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毅飞按:

这个视频是2020年4月在四川南充农村的老家,为matrix核心群(点击加群)学做的内部分享。在老家的土地上,天时地利人和,元气满满。虽然没有说什么大道理,但影片传递的能量还是很充分的,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分享。之前只分享过摘录,今精心制作了完整字幕版本,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文字转录由王秀英完成。此视频的英译部分还有很多不周到之处,欢迎指正,以便再版时完善。(指错请加微信 ryfweixin)

关注以下网址或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可看到后续更新版本。

http://nianfoshishei.com/index.php/2022/06/13/mountaintalk/

这篇文章主要是视频和原文,后续将发表读者反馈汇编。

以下是文字版:(约11200字)


我现在就在这半山腰啊,靠山顶走了一半了,在这里坐下来,来用语音分享一下。
这是我出生的地方。跟大家来个直播。
 
大家好,我是任毅飞,今天是2020412日,在这个地方给大家直播一下,这个地方呢,是我小时候比较喜欢的一个世外桃源。这个山呢,应该说,它的每一片土地都很熟悉。在这里面呢,也有自己的地盘,有些呢是自己种地的地方,有些呢是自己玩的地方,有些是自己捡柴的地方,有些是自己捅鸟窝的地方,每一个角角落落呢都有记忆。
 
这里呢,就是我们的一个子宫,成长的一个子宫。可以说,我的所有的成长,包括身体的、精神的成长,都是在这个小山沟的这个小山窝窝里边,成长起来的。最近回到这个地方呢,那当然是非常熟悉,也非常安静,你想那个小孩在子宫里的那个感觉。这个村庄就是我的子宫。在这个里边就是非常安静。安静到就是没有任何冲动,要去分享一点什么佛法,冲动都没有,就安静得一塌糊涂,就是这么样一种感觉。换句话说,就这样了此残生,或者说就这样就死在这里,也都可以啦,就是这么样一种心境哈。
 
这里边的环境呢,就是非常天然。然后呢,有各种鸟叫,还有这个植物呢就是疯狂的生长,疯狂的生长。以前人多,然后的话,那个时候呢,因为家里要烧柴嘛,这些草坡都是分到每家每户的,分了之后的话,大家就会去割草,维护。现在呢,大家都到外面去了,这草呢就长得特别厉害,这山下有一家人好多年没有回来,他的家呢就被树木全部侵占掉了。
 
 
这种植物生长的感觉也是,感觉就是什么呢,感觉就是,实际上,我们人和植物它实际上是一体的。那这个我刚才看到那个坟堆哈,坟山,坟场那个地方走过来,就在这个村庄里面,它有一个完整的循环。人,牲畜,乃至去世的人,现在活着的人,包括这些植物,它一茬一茬的,它就是一个循环。这种循环的感觉呢,是非常非常明显的。
 
然后这些植物的话,你真的会感觉到可以跟它对话,当然实际上,对话这种东西是我们好像走出大山之后,进入现代社会之后,突然好像是作为一个很神奇的功能,是吧。好像是一种特异功能,其实都不是的。你在这个环境中成长的时候,你甚至都不会去生起说,哦,我能够跟它对话,你天生就觉得跟它就是一体的,从来就没有分开过。因为从小来说,我们的思想中的意识大部分是来源于这些植物,甚至是它给到我们的,就像我们认识自然最初其实是观察大自然,比如说是阴晴雨雪,乃至这个日出日落,实际上我们都是跟大自然学来的。
 
 
乃至于我们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起床,全是看大自然的脸色,但是我们后面呢,随着知识的增加呢,觉得成为自然的主人,我们要去征服自然,乃至于改造自然,是吧,这其实是颠倒的啊。
 
所以回到这个小村庄里的时候,因为回到子宫里了嘛,那些知识的东西呢,它自动就褪去掉了,来到一种最原始、最自然、最朴素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里面呢,就是说,就是人和自然它就是和谐统一的,它分不开的,它就是一体,这种感觉呢它是非常非常明晰。
 
我这次回家,跟前面几次回家都还是有一些不同。最开始是1999年当兵的时候,第一次回家呢是3年之后了,2002年,后面呢上军校之后呢,每年寒暑假也回家,后面呢成家了之后呢,基本上隔两年三年也会回来一次。
 
