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觉醒,就是要跳下悬崖

注:昨天在鬼脚七老兄的转发下,《我和你,又名“两面镜子”》一文阅读量接近6000次,订阅用户猛增到600,谢谢鬼脚七,谢谢大家!

这个公众号实际是会是一个小众的用户,如果觉得你有益,请转发宣传。感谢。

但同时也提醒,不要只是看看,最好“玩真的”,这才是最HIGH的事情。

接下来要分享的文字我是在“Matrix”微信核心群中的即兴分享(20140731),此前已被吕波同学整理出来一部分。现在补全重发出来。

正文开始:

————————


当时的状态是,我以是否怕死来验证证悟。雅桐说,死亡恐惧的消除是证悟的一个结果,或者副产品,本身和证悟没有关系。

面对恐惧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我不要把功夫花在解除死亡恐惧上来。这是没有意义的,对任毅飞来说,他的死亡恐惧是藉由强迫症集中爆发的,他时刻对死亡有觉察和关注,然而,在死亡上面下功夫是徒劳的。但对任毅飞来说,死亡是他的一个入口,如果不是死亡这个事情引发他的恐慌,他不会关注证悟这些事情了。到现在而言,我仍然认为死亡是很好的入口或者“法门”。因为就“死亡”这个东西或者这个名相,导向了彻底不知道,导向了理性的终结,从这个意义来说,死亡是最好的礼物。

死亡开启了一扇门,开启的是“不知道”的门。而这是生命的本来面目,每一句语言,每一个当下,其实都是“不知道”的呈现。听到这里,你是否感觉到 一种漂浮,自由,宁静,敞开,无边的感觉?这就是生命,自由自在的活力,没有丁点儿束缚,永远无法束缚,除非作茧自缚。

追问、寻求、想知道,仍然是在茧中,只要你停留在这个阶段,你就还在茧中。毫无疑问,但你又不能放弃追问、寻求。

首先,寻求的本身是对的,大家基本也知道,要内求,其实通了以后也没有内外了。

但从一般人的执着来看,执着外在了。外在就是外部的人、物、事、关系、情感等,在问道初期,甚至还停留在唯物主义毒害的那个阶段。外部的障碍是很大的,经常听到一些初学者说:“他死了,他的那间房屋还在”,好像他已经死过了一样,这样的人已经被名相牢牢套死了,而社会的就是基于套死的名相在运作。破除这一类套死的名相,可以看看《量子物理史话》,可谓以毒攻毒,用科学来打破科学,达到洗脑的作用。

外部的名相破掉以后,开始内求了,这也是我们群里大部分同修的阶段。因为念头(意识)本能就是要攀附,抓取。外部的东西靠不住以后,进入内在,进入内在干啥?继续寻找,找不到是不甘心的,于是很多同学就会造出一个全知全能的源头,来抵挡虚空,来作为自己的本源。

脑袋,不会相信,我的存在是没有源头的。脑袋一直要找源头,这是最大的障碍。

一般人说小我,真我,基本就是这个阶段。源头这个相士特别难破的,破了这个就只有自由了,很多读《道德经》的朋友,基本就死在“道”里,会把“道”,当做万物的源头。道是什么呢?道是一个相,是一个关于绝对真理的相,道是一个关于相的相。

那源头是没有的,没有本源,没有整体。

好,内求到这一步了,如果有那么灵光一闪,是难能可贵的。这个时候就是“舍”了,舍掉你那些住相。注意,舍弃的不是相,舍掉的是住相。如果连相也舍掉,那就是“顽空”了。舍弃的各种住相,也就是人、事、物、关系、情感。

注意:之前说的内求会创造本源,本质是抵挡人、事、物、关系、情感消亡之后的,大脑的全新创造。舍弃的工作,并不能直接舍掉本源。而是通过人、事、物、关系、情感的舍弃之后,本源就自然瓦解。

而这是唯一有用的。舍弃,对自己毫不留情,本源自然瓦解,很重要!!!

你那孩子、老父亲,纠缠不清的情感需求,NND都不是真实的。这些疙瘩一个一个解开,就是舍弃。所以这里很残酷,能否有勇气放下这一切。

有勇气,才是求道的关键。

还有,那些糊弄人的慈悲相,美德相,也是很大的障碍。亲人、情感,当然是一念之间,无一例外,都是一念之间。放不下,就没门。

这个时候,应该有恐惧了,不恐惧就不是人了,是死人。

关键点,就是这里,我说了很多次的跳下悬崖。所以,这里求的功夫就是舍弃。放下的功夫,用功应该用在这里!瓦解、崩溃,无立足之地。纠缠义理,那就是还没到悬崖边上,引用JED的话:

要觉醒,就是要跳下悬崖。

不要只是靠近悬崖,

思索着要不要跳;

不要读跳悬崖的书;

不要研究跳悬崖的艺术和科学;

不要加入跳悬崖的志愿团体;

不要写跳悬崖的诗;

不要去拍任何跳过悬崖的人的马屁;

只要跳下去!

跳下去,让一切观念死亡。

跳下去,成为孤魂野鬼。

这样就可以破茧而出,化茧成蝶。



以下是转载吕波同学的发在“吕波国学”公众号的按语:


吕波同学按:


我的吃喝,是我对肉体的眷恋而来的;

我的婚姻,是我对爱欲的眷恋而来的;

我的女儿,是我对生命的眷恋而来的;

我的理想,是我对意义的眷恋而来的;

我写文章,是我对思想的眷恋而来的;


而这一切,

都是我对“存在感”的恐惧而来的。


所以只有恐惧,

眷恋,也是源自恐惧。

我恐惧于我“不存在”,

我恐惧于从来就没有一个“我”。


跳下悬崖,并不是自杀,

是全然地放下和舍弃——

当我什么也不“拥有”时,

“我”又会怎样?


我执着于佛法,

以为佛会给我一个柔软的梯子,

可以一步一步走下悬崖的梯子。

我曾把各种主义、宗教、经典、上师甚至"自杀"当作那个梯子,

但很残酷,只要有梯子,

就有支点有依靠,就有束缚,

有束缚,就不是彻底的自由觉醒。


所以,从来就没有梯子,

都只是导向悬崖的地图。


跳下悬崖,

摔散构成现在“我”的一切,

真正的“我”,才会觉醒。


一面是百丈悬崖,

一面是虚假万象,

这是一条多么危险的窄路。


但我还不敢跳,

对完全觉醒的渴求,

对绝对自由的渴望,

还没有战胜对“存在感”的恐惧。


我没有勇气,

我是个懦夫。

你敢跳吗?


2014-7-31北京雨安居

__________________

荐稿/投稿: ceo@chinapano.com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