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都在希望,希望把《心经》看到不再明白,而是呆了

注:搞了这个微信公众号,发文章都很小心了,准备这个对话都筹划了一天,这里比博客更像一个媒体。刚看到有62位订阅用户,还不错哦,呵呵,争取做到100人,已订阅的朋友欢迎转发,多多宣传,谢谢。

Matrix微信群是一个智慧流淌之地,每天都有很多新鲜在生发。今天编辑整理了一些,主角是我的好哥们雅桐。

整理尽量保持了原貌,对无关内容进行了删减。但为了早日和大家见面,并没有精细编辑,欢迎读者指正错别字啥的。

————————

Matrix 2014-08-22

雅桐:昨晚新鲜出炉的大段废话,待我一段段贴上来

首先,关于表达 很久很久以前,我记得在这个群还只有三个人的时候(其中一个如今已飘然离去,唉),我和群主就在混乱的交流中反复提到一个词:平台。群主意思是一定要有一套共享的概念、表述系统,要有严密精准的表达,这样大家才能彼此理解,真理也才能越辩越明。(备注:要统一平台的是那个已飘然而去的,不是群主任毅飞,是蛙仔)我从一开始就说:表达不重要,随便怎么表达都可以,不严密,不精准都没关系。那重要的是什么呢?是感受,是内心的领悟,是以心传心。后来我读到Adya的一段话,印象非常深刻:所谓领悟到底是什么样的?那是超越语言的东西,仿佛两个人在交谈,突然有一刻彼此都分明靠近,突然有一刻一切清晰明了,something happens,可是那不是因为语言的清晰,其中决不会有误解,不会有任何黏黏糊糊的保留、顾虑,界限消失,不再有那个自我。交流与表达,在一定的程度内,严密和清晰可能是重要的,但最终,在真实的、具有真正意义的层面上,了悟永远是我们最需要的。


Adya(阿迪亚香提)说这段话,其意不在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当然与他人真正的联结是我们最渴求的,也是稀有难得的,我们一生对别人说的绝大部分都是废话,闪光的只是吉光片羽,这是我们为什么如此痛苦孤独,这个问题不在这里展开),他在说的是对真理的领悟,用大家可能有的亲身感受来说明领悟真理时的况味。相信群里很多人都已有了这样的体会:了解道理是一回事,成为它,活成它,自己的整个生命、整个存在发生真正的转化,完全是另一回事。要证入,我说这些话的对象,也是那些真的渴望证入的人,如果你不是,或根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不必看了,我在说废话。


证入和了解,完全是不同性质的,你不可能用了解一样东西的方法,来证入。当然,我们中的很多人,勤学苦读,早就对很多知识了然于心,比如自我是虚妄的,存在的只有觉知,比如道可道非常道……,我们可以对这些不断阐述,越来越精准,越来越深刻,不断堵上逻辑上的漏洞,仿佛我们此生投胎的使命就是要让这些经典穿上越来越无聊的外套……


难道从来没有一刻你意识到这些经典,道德经、金刚经、心经(只说这三部,因为我最熟悉这几部)根本就不是供你学习、分析、明白、归类、总结的?它们是击打,它们起的唯一的作用,是击垮你知道的一切,击垮那个头脑。结果你竟然把它们拢到自己的明白里,心安理得:又懂了一样东西,而且是高深的经典哟!我批评“色的本质是空”,跟这话本身的逻辑,尤其在这件事情,这个情境里的逻辑根本没有关系,我根本不关心任毅飞说的有理没理,有没有漏洞,Han xu和顾自己是不是找到了漏洞,我批评它,是因为这样一来,我知道这句话——色即是空——死了,没用了!