今年这次回来呢,和之前的都有不同,之前回家呢都是一种新鲜感,就是重回到老家嘛,回到这个子宫中来,好像是,一种新鲜感。而这次回来呢就是特别沉稳,特别稳当,因为以前怎么讲,每次回到家的时候,总还是觉得,以前在外面学到很多东西,见识了很多这种新鲜的人和事,所以每次回到家呢就感觉和家乡有个对比,或者是觉得家乡落后,贫穷,或者说是很闭塞,是吧。自己在外面涨了很多见识,所以每次回来的话,都还是一种优越感,甚至欣喜感,觉得出去见识了世界。
 
但这次回来的话,心很平静,为什么平静,就是真正知道啦,外面所有的那些,眼花缭乱的(笑…),五彩缤纷的世界,它的根在哪里。你说它有多么的先进,新鲜,五彩斑斓,都还是没有这个小村庄里这种朴素,来得扎实,稳当,这个体验呢,非常深刻。所以回来呢,真的是一种安心的感觉,当然也可以说就是那种,中间几年就是那种看山不是山吧,现在回来,看山还是山哈,就是说没有任何看不起这个地方,所以我也建议,就是每一位同学哈,到你出生的地方,或者说小时候成长的地方,去看一看,要走到,还要走到,那种感觉还会不一样的。特别是我们现在在外面事业有成哈,经历了很多人事之后,再回去看一看,它那种连接感又不一样。
 
 
这次回来呢,我也把那个小音箱带上了,晚上睡到床上呢,就听这个《西藏生死书》,这个《西藏生死书》的内容呢,早几年前也看过。这次听呢,感觉又不同。这些东西呢,就非常相应。而且我现在可以确认的讲,在我的前世,乃至前面若干世,我肯定接受过这样子的教法。因为这些教法的内容,在我很小的时候,很小的时候,我似乎就有这样子的记忆,当然和周围的人这些,可能神话的一些鬼故事啊,可能……诶,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还有个阴间,诶,我们这是阳间。还有个阴间,是怎么怎么样的,特别是我爸,那个时候呢,给那些老人烧纸的时候,他就会各种言传身教啥,他就会讲什么时候,那个老人又给他托梦了,说有一次烧纸啊,那个纸上面写,要写字嘛,写的内容呢,那老人家看不清楚,然后呢,要他重写,什么什么之类的。
 
那个时候我父亲传播或者说给我们讲这些东西呢,他就是用一些朴素的啊,这种托梦啊这样的方法来讲,现在我就清楚了,其实我爸这个人还蛮有意思的,他呢也接受过现代的教育,也知道什么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挂在嘴上的,但是呢他对这些最朴素的农村这些,所谓的封建思想呢他也是如数家珍,从小呢接受这些教育在我身上都有机的统一在一起。我爸呢他是一个性格特别温和的人,在四川话来讲呢就是耙耳朵,就是耳朵比较软,就是听我妈的话,被我妈欺负的那种。但他性格也特别好。
 
昨天还看到他给我写的一封信,以前我上师范校的时候,十七八岁吧那时候,我当时是找到了一个家教,是我们的班主任找的,他给我写了要尽力做好所有的工作,他说你不要去给别人提那个授课费啊什么之类的,他说能不要就不要,类似这样子的话。我待会儿可以把那个信的内容发出来啊。讲老师对我那么好,要知恩图报。哎哟,那些,现在想来,其实很多骨子里的东西都是父母给的,啊。这说话呢,说岔了。
 
特别是讲这些阴间的事情啥,托梦啊这些事情。相对我父亲来讲,生死他似乎就不是个事儿,他那里。他就觉得我死了又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了,对吧,他还是接着活,他接着活,好像是。我爸他是这样一种观念啊。其实真的是言传不如身教,其实从来他说什么东西我可能没认真听过,但是他说话的这些能量的话,一直是在我身上的话,就扎根啦。因为他们从小的时候,可能对死亡没有恐惧,没有。他们没有恐惧的时候,我们感受到就是轻松的。
 
