和你”查看文章《我和你——又名“两面镜子”》


关于MATRIX

Matrix 是一个以“开悟”为核心话题的公众平台,平台内容以原创为主。

Matrix微信群是一个智慧流淌之地,每天都有很多新鲜在生发。


你永远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你就只是这纯然的觉知而已。觉知即是当下此念,你不可能知道此念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它在就是在了,不在呢?也是“不在呢”这一念在了。

了悟真相不是要去一个从没有去过的地方,而是发现自己早就在这个地方,只是一种认出和忆起。

————摘自任毅飞《Matrix商业计划》


任毅飞微信:ryfweixin
免费QQ群:62463022

微信公众号:matrix_2014
投稿/荐稿:ceo@chinapano.com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前所未有的《Matrix商业计划》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