佛陀的表达从逻辑看来颠三倒四,自相矛盾,高兴说因缘和合就因缘和合,翻脸就说没什么因缘和合;高兴说法就说法,转过身就说“如来有所说法耶?”我昨天又翻了金刚经,看到佛祖泣血而言:“我在过去无量无尽劫中,燃灯佛前,遇到过八百四千万亿的佛,我都一一亲自供养过,一个都没错失,可是,如果未来世有人能受持此经,他得的功德和我的比起来,我不及他的百分之一、千万亿分之一、无法说分之一!他得到的功德,我要具体说了,怕人听了心则狂乱,狐疑不信。切记此经的内容不可思议,所得的果报不可思议!”一个佛祖,那么会说的一个人,到此也只能无奈,我看得流泪,佛陀的心,我接到了。


想起小时候我外婆天天念金刚经,我好奇翻过,看到过这段话,当时我想:这里有巨大的惊人秘密!这里的秘密比整个宇宙爆炸还要厉害,一定要很小心很小心去看。不过最后我的击垮不是金刚经带来的,是心经,38岁那年看心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的反应是:啊!然后又是:啊!然后我哭了很长时间,又笑了很长时间。从此我知道,所谓了悟,是“啊哈!”(后来我看到Adya也反复说:那个应该是Aha-!)前几天任毅飞说:“心经,每个字都是火焰!原来,原来,生命,生命,是这样的!”这样语无伦次的表达,是最好的表达,我每天都在希望,希望把《心经》看到不再明白,而是呆了。


其次,所谓修行语言会有误解,文字会有误解,可是我们内心的感觉,存在层面上的那个感觉,那个真正的智慧,明明了了,只要你去聆听自己,不逃避,不拣择,完全如实,完全开放,决不会有误解。要知道,最要紧的,不是你想当然的实修,而是这个真正的珍宝。如果你要对自己说话,说自己真正知道的东西,而不是了解的东西,说自己真正体证过的,这是真正的修行。平时我们所说的实修,其中有太多的逃避,自我满足,以及,轻浮。


所有的法门,念佛,读经,坐禅,动中禅,参问……,都只是手段而已,本身没有神圣的意义,都只是为了把我们送到那个状态,那个无比真挚、单纯、精粹的状态,能量无比集中,有足够的心力让本质的一跃成为可能,因此不能为念佛而念佛,为坐禅而坐禅……,不能以为自己这样做了就自动神奇了,自然而然就能到了,它不能让你到,它只能准备你,飞越和穿透,要你自己来。还是Adya的比喻:所有的一切,是准备好土壤。


可是,如果没有生命的种子,再肥沃的土壤,也是荒凉的。我们都知道慧能听一句“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便顿然了悟,一个不坐禅不下功夫实修的樵夫,竟然了悟,绝无此理,因此人们会生出各种解释:要么是累世积的善果(呵呵,轮回真是个大宝贝,什么都能往里塞),要么是他出家后功课很紧,修得不得了啊(仿佛闻金刚经一事根本没发生过)。要我说,其实简单极了,因为慧能已经无比真挚、单纯、精粹了,对他来说,机锋无处不在,一触即发。 而我们,不能,甚至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挚、单纯、精粹,所以我们要“修”。打个比方,就像管孩子,有的孩子自觉性高,有的孩子则非要硬管,没收你的玩具,不许看电视,不许打游戏……。平时说的实修,就是硬生生的没收,其实已经是呆办法了,结果我们这些熊孩子,自觉性养不出,反去关心怎么没收,缘木求鱼,莫过于此。死在门槛上,是注定的。


佛教的修行,戒定慧,首先是戒,可是世人大多误会了这个戒,只在表面下功夫,不吃这个不做那个,真正的戒,是收摄你的心,将能量完全转向自己,不外驰。什么叫外驰?就是忘记自己在追问真理,在追问我是什么,而是一惊一乍,崇辱皆惊,时时刻刻有个自我形象在那里要顾,发生的每件事,都不让你内观,反而想别人(这个别人未必实有其人,很多人心中自有一个笼统的他者,时时刻刻在心上)怎么看我,我这样好不好。这么多杂念,你就是什么都不吃什么爱都不做,也不叫戒。任何事情,Dont take it personally. 你要关心的只有一件事。