 
我在13岁的时候,小学毕业,有一次淹死的时候吧,我父亲这一块儿就什么牵挂都没有,真的。我当时,那是一次濒死体验,要淹死的时候我头脑一片空白,当时我想到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我妈看到我的尸体会多么难受啊!我会想到这一件事情,就是这一件事情让我牵挂,我自己生死完全不害怕,我会说,我妈看到我的尸体会多难受。
 
那次濒死的体验其实给我的影响,还是非常深刻的,非常深刻的,真的非常深刻。因为你经历过生死,哈,这种感觉。所以我妈呢她是对生死看得很重,是很恐惧的一件事情。她小时候就有各种害怕,各种害怕,应该说我所有的恐惧应该是来源于我妈,这点是肯定的。当然呢,从阴阳的角度呢,儿子跟母亲,女儿跟父亲之间的这种牵扯或者说业力的纠缠呢,确实是要深一点。从这个阴阳的角度来看。
 
那一次生死的考验,都说不上考验哈,我是实际上是埋在心里的,因为我知道我没办法去给我家里的任何人讲,我直到去年,我妈到成都去的时候,也是因为跟她当时闹得有点僵,我给她讲我心里这么多年所背负的压力,恐惧,乃至于对金钱的执着,诸如很多很多的东西,其实压在心里边,我给她讲了,我给我妈讲了。我说像我当年被淹了,现在过去了二三十年,二十七年了,二十六七年我才给她讲,其实我就是不想把那些创伤性的东西让他们难受,因为我讲出来之后,我知道她会难受。我知道她会难受,所以我不讲。但是,为什么不讲,其实还是我接受不了,因为她难受我就难受,我承受不了她的难受。
 
 
我去年能讲这些东西,是因为我心里面我能够接纳这些东西了,而且我现在好好的嘛。但是呢,但是呢,这些生死的事情呢,还是一直就是挂在心上的。像我妈,这次回来还在说,你听那个小音箱,听那些佛法,你自己悄悄听就行了嘛,别人又不喜欢听。我说别人哪个不喜欢听嘛,我说不就是你不喜欢听嘛,我妈就笑。她其实觉得什么呢,其实学佛这些是老了之后的事情,年轻八轻的,她说我年轻人学什么佛啥,她对这些有误会。她实际上对这些还是有恐惧,我呢还是慢慢在给她熏陶,昨天晚上我给她听《西藏生死书》嘛,她就慢慢的就接受了。我说这个学佛呢要趁早,我说晚了的时候,老了之后来不及啦,我说这个为生死做好准备,我又同时说,不是群里很多同学吗,他们也都很年轻啊,也都在学佛,我说他们还给我钱来学这个东西,我说那些人都是很聪明很能干的人,他们不可能那么傻啥,是吧,我就侧面的印证了一些东西,诶,然后我妈,慢慢的呢也就能接受这些东西了。
 

这几天晚上呢睡觉前,包括白天呢,我基本上是在循环播放《西藏生死书》,它这个呢严格说呢,就是关于死亡的学习,和提前呢了解死亡后的一些景象,像那些知识呢,在我小时候,就有所体证,我们在最小的时候的那些思想里冒出来的东西,它就是我们前世的记忆,就是我们前世的记忆。我记得小的时候,我会做一些梦,做一些梦,是什么呢?我会飞行。我会飞,我在地上稍微一点,脚一点我就能飞起来。而且我遇到危险的时候的话,我会躲开,我真的是就是那种,没有任何东西挡得住我,我是无影无踪,我是一念可以到任何地方的。那种飞行的感觉,其实就是中阴阶段,就人死后的话,他的那个意识分解之后,分解之后,它的一种存在方式哈,你看我们现在会觉得,这些大地这些万物它是很实在很坚固的,这是一种妄心,这是一种妄想,乃至于我们觉得人身很坚固,这都是识心它坚固的一个结果啦。

 

 

当这些妄想完全瓦解的时候,比如我们人身在人身死亡,就是四大分解嘛,地水火风分解的时候,这意根,随着意根的坚固这个妄想瓦解之后,那我们自身他就是一个可以很自在,可以没有任何阻拦的穿行的,这么一种存在状态。所以死亡的这个学习呢,它就把我们这个生和死纳为一个整体了。而我们世间的话,只学习生,学习怎么去更高,更快,更强,是吧,出人头地,乃至于光宗耀祖,或者说是财色名利,它一定是这样子的。

