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

图为任毅飞与张杨, 福州雪峰崇圣禅寺,2021.06.28

很多高人其实都藏在这些民间

藏在那个地方

我后来也回想起来

一学了禅宗之后回想的

比如说那个时候去高雄见那个慧律法师

见了面之后

我们就那个时候还不懂得什么

这些话头什么的

他现在回想起来才想起来

就当时拿着红包去供养他的时候

他就

不能说

你从哪里来

然后我们就傻傻的不懂

就说

从那个从福建什么呢

他一听就反正就没戏了

就没有再往下说

其实它这个东西都都是有在试探性的问

任毅飞:

他是有那个能量在里面的

在给你直指本来面目

后来回想起来才知道

其实你第一句话你可以平常的回答

没有问题

你知道吗

但是你看它下一句话怎么说

他一般就是说他一手拉一手推

知道吧

第一句话

他如果有能量的

你也感受得到

其实你你不要先马上就露出来了

不要露

他如果第二句话

他给你再报一次信号的时候

你就可以露了

因为你第一次的话是什么呢

这叫客随主便知道吗

第一个它可以是“主”可以是“客” 而你出来了肯定是个“客”知道吗

你这个时期就要做好客人的本分

OK

你说本

你说这个世俗的话

不掉身价的

对对

要是先露出来

别人觉得这个锋芒太甚

他如果说他再露的话

你再那个 就客随主便嘛

是是 你在本位

我就露个本

客随主便

第一个我是随你的便 第二个我还是随你的便

你知道吧

所以说你这样子就很保险

你再露

我就觉得咱们作家往来就是本来面目相呈

就是最高的尊重

对   赤面相呈

这就是最高的尊重 就是说本来面目相见这种

如果说

他可能会说下一句话

你要注意他那句话

他当时说了什么

你记得吗

有点忘记了

所以说你   平时你不留心

留心你下一句话

因为那时候还没学禅宗

很多年前

你怎么都记不到了

就后来回想起来 就觉得

那个那个时候他真的是在那个

打一个棒子就过来

我们没有接到

听不懂

如果

如果他要提点你的话

他下一句话说

他对那个地方有个评述

比如说说厉害点

那个地方很危险

或那个地方风景怎么样

或者说那个地方怎么怎么的

他会对你的话做一个评点

他好像有好像大概就是 说漳州怎么样怎么样的

那具体讲什么忘记了

当时

就就认为就是个平常的客气话

那个时候    你如果是没在位置上

他只能说平常话

不然你听不懂

但是他有玄机的话

他可以说那个地方他会给你评点一番

你如果懂的话

你就知道这个意思

当然你一露面就很简单了

一露面目就无非是说

无非是说我去年搬家了

类似这样子的就好了

或者说那是我从前生活的地方

那是我从前生活的地方 比较自然一点

现在不在那里了

这都是很平常的话

但是这个很到位的

就难

我是觉得难就难在你要感觉是很平常的话

你不要说很刻意的

好像就是一定要平常到那种

它就是很顺其自然的

就像那个人说

掌声热烈一点

不热烈送不走

这种一听就觉得外人听了也不觉得奇怪了

就只是一个客气话

就这种才才是显功夫平常的

那个就是要很娴熟嘛

对  娴熟  炉火纯青的那种

娴熟才行

禅宗  就像你说的

他还最终的这些话头 还是说要在生活中这些相上的东西 你能跨得过去

而不是说只是磨磨这个嘴皮子

你妈跟你吵的那下

就是个话头

那话头 它只不过是一个能量在那里冒

要是在能量的层面去感受到那个话头

你不能被它转

就这个东西没错

你知道结果那个东西一定是过去的

但是为什么这下就过不去

这就是毛病这个东西

原来还有原来在那个首愚法师嘛

我原来不是学那个准提法

前面几年都是之前学过那个准提法

然后去台湾

去我们那个师父那个到道场那边

然后我师父他有可能有几个朋友

有一个朋友可能是那种 据说搞了一个叫台北小故宫嘛

那个人可能搞古董的

可能做了一个小型的那种

自己的

就是那种博物馆

然后那个人可能对禅宗有点那个了解

反正我是不不了解这个人

但是但是这个人还有点能量

然后那天过去就在师父的道场那边喝茶

我就坐过去