最后,The last but not the least, 提一下非常让人纠结的评判他人,大家都知道克氏说过不要有评判心,于是都以为要见人如见木头,不起反应,这真是太可笑了。非但可笑,简直可恶!傲慢之心莫过于此:他人是活生生的人,你视若无物,只当是透明,连狗屁都不是,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修行,试问还有比这更傲慢的吗?评判是自然的,不评判你连吃屎还是吃菜都要不知所措了,克氏所说不评判,是保持全然开放,不执着于评判。万物皆流转无常,评判也只是当下的发生,本来就无碍,说通俗点,这个人今天看这个样,明天也同样印象?接触浅这样,接触深还这样?怕什么评判呢?随别人评判去,关我屁事;随我评判去,关你屁事!


其它废话,更不必多说,如果仅在表达与交流上,至少在这群里,多发生一些领悟,善莫大焉!

顾瑞荣: 雅桐,先点赞!我在圣地亚哥人类博物馆,先看博物馆的藏品

Yi Wang:这个好!@雅桐 也泣血而言。克氏唠叨了一辈子的源自内在。雅桐,你就准备一直泣血下去吧

雅桐:Yi Wang 知道你懂。你和顾自己 一样,不是死在门槛上,而是活泼泼俏生生立在门槛上,眉目灵动,顾盼生辉,是大活人呀!我爱你们

顾瑞荣:@雅桐 你这大段是因我而写的,因为你昨天说要让我死在门槛上,所以看到门槛,我就心惊肉跳

雅桐:@顾自己 没事,你活在门槛上

——————————

旁观者:@雅桐 说的太好了就那么一点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否则这种究竟那种纠结一劫又回到各种劫的汪洋大海百千种劫浑然不知如扑通于喧嚣洪流不得彼岸 知道这一切了当下立刻清凉无有障碍自由出入了然无有只是回头悲悯的看着洪流里继续扑通的回头是岸 那日致远说起有这些朋友心里忐忑悲喜交集 所以说:近乡情更怯……

刘婧:默默待了好一会,一个字也说不出,点赞鼓掌神马的都太无力了。真是恩赐啊!慈悲

我的幸运经常令自己欣喜若狂到睡不着觉。多么丰富啊,说了那么多修行中的问题。嗯,极其重要的开示!

任毅飞:我知道,雅桐酝酿这番话有些时日了。我也来拈花微笑一个内涵极为丰满,丰盛,是金刚经心经克氏的最佳注脚或媲美都是恰当的。这是智慧开出的花朵,是存在层面的生发。

"我每天都在希望,希望看到有人不再明白,而是呆了"——这是我看到的核心中的核心。穿透这扇无门关之后,会发现诉诸文字是多余的。这是一个朗朗清明的时刻。对我本人,我在乎表达是给我自己看的。我真的明白了,我可以诉诸文字。可以说清楚。但最后那步,没人可以替代。

那么真正的表达,我还在乎的是能直达核心。而不是外边转圈圈。我看了不少修行者或者灵性老师的文章,我知道是否说到点子上,我可以去剥开揉碎它

关于说要有一个对话体系平台,那是蛙仔说的。我不在乎体系,那不重要,心里有了那个,任何表达都可以任意切入

雅桐文字浓烈的情感,感受,烘托,本身就是燃烧的火焰这不是任何知识层面的,要去理解或者搞懂的东西。而是去感受就好了感受更准确

搞懂,以为明白,也是很大的障碍。以及以为开悟是怎样的,不评判,无我执,不生气,等很多意淫的东西会是阻碍。雅桐说过,你想的都不对。为啥,不可思议。

不要忘记这是雅桐给我加油的。接下来是和顾自己(顾瑞荣)谈谈。因为和你聊了很长时间了,我大概知道你的情况。如果是用雅桐对我说过的话。那就是在heart阶段。这个东西是最后一个依托,一个固着点,它也无形无相,但终究还是造出来的一个东西。用比喻来说,眼睛无法看到自己。我这里眼睛就是一切了。你那里,没有眼睛,还有一个整体的不可知不可说的东西。那个东西是没有的。在"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对话里也有体现

之前,有什么杀掉什么;之后,来什么就是什么。

顾瑞荣:@任毅飞 谢谢!一共几个阶段?