 
但是关于世间这一部分呢,我其实现在也比较清楚了,世间人他就是比较颠倒,所谓颠倒就是什么呢,就是把本不真实的东西呢做成真实的,当然这个就是共业了。因为所有的人都在这么做,都在这么做,你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你就无法融入社会,你就是一个无用的人,你为了成为有用的人,对社会有用的,有价值的人呢,你就必须要学会颠倒,当然,每个人来到世界的时候,他是被动的学习,被动的学习颠倒的。所以我们出生之后,就没有选择的,父母就要教育我们应该怎么样不应该怎么样,是吧,它是一个分裂的世界,分裂就是二元对立的,观念性的。
 
 
这个世界呢其实我们把它叫做文明,但文明的代价呢就是分裂,分裂的代价呢就是痛苦,所以我们会不停的在社会中遇到各种各样的冲突,它的结果呢就是我们烦恼,烦恼哈,这个东西就很难回避,但是呢也是机遇啊,因为它会痛苦,它逼着我们,倒逼着我们去学习烦恼的这个解脱,但这个时候呢就会发现一个事情,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以前执着那些东西呢,它不得不放下。
 
这里有个小小的悖论存在,就是说我们开始修行的时候,一定是想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一点,不要现在那些痛苦和烦恼,但是你真修到深入的地方,修到根上的地方就会发现什么呢,你这个想法是个妄想,你这个想法就是个问题,你不能不要痛苦,必须承认痛苦是你的一部分,你必须无条件的接纳它,当然你无条件接纳它呢其实痛苦它是可以消失的,但是它的方法路径,和我们最初想的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乃至于了脱生死,有的人可能会是修长生不老,修仙是吧,修各种神奇的能力啊之类的,它都绕过了死亡,它绕过了死亡,但是真正的了脱生死,它一定是面对死亡,直面死亡,穿越死亡,它是穿越过去的。它必须到它的核心,穿越过去,否则没有任何可能性去解脱。只有你真正面对,接纳,臣服,穿越,绝不抗拒,这个时候你获得了长生,因为你把生和死都活完整了,这个时候就长生了。
 
然后呢,我想说说这个,缘分。
 
你说我呢,本来可以在这村子里面就这么一直待下去,一辈子,本来啊,但实际上是没有,是说本来也就不存在。为什么要跑出去呢,就是那个时候,觉得这人这一生就待在这里面,或者说像我爸当一辈子老师呢没见过世面,就不满足,所以说我就出去了,也确实见识了世界,当了兵,开了公司,乃至于现在我把这种修行教学作为我的事业和工作来做。
 
如果不是这番造作的话,我也无法遇见群里的各位同学,所以说这个缘分的事情就很神奇,你看我们的群里边早先的话还有国外的,现在还有些在境外的也有,全球这么大的地方,我们呢都能够相遇,我2015年去那个英国的伦敦,然后都还有,还有粉丝在接待我,在伦敦都还有同学来接待我,就很有意思。本身在这个很小的一个村庄里边,居然和全球这么多的人可以发生联系。它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发生,我在想这件事情。最后我的结论,这里是一个来自于体证的东西,就是说我和世界上每一个人乃至于每一个花花草草,每一个花花草草,它都是一体的。
 
 
我刚才走过坟地的时候,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就是,我和每一个死去的人,都是有联系的,甚至都不能说是联系,我就是他们在活,因为你如果说把生死这个东西打通了之后,你会发现,我现在是个人吗,我就是一个死了的人,在跟你们说话。
 
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就必须把这个颠倒的事情呢,再颠过来才能够明白这一点,我现在就是一个死了的人在跟你们说话,我们从着相的角度来讲,你看走过那些坟地的时候,我们的祖先,祖宗,也不知道多少代人,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到这里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又在这里死了,他真的死了。
 