他就跟我说

你怎么不

你怎么不休息

因为我刚打完七

人有点累嘛

可能看过去有点憔悴的那个样子

你怎么不休息

我一听

什么

莫名其妙的被他问了一下

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就像“活不过今晚”是一样的

后来连问三句

他说你怎么不休息

然后我师父过来也看着我

然后我师父旁边的那个弟子

反正三个人都看着我都不说话

那个场面不知道什么意思

当时也是很多年前

后面学了禅宗 回忆起这些事情

才知道

他们就是在点拨你

只不过是那个是有意识的

你妈妈那种是无意识的

都在点拨你

你把你妈妈 能够看出她是一个大禅师的时候

你就到位了

最身边的

最亲近的人都

都是大禅师

真的

我妈这关真的太难

我现在想起来还是感觉把她当毒瘤

还有这种毒瘤的感觉

就我一看到她那个

因为她那个造型

她的那个造型就是瘦瘦的

然后年龄大了

有点驼背

然后她的那个脸是特别不舒张的

它这种其实我们家也没有说过得很苦

我们家其实也还好

你要是说比比上不足

比下都其实  都已经过得很很正常

也无灾无难的一个家庭

挺挺舒服的

大家都有工作

你看

但是她的那个就是整个人就是愁眉苦脸

就是愁眉苦脸

所以我一看到她

我一看到她那个样子

我就心里我就很纠纠的

妈妈啊

你是说你妈妈对

就看到她

我就我自己就觉得揪起来的那个状态

就我能够感受她的那个能量 很就我其实是我受她影响

我内在的东西被她勾起来

如果说你去看

你肯定没我这么难受嘛

因为你不熟悉她

我感受得到

我只不过是不纠缠而已

说明我是跟她纠缠的

我会跟我妈纠缠

所以其实还是我内在的东西被她勾起来

就她给 我完全承接她的那个能量呢

这个地方你首先要学会旁观

就旁观就是你要从事中脱落出来

旁观自己

旁观自己和旁观她其实都是一样的

你比如说你这刻

你被纠缠这一刻

首先能够看得到是她的纠缠

她的纠缠你可以看得到

是她着在某件事情

她在纠缠

然后你这个时候 能够看见她的时候

那你就出来了 我是看得见

包括其实我这

我也不会说太入戏

我看到她那我难受

其实我知道我在难受

那我也没有说

怎么讲

但还是会还是会

会有一点不舒服

还是想排斥

反正你看到是她的难受 就跟你没关系了

这是个道理 我是完全没有

没有完全脱落

没有完全脱落

就是还是要 旁观生智 局外生慧

就是你要在局外才行

你如果在局中的话

你没办法 对对

你要在局外才行

还是还是不行还是

在她那边用功真的太明显了

在别人那边可以

在我老婆那边可以

老婆跟你没关系

说白了关系太弱了

没有妈妈这种强

付费学习

触摸源头的伤痛——MATRIX心灵成长计划2022年版

(点击打开)

网址:nianfoshishei.com

天府论禅系列
2021年7月天府禅总结
2020年7月天府论禅总结
2019年10月天府论禅总结
2019年5月天府论禅总结
2018年7月天府论禅视频
推荐阅读:
亲密关系中沟通的陷阱及解决办法(视频)(推荐)
感受源头谷底的伤痛(视频)(推荐)
看到别人吵架我很难受,怎么办?
放下终究无物可放,拿起来却有东西可拿。
你长命百岁,我须臾为寿。须臾和百岁,孰长孰短? (推荐)
放下终究无物可放,拿起来却有东西可拿。
悟后不愿往生,敢保老兄未悟!
佛门普应说 (推荐)
天机第二说(推荐)
我爱上已婚男人了(对话录)
关于死亡恐惧  (付费阅读)
为什么你看见的他人就是你自己?(付费收听)  
〖道教典籍〗之太上大通经(任毅飞注 2022-04-17)
任毅飞解读憨山大师“自觉者于物不迷,觉他者于物不弃”
我是流浪的人,将漂泊下一座城(任毅飞的2021年终总结)
汝将谓别有——从解悟到证悟,兼论明心见性
欲收一滴寒潭水,散作人间无尽凉
母子分明方为孝,入胎只为入十法界。
任毅飞:练的是“没有办法”(对话录)
任毅飞分享摘录: 感受开口之前的冲动,那里藏着密码
到底什么是紧张
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