任毅飞:实际上就两个阶段,迷把迷分做几个阶段,大概是对路上可能出现的状况的一个区划根据我的体验和阅读,驻扎在能知,比较多而这也是高的境界

顾瑞荣:复述一下雅桐的阶段划分吧

任毅飞:mind/heart/gut

顾瑞荣:mindheart阶段有何区别?

任毅飞:mind纯粹义理heart过度到体证但还想固着希望维护保留当前阶段希望永不退转会对身份重新定位(比如住在“无住”上),雅桐的话,这大概叫做活在门槛上

顾瑞荣:@任毅飞 看到了,无法回应你。

刘婧:群主你也跟我谈谈呗

任毅飞你比较特别 直觉敏锐要做的就是对自己毫不留情

刘婧:怎么个毫不留情法

任毅飞绝对诚实不逃避

刘婧:绝对诚实,怎么感觉和任性随性自私是差不多的感觉啊

Moli做真实的自己

顾瑞荣:随性自私,其中有对自我的深深的认同。绝对诚实,是对自我的种种表现有充分的自觉。相同吗?@刘婧 

顾瑞荣:@Moli你无法做真实的自己 ,如果你还不知道真实的自己。绝对诚实,并非等同于那个真实的自己。

Moli@顾自己 这就是头脑 我时时刻刻都可以是真实的自己当下的一切承认面对不逃避百分百就是真实的它可以不是真相但它是真的

顾瑞荣:@Moli所以你是真就是假,不是吗?

Moli:多少人又活在真真假假之中呢

顾瑞荣:只要你还拿着真,假就在其中,甚至它就是假。

致远walking:没有所谓真实的自己,或者说每一刻都是真实的自己。 人的一切心理行为都是内心心结的体现,而各层面的心结不一样。

Moli:如果我说真和假都是虚妄 他们都是虚妄是这个二元对立的世界里应要分出个真与假来

顾瑞荣:@Moli我只是想让你警觉"真实的自己"可能只是一个幻觉因为你太习惯落到真的自己上去了

Moli@顾自己 对啊它完全可能是幻觉啊而且真的常常都只是幻觉但就是这样你也要先穿越它 不然你说你悟了 那也只是头脑层面的 活不出来也就是这样 因为逃避了自己真实的幻觉

刘婧:绝对诚实,是对自我的种种表现有充分的自觉。————我觉得不是这样。@顾自己 说实在的,我完全搞不懂“绝对诚实、不逃避”这也是我卡住的地方,但是你说的绝对诚实,我不认同。

任毅飞 好吧,插几句。绝对诚实到底意味着什么?

一、修行悟道到底是为了什么?逃避生活痛苦,找安慰,找舒服吗?

二、是否如实接纳发生的一切,不怨天尤人

三、是否扭曲自己,明明不想做不愿做的事情,碍于情面,面具,身份而生出恐惧,不敢作为

四、最关键的,我是否愿意为真理献出一切,粉身碎骨在所不惜这是核心中的核心

顾瑞荣:@任毅飞 玩味两句话吧:悟了如同未悟时 未悟如同悟了时。

任毅飞 好吧,我来命题作文。

悟了如同未悟时 未悟什么得不到,悟了无一物可得未悟如同悟了时——都是不知道。

陈江:今早做了一个好美妙的梦,醒来,发现这个世界如龟毛兔角了不可寻,繁华、恩爱,一切不是,只是梦幻!

任毅飞还要过度到恩典才好@陈江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MATRIX

发布者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