我们那个邻居,坟也修好了,我现在就在想我的父亲,1953年的,现在是67岁,我妈妈66岁,假设说活80岁的话,应该也算寿终正寝吧,80岁来讲他们还可以活过十三四年,十三四年这个弹指一挥间啦。尤其是我们现在随着这个年龄的增长啥,这个时间的这种感觉不一样,非常快,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时间是越来越快,20岁到30岁那个十年,和30岁到40岁那个十年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群里面可能有50岁的同学,那4050更加不一样。
 
我就在想一个问题,啊,我的父母,是不是应该给他们修墓,给他们又修墓之后那我们呢,是不是又轮到我们呢,这个必须面对呀,这个都是一茬一茬一茬的,然后我就看到这个村子里面这些花花草草,我就生出一种感觉,这是一种感觉啊,就是说,哦,原来是我死过,我又活过来啦,也许在我前世,也会这么想,可能在这样子的场景,这样子的直播,不一定是直播啦,也许是面对面的交流,这样是又重来了一遍,是吧。
 
我那个时候,我在20来岁,给那个爷爷奶奶烧纸的时候,我就有那种感觉,哦,他们去世啦,还剩一堆骨架啥,其实骨架怎么能证明他们存在呢,他在我们的记忆里边,注意他在我的记忆里边,这个记忆在哪里呢?在我这里。然后整个人类,或者说所有的万事外物,它其实都是通过这个意识而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个意识是不生不灭的,在有形有相的世界呢,这个意识是个很庞大的互联网,它这个是没有任何媒介的,没有任何载体的,这是一个无始无终的一个互联网,我们现在这个因特网,手机这个网络,其实是跟这个网络的一个模拟,这个网在佛法里面叫做因陀罗网,所以说万事万物的活都是通过这个意识而联系在一起,通过这个记忆而联系在一起。你看哈,我们的祖先有记忆,我们又有记忆,而我们的记忆是基于他们而来,因为你看这个父母教导子女,这个底层代码就是这样一代一代传播,万事万物都是这样无始无终,可以说是永远循环下去的,就是在这个意识这个世界里边,就是这么的神奇。
 
然后的话,我今年40岁,如果我能活80岁,40年之后我就over了。再过一百年,又有任一默啥,坐在这个山里面,又给大家直播,你看哈,我周围这个坟堆啥,任毅飞啥,当年是我的父亲,任一默的儿子说任毅飞是他的爷爷…又来啦,是不是很神奇,啊!我们又活了一遍。
 
想到这里,真的是我就觉得,生死这个事儿呢就非常奇妙,非常奇妙,很有意思,很有意思,但这些其实都是一个闲扯,闲扯,我们把佛法乃至于这个真理搞清楚之后呢,它带给我们真实受用的就是一种宁静,沉稳,静默(我儿子的名字啊,任一默),这种静默的东西它具有无穷无边的力量,这个力量呢就是可以让你非常安详的非常从容的面对生死,生死无碍,这个东西是可以经验到的。我去年不是说我了脱生死可能一分两分,可能今年这个幅度是比较大的,具体是多少我不说,毕竟来说,这还是一个自己受用的东西。
 
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了脱生死这件事情它是真是存在,其实通过我们的修法,我们的真心的用功和精进,它确实是可以受益的,确实是可以受益的。我们可以从容淡定的走,直面死亡,这件事情是可以做到的,我想我这一生哈,我现在把修行教学这个作为一件事业来做,我天天吃了饭就思考这些东西,讲授这些东西,我想各位啊,群里各位同学,我们也确实累生累世的因缘联系在一起,我们能够有这个连接也特别难得,我是想呢,各位呢也还是要发大愿,要了脱生死。
 
当然你从轮回的就角度来说呢,你这次不了脱呢,下次还有机会啊,但是呢你早了脱早受益,何乐不为呢,对吧。
 
然后我想说,颠倒这件事情。颠倒。
 
你看这些树哈,这些树,你看这些树,如果没有颠倒的话,这些树它将没办法生长,这些树的生长,注意啊,它最初可能是有一颗种子,也许是其他的方式,我不是植物学家我不了解,但它很可能是一颗种子,分裂,分裂,然后它生长的时候,它是怎么生长的?它是树干上又长枝,枝上又长丫,丫上又长叶啊。它每一个生长都是分裂,它如果不颠倒它就没办法生长,而这种颠倒它就是把无形的东西变成有形的东西。
 
无形,我们把它叫做能量也好,还是叫做其他的东西,它变为有形,这就是它生长的方式。颠倒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人也是这样,我们这个人身的获得,就是基于这个细胞的分裂,才这么生长出来的,你把我们人想象成一棵树,也是可以的。颠倒是万物的生长的方式,颠倒它本身不是问题,但是我们不知道在颠倒,这就是个问题了。如果我们知道自己在颠倒的时候,我们就会顺应颠倒的节奏,顺应这个颠倒的节奏,或者说我们前面讲过的更好的轮回,更好的轮回。它既然是轮回,生长,乃至于死亡,生老病死,乃至于植物的一岁一枯荣是吧,它就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当然我们如果不知道自己在颠倒,我们就会一直颠倒下去,就会认为长生,就会认为人会过一辈子是吧,这就是不了解颠倒。
 
如果我们认识到颠倒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这个生老病死。这个植物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是吧,万事万物都一样(刚才看到一只萤火虫飞走了,拍不出来,很小,这山里生态真的太好了)。如果不知道的话,就,制造麻烦,就会制造麻烦,制造痛苦。你去看植物的生长,有些时候看到有的植物生长得很直,有的生长得很歪,有的很倔强,其实每一颗植物的话,它也和人都一样,就像人的各种性格一样。
 
那么这种颠倒呢,我想说一下人。
 
因为万事万物呢它是相关联的,在我们这个意识的或者说记忆的互联网里面,所有的人所有的物,它都是紧密相连的,那么当你颠倒的时候,它一定有人跟你同步颠倒,因为法不孤起嘛,对吧。这里的最关键的一点呢,就是众生心,要识得众生心。因为众生都在颠倒,所以说我们在跟人打交道的时候,或者说交往的时候,要看到别人的颠倒和尊重别人的颠倒,如果能够看到这个时候的话,这就证明我们自己知道颠倒啦,如果说看不见别人的颠倒,那么呢我们就不知道自己的颠倒,或者说检验自己是否颠倒,是否认识到自己颠倒的一个工具就是,是否看得见别人的颠倒,并随顺对方。随顺。就是恒顺众生嘛。这个是很困难的。
 
因为什么呢,每一个颠倒的众生,它都带着压力,他都是有压迫感的。像这个植物生长,说实在话,是它自愿的吗?他是被逼的,他是被迫的,乃至于每一个人的成长,他都是带着一股压力,这股压力他是不得不长,因为万事万物都在轮回,这个轮回的这个业力是无始以来就存在的。而轮回就是一个压力,压力就是逼迫你去演化,你去变化,这个动力是永远存在的。而这种动力它其实就是一种压迫的力量,或者说它逼着你去成长,万事万物都在其中,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还是植物,微生物,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它都是在这个轮回之中,乃至于天地万物,日月星辰,对吧。
 
你看科学家研究这个什么太阳、地球还有毁灭的那一天,是吧。银河系啊,或者说这些大的星系,都有它的寿命,是不是。但是它在演化啊,它一件东西死去了,它会以另一种状态生长出来。那么这个万事万物它都带着压力的,而这个压力它要找到一个出口,你如果说能看到他在颠倒,你给到了他这个出口,你就是他的养料和食物,你在顺应他,你在支持他,你在支持他,你就在充当上帝的角色,在能量的层面你充当上帝的角色,你在滋养万物,你是在给他养料,这个养料是在我们的意识心,在一念上就可以给他。
 
 
所以说救苦救难的大菩萨,观世音菩萨你一念他的名号,乃至于阿弥陀佛你念他的名号,你就能够获得佛的加持,是因为你首先加持了对方(需要能量的那一方),然后你因此同时获得了能量,就是你是救赎者,你同时也是被救赎者,你支持到对方,同时你就支持到自己。
 
因为这个万事万物它这个一体,因为分裂而颠倒而生长,那么你,是吧,在恒顺这个颠倒的时候,你就支持到了这个大自然的万事万物。
 
关于颠倒这个东西,恒顺众生这个部分啊,这个很重要,很重要。就说现在老天要你死,有很多种死法,也许让你得个新冠肺炎,也许让你飞机失事,也许让你被人捅了两刀,都有可能啊,注意啊,在这样子的一些,不管好死还是恶死,是寿终正寝还是意外身亡等等,这样子的任何一个死亡的面前,你都能从容面对的时候,你就顺应了万事万物,而这个时候,你的收获就是心安。你的心会非常安定。而在人世间,在这个颠倒的世界里边,没有比心安更奢侈的馈赠和礼物,而这个心安是靠自己修来的。是靠你的付出。你的恒顺众生,你支持众生的生长,你支持众生的颠倒,不是你支持他颠倒,而是你顺应他的颠倒,而收获到的一个回报。
 
其实佛法它就是把这个万事万物的演化,易经也是一样的啦,道家这些东西,乃至儒家,儒家它其实就很有意思,它是讲人怎么去活啥,它给你制定规矩,你这么去做就行了。那这个儒家的东西你可以把它理解为遁术,遁术,我们说遁就是隐藏的意思啥,这些神通异能里面讲这个遁,人可以从地底下钻下去,到很远的地方,这个遁术其实就是儒家,儒家就是个遁术。于是你在所有的人事里面你去应对的时候,都能够圆融无碍啥,圆融无碍的时候你就从所有的人堆里面隐藏起来啦,诶,大家提到某人,当然不是任毅飞这种操蛋家伙,就觉得这个人是八面玲珑啥,八面玲珑不是贬义词啥,他能够把所有的人事都圆融起来,这样的人就是高手。
 
在鬼谷子里面它就叫捭阖,纵横家嘛。这实际上呢,都是这个道的应用,不管儒家,道家,乃至于像易经,那个时候百家争鸣,鬼谷子啥,还有兵家,那些它其实都是核心的真理的不同应用。乃至于我们现在做生意也好,还是跟这种不同层面的人打交道也好,它都是这样子的一些下化和应用。
 
这个呢,恒顺众生呢,你应用到这个新冠肺炎这个疫情来说,就说如果说你染上这个病呢,你就接纳就好了,你必须带着这样子一种心态,就是说你心不能畏惧它。心不能畏惧它呢,最坏的情况呢,大概你就是一个无症状的感染者,你也感染了,但是无症状。看到没有,同样的一个病毒,有些人呢就over啦,有的人呢就无症状,是吧,为什么会有这样子不同的结果?都是同样一个病毒,它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结果?所以说这个病可能是一样的,也可能不是一样的,也可能同样一个病有不同的结果,也可能呢不同的病有同一个结果。
 
如果简单的用科学的术语来说,它是一个病毒怎么入侵怎么破坏,这个就很难把所有的情况做一个解释,它的解释是有限的。但如果说我们把它交给因果来讲的话,就会变得很简单。病毒呢,它在某一个层面或者说在某一个狭窄的频率内,它的特征会比较显著。但是越过了它那个两极,两边的那个界限之后的话,它的特征就会变得比较微弱。万事万物都是这样子的。特别是像回到这个村庄里面哈,这些地方对病毒的概念就没那么强,因为在这样子的环境中可以说也许有,也把它净化了。
 

我有个猜测,像病毒这种东西它就是人心,人心的一个共业所导致的,它实际上是自然的一种平衡。而且这个东西在大城市,在人口密集区,它爆发得非常集中,像这种城市和乡村的区别就是,它是工业化非常集中,人心乃至于人性呢就非常扎堆儿,但是业力呢可能就会很重,特别是在城市里边。而在这种大自然的环境中,万物并行而不悖,它这种自然的力量就会很强大。像病毒自身这种土壤来说呢,就相对呢弱一点,弱一点啊。所以城里的人呢,经常去旅行也好,还是去这个农家乐啊去休息一下,他也是想在自然中去找到一种平衡。因为城里这种生活很多呢,颠倒的程度呢要大得多,大得多。

 

 

当然呢城市也是人心的一个产物,人们他要集中的来生存,集中办大事儿来改造自然啊(打一个括号就是破坏自然啥。笑…),它也在承受它的代价,比如说,城市的这种环境污染是吧,空气质量和这种乡村它就是完全两个概念,所以人类呢它必须要敬畏自然,必须要敬畏,如果说你不敬畏自然,自然它就会随时惩罚你,这就是我们刚才说的那个颠倒哈。

 
那这个明白人和这个糊涂蛋是吧,觉者呢和迷者他都是在颠倒实际上,但是差别就在于什么呢,明白人呢知道自己在颠倒,而这种糊涂蛋呢不知道自己在颠倒。但是都是在颠倒,你可以选择做这种支持救赎者,还是成为这个掠夺者,侵略者,这是我们所可以把握到的。而恒顺众生呢,你就做到了这个支持,供养,给予,支持万物,当然你的回报就是心安。你作为掠夺者呢,你可以拥有更多,拥有更多的财富名利,都可以拥有,但是呢你就会陷入纷争,痛苦,烦恼,乃至于身体产生疾患,来作为代价。我们呢其实就是寻找这两个角色的平衡。
 

比如说像我任毅飞吧,我也知道我自己也挺造作啊,现在好一些了,乃至于呢对金钱这些还是有执着。但是,现在是知道,现在是知道,那比无知的时候呢,还是要好一点儿。当然呢,我现在要恰如其分的利用自己已有的这些因缘吧,做一点呢利益众生的事情,像做修行教学这些事情呢本身就是无风起浪对吧,但是这就是一片大海对吧,就是有这么多浪花,我也在随波逐流,啊,随波逐流,随波逐浪也对啊,要和众生呢要打成一片对吧,这么说我好像和众生是两截,这其实…讲就讲成这样子了啊,大家明白这个意思就好了。所以呢,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群里各位同学呢,我也希望呢可以珍惜,用好这个因缘,并且呢在自己成长的同时呢,能够影响到身边的人,帮助他们,成为他们的支持者,如果说更有可能呢也像我一样,或者说支持我啊,把这个事业呢能够长久的做下去,这个呢就是件个很好的事情啦。

现在呢,也讲了这么久了哈,本来说用语音讲的,现在我觉得呢难得在这个老家嘛,山沟沟里,这个环境好,诶,就用视频给大家录一下,我呢也没带开水,口都说干了,手机呢还有10%的电,我也说不下去了,今天呢就大概讲这么多哈,给大家做一个分享,在这个老家这个比较安静的土壤上,在这个绿树成荫的环境里边,希望能够感受到这个能量的加持啊,希望大家都能够吸收到这个天地的灵气,同时呢对万事万物呢都生起敬畏之心,我在这里祝福群里的各位同学,能够获得心的安宁,并且呢把修行这件事情呢作为人生的头等大事,人生的头等大事啊,继续精进的坚持下去。
 
谢谢大家。再见!

付费学习

触摸源头的伤痛——MATRIX心灵成长计划2022年版

(点击打开)

Nianfoshishei.com

天府论禅系列
2021年7月天府禅总结
2020年7月天府论禅总结
2019年10月天府论禅总结
2019年5月天府论禅总结
2018年7月天府论禅视频
推荐阅读:
亲密关系中沟通的陷阱及解决办法(视频)(推荐)
感受源头谷底的伤痛(视频)(推荐)
看到别人吵架我很难受,怎么办?
放下终究无物可放,拿起来却有东西可拿。
你长命百岁,我须臾为寿。须臾和百岁,孰长孰短? (推荐)
放下终究无物可放,拿起来却有东西可拿。
悟后不愿往生,敢保老兄未悟!
佛门普应说 (推荐)
天机第二说(推荐)
我爱上已婚男人了(对话录)
关于死亡恐惧  (付费阅读)
为什么你看见的他人就是你自己?(付费收听)  
〖道教典籍〗之太上大通经(任毅飞注 2022-04-17)
任毅飞解读憨山大师“自觉者于物不迷,觉他者于物不弃”
我是流浪的人,将漂泊下一座城(任毅飞的2021年终总结)
汝将谓别有——从解悟到证悟,兼论明心见性
欲收一滴寒潭水,散作人间无尽凉
母子分明方为孝,入胎只为入十法界。
任毅飞:练的是“没有办法”(对话录)
任毅飞分享摘录: 感受开口之前的冲动,那里藏着密码
到底什么是紧张
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

任毅飞

修行路上的探索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